知识分子(The-Intellectual) 微信文章
  • 2022-09-24 科学家发现对抗耐药菌新武器 | 一周科技
  • 2022-09-23 一场改革,让这个农业出口国陷入饥荒
  • 2022-09-22 盛宴已经结束:杨振宁的高能物理观及对中国的影响
  • 2022-09-21 高福院士:人类、病菌与疫苗 | 活动预告
  • 2022-09-21 这种病,可能是我们老去后的结局……
  • 2022-09-20 堪称变色龙的Web 3.0,我们真的懂了?| 元宇宙现世篇
  • 2022-09-19 今年秋天的花粉过敏季,比往年更难熬一些
  • 2022-09-18 从扎波罗热战事读 “战斗” 绘画 | 左图右史
  • 2022-09-17 从长沙电信大楼火灾,看高层建筑防火难题何解
  • 2022-09-17 考古发现3万年前的人体截肢手术居然成功了!| 一周科技
  • 2022-09-16 周忠和:事关学术话语权,中国如何建设世界一流期刊?
  • 2022-09-15 2022年 “科学探索奖” 首现 “90后” 得主,首批医学科学获奖人出炉
  • 2022-09-14 科学教育能解决人才之问吗?| 科学四十人闭门耕
  • 2022-09-13 日本科研能力下降是宽松教育的错?真相是什么?
  • 2022-09-12 为什么我们现在很难选出真正的一流人才,如何改进?| 争鸣
  • 2022-09-11 哥德尔:一个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书评
  • 2022-09-10 零卡路里的代糖,就真的健康吗?| 一周科技
  • 2022-09-09 葛墨林眼中的杨振宁:爱国、有原则、敢讲真话
  • 2022-09-08 施一公黄志伟等人解开的B细胞受体结构,为何被认为是业内 “圣杯” 级别的问题?
  • 2022-09-07 2023年吴瑞奖学金申请开始啦!
  • 2022-09-07 四川泸定地震是 “大旱之后有大震” 的应验吗?
  • 2022-09-06 谁变身蚁后谁就长寿:解密蚂蚁世界权力的游戏 | 巡山报告
  • 2022-09-06 四川高温限电痛点在何处,如何防止重演?
  • 2022-09-05 中国医疗界为何治不了自己论文造假这个 “病”?
  • 2022-09-04 户外教练:再成熟安全的景区也会有风险
  • 2022-09-03 与主人团聚时,狗狗为何 “泪流满面”?| 一周科技
  • 2022-09-02 “天体侦探” 东苏勃 | 探索者
  • 2022-08-26 遭遇500年来最严重干旱,欧洲供电系统如何应对?
  • 2022-08-25 长江全流域大旱,是反常还是气候新趋势?
  • 2022-08-24 数学实力影响国家实力,如何培养数学文化?
  • 2022-08-23 越来越多的人玩户外,安全如何保证?| 直播预告
  • 2022-08-23 一款小小的设计软件,如何成了 “杀手锏”?
  • 2022-08-22 如何看待大学排行榜?| 科学四十人闭门耕
  • 2022-08-21 2022年未来科学大奖揭晓!李文辉、杨学明、莫毅明三人获奖
  • 2022-08-21 什么是数学?未来科学大奖得主莫毅明研究的是啥?
  • 2022-08-20 “趁热吃” 不好,究竟多热的食物会有致癌风险?| 一周科技
  • 2022-08-19 为了继续喂饱14亿人,我们还差什么?
  • 2022-08-19 周忠和、饶毅:孟德尔和达尔文谁更聪明?| 直播实录
  • 2022-08-18 首播预告:如何看待大学排行榜?| 科学四十人闭门耕
  • 2022-08-18 学位多、学制乱,中国需要怎样的医学教育?
  • 2022-08-16 万安桥烧毁后,剩下的百余座古木拱桥还保得住吗?
  • 2022-08-16 潜入大连化物所:液态阳光到底是什么?
  • 2022-08-15 最强 “减负令” 出台!如何让青年科学家不再抢 “帽子”、进 “名门”?
  • 2022-08-14 从 “搞不清楚” 到 “都明白了” 的费曼
  • 2022-08-13 人类长寿,可能是 “自然选择” 的结果 | 一周科技
  • 2022-08-12 纽约 “明轩”,见证中美文化交流42年 | 王丹红专栏
  • 2022-08-11 要想打造韦伯望远镜级的项目,中国空间科学该如何发展?
  • 2022-08-10 摇号入学就能实现教育公平吗?| 争鸣
  • 2022-08-09 欧洲电力告急,核能迎来复兴?
  • 2022-08-08 原创科普图书创作资助计划|赛先生奖
  • 2022-08-07 对台 “禁砂令” 背后:砂子何以成为全球战略资源
  • 2022-08-07 史上最强药物是否会改变减肥市场格局?| 巡山报告
  • 2022-08-06 今年夏天为何这么热,城市中的人们该如何降温?
  • 2022-08-06 死后 “复生”?科学家在猪死亡后恢复其重要器官功能 | 一周科技
  • 2022-08-05 如何看待科研人员 “帽子” 满天飞的现象?| 科学四十人闭门耕首期视频
  • 2022-08-05 陈蓉:与原子共舞 | 探索者
  • 2022-08-04 肠癌有了特效药?它冲上中国新发癌症第二更值得警惕
  • 2022-08-04 《知识分子》科学写作资助计划
  • 2022-08-03 三分之二的数学教授拿过菲尔茨奖,这个低调的研究所有多牛!
  • 2022-08-02 拜登复阳背后:新冠口服药 “做错” 了什么?
  • 2022-08-01 如何看待科研人员 “帽子” 满天飞的现象?| 科学四十人闭门耕
  • 2022-08-01 今年夏天为什么格外热?|直播预告
  • 2022-07-31 杨振宁与李政道当年的友谊与情趣
  • 2022-07-31 公益讲座|江才健先生线下分享会观众招募
  • 2022-07-30 经常 “反省”,患阿尔兹海默症风险更低?| 一周科技
  • 2022-07-29 气候模式过高估计了全球变暖?真相是什么?
  • 2022-07-28 争鸣 | 论文作者回应:云南虫具脊椎动物特有特征
  • 2022-07-28 被尹烨拿来 “说段子” 的基因检测,真相是什么?
  • 2022-07-27 “肠道菌群热” 为何遇冷,并被商业骗局 “割韭菜”?
  • 2022-07-26 40年的科学谜题:让孩子发烧,能治疗自闭症吗?
  • 2022-07-25 争鸣 | 舒德干:被热炒的云南虫,究竟是不是脊椎动物?
  • 2022-07-24 阿尔茨海默症开创性论文涉嫌造假,后果究竟有多严重?
  • 2022-07-23 饮酒给年轻人带来更大风险 | 一周科技
  • 2022-07-22 “天坑” 专业真的存在吗,一旦 “入坑” 怎么办?
  • 2022-07-21 新冠后遗症到底是什么,我们需要为之恐惧吗?
  • 2022-07-20 孟德尔诞辰200周年:今天我们为何纪念这位科学巨人?
  • 2022-07-20 今晚七点半,饶毅、周忠和带你重新发现孟德尔 | 直播预告
  • 2022-07-19 长期太空飞行,航天员会心理崩溃吗?
  • 2022-07-19 上市一周年后,阿尔茨海默症争议药物困境依旧
  • 2022-07-18 院士是大学校长的最佳人选吗?
  • 2022-07-18 《知识分子》招视频制作实习生啦!
  • 2022-07-17 夏志宏:我与中国传统医学
  • 2022-07-17 将苦难移植于艺术的艺术家们
  • 2022-07-16 胡先骕的最后二十年
  • 2022-07-16 别再 “深夜放毒” 了,美食只看不吃也能危害健康 | 一周科技
  • 2022-07-15 电子手环、“历史无阳” 就业歧视背后:如何防止数字技术滥用?
  • 2022-07-15 用什么电还是各州自己说了算,拜登的气候目标悬了
  • 2022-07-14 著名大学导师被举报猥亵,高校性骚扰为何一再发生?
  • 2022-07-14 报志愿系列直播|报考了 “天坑专业”,还有救吗?
  • 2022-07-13 奥密克戎BA.5的R0值为18?中国最该做什么?
  • 2022-07-13 壮美!韦伯望远镜发布首批5张宇宙深空全彩照片
  • 2022-07-12 招聘 | 视频实习生赶快来!
  • 2022-07-12 只认 “第一作者”!论文署名顺序 “内卷” 伤了谁?
  • 2022-07-11 历史迷雾中的国立东南大学创始校长 | 王丹红专栏
  • 2022-07-10 安倍晋三遇害背后:政要遭刺杀有迹可循吗?
  • 2022-07-10 第一款苹果手机背后的幕后英雄
  • 2022-07-09 对华禁售的阿斯麦高端光刻机,凭什么做到了 “一家独大”?
  • 2022-07-09 为什么人类生孩子这么难?| 一周科技
  • 2022-07-08 清华北大如何选拔和培养 “韦东奕” 们?
  • 2022-07-07 “癌王” 治疗曙光初现 | 巡山报告
  • 2022-07-07 评估奥密克戎的死亡风险并不简单,各国数据要怎么看?
  • 2022-07-06 辍学写诗的数学差生,刚刚获得菲尔兹奖
  • 2022-07-06 连续5年、每年最高资助500万:“新基石研究员项目” 申报启动
  • 2022-07-05 《知识分子》招聘
  • 2022-07-05 氢能真的是绿色能源吗?那要看它从哪儿来、怎么用
  • 2022-07-04 报志愿系列直播|清华北大聊一聊:一流高校如何选学生?
  • 2022-07-04 希格斯粒子发现10周年:物理史上与众不同的一天
  • 2022-07-03 我们需要有意识、有情感的 “强人工智能”吗?
  • 2022-07-02 外星人眼中的地球,会是什么样?| Physics World 专栏
  • 2022-07-02 诺奖团队破译痒痒之谜 | 一周科技
  • 2022-07-01 茫茫人海中,蚊子如何定位病毒感染者?
  • 2022-07-01 新型大学 “新” 在哪儿,为什么值得报考?
  • 2022-06-30 国家植物园体系到底该怎么建?
  • 2022-06-30 DNA双螺旋发现者还应包括她!女科学家是如何被忽略的
  • 2022-06-29 中国赴美读研人数下降,会成为未来的常态么?
  • 2022-06-29 中美科研合作骤降,科学家为何担心 “脱钩”?
  • 2022-06-28 民国四位著名大学校长演讲,谁的最赞?
  • 2022-06-28 基因治疗公司招聘眼科、神经生物学等专业应届博士
  • 2022-06-27 系列直播|报志愿问谁?大学老师!之 “新型大学” 招生
  • 2022-06-27 中美公共卫生合作:为何重要,如何进行?
  • 2022-06-26 系列直播|报志愿问谁?大学老师!系列之 “新型大学” 招生
  • 2022-06-26 美国最高法院翻转堕胎权,科学界为何反应强烈?
  • 2022-06-25 多子女家庭,谁分到的遗产更多? | 一周科技
  • 2022-06-24 2022北京脑科学国际学术大会:前沿交叉优秀博士后分论坛征文通知
  • 2022-06-24 广东人民正在抗洪!但今年汛期主雨区可能还在北方
  • 2022-06-23 “违规混检” 背后:核酸检测常态化何以进行?
  • 2022-06-22 玻璃瓶真的环保吗?那要看你喝完快乐水后瓶子去哪儿
  • 2022-06-21 疫苗伤害鉴定有多难,无法举证该如何赔偿?
  • 2022-06-20 二次感染防不胜防?谢晓亮团队证实奥密克戎并非 “天然疫苗”
  • 2022-06-19 化工厂险情频发!疫情下安全生产如何保障?
  • 2022-06-19 清朝微积分课本,对现在的我们有何启示?| 点滴专栏
  • 2022-06-18 运动不仅能燃烧脂肪,还能抑制食欲 | 一周科技
  • 2022-06-17 高考志愿怎么选?清北教授、人工智能专家的真心话
  • 2022-06-16 To 所有医药公卫人:第二十三届吴杨奖延长报名,赶快报名吧!
  • 2022-06-16 中国新药临床试验:轰轰烈烈背后的 “巨婴” 业务
  • 2022-06-15 系列直播|报志愿问谁?大学老师!首期嘉宾:饶毅、吴国盛、张峥
  • 2022-06-15 六成中国城市空气质量达标,但标准本身 “达标” 了吗?
  • 2022-06-14 大数据揭示谁是反疫苗顽固派,何以改变?
  • 2022-06-13 北大生物学通识课|徐星:性状、物种和系统发育
  • 2022-06-12 用12年,探寻涡虫的遗传秘密:种豆竟然会得瓜?
  • 2022-06-11 我们为什么会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 一周科技
  • 2022-06-10 争议碳捕集利用:绕不开的碳中和路径?
  • 2022-06-09 中国为何还没能成为世界科学的中心?
  • 2022-06-08 美国超算夺冠实现 “E级” 突破!中国面临哪些挑战?
  • 2022-06-07 新冠疫情 “偷” 走中国科研人员的时间
  • 2022-06-07 过去10年,中国本土的新药研发实力到底怎么样?| 巡山报告
  • 2022-06-06 国内两项重要进展:全新的干细胞技术、细菌促进乳腺癌转移 | 巡山报告
  • 2022-06-06 北大生物学通识课|汤超:探索生命系统中的设计原理
  • 2022-06-05 从引入到改革,SCI指标如何影响中国科研评价?
  • 2022-06-04 男性减重多少斤,精子数量能翻一番? | 一周科技
  • 2022-06-03 为了食还是性?中国科学家揭开长颈鹿长脖子之谜
  • 2022-06-02 新冠疫苗导致白血病尚无证据,但疫苗安全性我们知道得也太少了!
  • 2022-06-01 2022年吴瑞奖学金获奖名单公布
  • 2022-06-01 超常儿童≠拔尖人才,我们为何仍需为天才教育立法?
  • 2022-05-31 王辰团队:中国3亿烟民超一半成瘾,应接受药物治疗
  • 2022-05-31 110年诞辰 | 除了错过诺奖,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吴健雄
  • 2022-05-30 北大生物学通识课|祁海:抗体免疫应答
  • 2022-05-30 710万研发人员多是普通人才,中国怎样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 2022-05-29 战舰、火车与隧道:英国画家透纳笔下的工业革命 | 左图右史
  • 2022-05-29 猴痘类病毒研究匮乏,中国如何防患未然?
  • 2022-05-28 空气污染会使新冠患者病情恶化 | 一周科技
  • 2022-05-27 《知识分子》招视频制作实习生啦!
  • 2022-05-27 席卷全球多地的干旱,会成为下一个 “大流行” 吗?
  • 2022-05-26 新冠口服药对奥密克戎仍有效,但需警惕抗药性
  • 2022-05-24 奥密克戎又出新变异株,我们应该焦虑吗?
  • 2022-05-23 新冠病毒消杀争议背后:多国研究表明 “物传人” 事件极为罕见
  • 2022-05-23 北大生物学通识课|罗敏敏:解析奖赏的神经环路
  • 2022-05-22 夏志宏:安乐死与东西方文化 | “点滴” 专栏
  • 2022-05-21 野生动物沦为 “气候移民”,可能加速病毒暴发?
  • 2022-05-21 都知道中暑可能致死,但背后机制却与抗病毒蛋白有关?| 一周科技
  • 2022-05-20 奥密克戎疫苗有望秋冬上市?将给疫情带来什么影响?| 周叶斌专栏
  • 2022-05-19 后疫情时代的大学生就业态度,发生了什么变化?
  • 2022-05-19 “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最新病因调查进展如何?
  • 2022-05-18 去核:苏联氢弹之父的反思
  • 2022-05-17 珠峰上放飞的气球,如何研究 “双面人” 臭氧?
  • 2022-05-16 从千金藤素到新冠治疗药物:可以期待,但别欢呼 | 商周专栏
  • 2022-05-16 直播再启:人类如何在火星居住一年以上? | 预告
  • 2022-05-15 夏志宏:再谈排名 | “点滴” 专栏
  • 2022-05-14 看人不顺眼?可能是因为你失眠了 | 一周科技
  • 2022-05-13 秦礼萍:她有一把丈量太阳系时间的尺子 | 探索者
  • 2022-05-13 第二张黑洞照片发布!这个黑洞离我们更近
  • 2022-05-12 AI+番茄:你所无法想象的智慧农业 | 专题
  • 2022-05-12 我国汛期提前半月到来,?防灾减灾应关注哪些问题?
  • 2022-05-11 反核斗士,鲍林
  • 2022-05-10 斯隆奖得主方飞:当深度学习和博弈论相结合,能解决哪些社会问题?
  • 2022-05-09 话题征集 | 疫情之下,你的研究课题受影响了吗?
  • 2022-05-09 愈发温暖的海洋,是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温床
  • 2022-05-08 母亲节特献|一边带娃一边玩,爸爸会比妈妈收获更多幸福感
  • 2022-05-08 读书、思考与写作 | 王丹红专栏
  • 2022-05-07 新冠疫情和封控,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影响有多大?
  • 2022-05-07 气候变化可能增加病毒跨物种传播风险 | 一周科技
  • 2022-05-06 访谈卢洪洲:深圳快速扑灭奥密克戎疫情,有何经验?
  • 2022-05-05 最新研究|六类基础疾病,新冠灭活疫苗不良反应如何?
  • 2022-05-04 驱散核的阴霾,知识界良心的代表(上)
  • 2022-05-04 疫情之下,你的研究课题受影响了吗?
  • 2022-05-03 为什么南美的小山猴,“长得像” 澳洲的袋鼠?
  • 2022-05-03 厌食症如何发生?两种明星分子的双向调节或可解释
  • 2022-05-02 美国高等教育,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
  • 2022-05-01 如何利用 “恶魔” 形象来教学?| Physics World 专栏
  • 2022-04-30 中国团队研发出 “环形RNA” 疫苗,有望用于新冠预防 | 一周科技
  • 加载更多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