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医生的急诊室:用一副眼镜,织起10万岛民的医疗网
2022/8/18 19:37:28 健康界

     在舟山海岛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沉舟山市普陀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夏帮博的「敌人」有两个:一个是时间,一个是地域。

     舟山群岛一共由1390个岛屿构成,小的岛屿可能是悬于海中的一点礁石。 普陀区是浙江省海岛数量最多的县区,其中住人岛屿有45.5个;但医疗资源相对匮乏,只有1个三乙医院——普陀医院、1个二乙医院——普陀医院六横分院。

    

     因为职业性,夏医生会随身携带3样东西:听诊器、电筒、笔。在舟山支援的这一年里,他的包里增加了一样东西:Rokid Glass 2 AR眼镜。产品由Rokid(杭州灵伴科技)推出。

     这是他与两个「敌人」赛跑,从死神手里抢夺生命的新「武器」。

     急救室24小时「镜」像:

     凌晨3点的海岛长什么样?

     凌晨3点15分,在普陀医院六横岛分院,夏医生摘下Rokid Glass 2,在ICU再次确认了病人的血氧指标后回到办公室,在微信上给邵逸夫医院急诊科洪玉才主任留言:跟会诊判断一致;二次Fast发现肝周少量积液,目前体征平稳。

     凌晨3点的海岛长什么样?这些鲜人知道的画面,都被AR眼镜记录了下来:

     一位70岁的老人,有天突发右侧肢体偏瘫言语不清。病房外5位家属正不顾医生建议,强烈要求办转院手续。通过Rokid Glass 2 实时传输画面,当手机上传出邵逸夫医院专家的声音「不转院是在给你妈妈抢时间」时,5位家属瞬间理解同意手术,最终取栓成功脑动脉再通。

    

     一位56岁大伯,晚上喝酒后独自骑电动车回家,半路头抢地摔在了马路上,紧急送医时已经昏迷。这天夏医生正好从舟山返回了杭州。在出租车上,夏医生在手机上打开远程协同画面,指导戴着Rokid Glass 2 进行抢救的医生。画面里从一开始病人鼻孔嘴巴鲜血汨汨,到发现右侧上颌动脉分支活动性出血,病人出血慢慢停止了。

    

     凌晨3点,是海岛医生和异地的医生也能共同作战的时分。

     凌晨3点,是医生与死神搏斗的无声战场。

    

     覆盖11家基层卫生院科技创新辐射10余万岛民急诊科要有强大的指挥能力,这个强大的指挥能力包括专业判断下的资源调度能力,指挥医院各方力量。但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县域,资源调度往往没有那么顺利。

    

     洪玉才主任带领,包括夏医生等在内的急诊科团队,在近年来一直致力于用创新的方式支持县域急诊急救发展。自邵逸夫医院针对省内基层医院帮扶推出专项计划「山海」提升后,包括夏医生在内的「漂流医生」相继来到舟山、龙游等地做双下沉支援。

    

     作为「山海」提升的科技赋能板块,「5G+AR」远程急救系统也先后在普陀、龙游等地进行多次尝试,首次与地方医疗信息系统成功融合,目前已覆盖舟山普陀区11家海岛医共体基层卫生院,辐射10余万海岛老百姓。

    通过5G+AR技术,省级三甲医院专家指导余姚市人民医院进行「云急救」

     迎着太平洋第一缕阳光踏遍13个大岛进行AR义诊

     山海同心,城乡共体,医患同情。「山海」提升计划开始后,急诊科第一位请缨的就是夏医生。舟山是他的家乡,所以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城市为什么需要创新的科技医疗支援。

     到舟山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基于距离、人口基数、地方卫生条件等情况做人口和医疗资源调研:普陀是浙江省海岛数量最多的县区,有大小岛屿743.5个,其中住人岛45.5个。

    

     最远的东极诸岛,离舟山本岛有24.3海里。这个被大家当作太平洋第一缕阳光最先照到的旅游胜地,在地形上是一个裂岛,全镇只有一个卫生院;去岛上的渡轮1.5小时一班。交通不便自然带来医疗服务「缺位」,急诊患者的就医过程中有大量时间耗费在交通工具上,而急诊患者病情紧急,早期处理至关重要。

    

     于是,在这一年中,夏医生带着AR眼镜踏遍了13个住人大岛进行义诊。按照他的话说,对于有些人,他带去的是目光和言语的关怀;对于有些人,他带去的是在家门口享受省级专家医疗资源的机会。

    

     有一次,六横岛卫生院联系他,说有一个慢性手脚不自觉抖动的老人,想让他帮忙诊断。到了现场,夏医生进行简单查体后,联系了邵逸夫神经内科的专家医生。通过 Rokid Glass 2 ,专家医师只花了10分钟就做出诊断:不是帕金森病,也不是肝病引起的震颤,就是一个普通的特发性震颤,不需要特别治疗。

     而夏医生平常往返邵逸夫门诊大楼和六横岛的最短时间记录是10个小时。

     交警:重伤病人都能救活了护士:一个站在肩膀上的专家

     5月31日,六横岛码头,双屿6号船划开了海水开始离岸;夏医生在甲板上最后望了一眼岛,感慨这一年的时光充实也短暂。急诊室人间百态,有从死亡边缘拉回的奇迹,也有无法拯救的遗憾。

     这一天,普陀区交警大队的张警官也跟夏医生道了别。在遇到车祸事故时,张警官负责在现场紧急联系医疗资源,把病人第一时间送到附近的救治医院。张警官说:「以前遇到车祸外伤病人,会优先联系医疗条件更好的上级医院进行救治,现在我们第一选择是普陀医院,因为能把重伤病人救活了。」

    

     六横岛医院的急救医生们说:「通过夏医生、何医生的传帮带作用,现在有一些以前我们搞不定的急救场景都能一个人从容应对了。AR眼镜,就像是一个站在肩膀上的专家,跟你一起看病。专家摸不到病人,但能看到病人的脸色,听到病人的声音,也能注意到病人走路的形态,说话的语气等。」

     县域医共体医疗服务占比90%人工智能助力普惠的医疗救治在中国,县域医共体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占比达到90%。这也意味着如何提升这90%的县域医疗资源占据着全国医疗建设的大盘。

     这也是「山海」提升计划的初衷。城乡之间的医疗资源差异、医生之间教学系统差异、国际医疗指南的年度差异……如何让每个人都能平等享受医疗资源?

     基于AR眼镜和人工智能和辅助决策系统,能够教基层医院医生标准、专业的最新急救知识。

    

     「例如创伤病人,如果脖子受伤了,正常情况下要在120到达之前做一个颈托固定,但绝大部分医生,即使是三甲医生,对于颈托佩戴的指征都不太明确。那AR眼镜里就能马上提示出来,达到几条标准就可以用颈托保护起来。把AR眼镜做成医疗行业的规范,真正用于临床,就一定要跟真实世界的临床实际相结合,而中国最大的需求是县域医共体,也就是基层医院,乡镇卫生院医疗服务已经占据中国医疗服务的90%;如果只是依赖三甲医院的先进医疗服务,无法真正解决中国的医疗问题。希望每一个乡镇卫生院都能真正去采用这个方案,把我们最优质的省级专家的意见投放进去,形成带教作用:传理念、帮你治病、带你独立地去看病。」夏医生说道。

    

     2009年,舟山跨海大桥投入使用,那是舟山第一次通过公路和大陆相连。那一年夏医生正好上大学,大巴从跨海大桥上开过时,他第一次觉得遥远的距离在消失。

     2021年,夏医生自己也成为了连接山海的一份子:带着治病救人的决心,带着最新的技术,把海岛和大陆连接到了一起。

     结束一年的下沉医疗救助,回到杭州的同时,双屿10号船上,何洋医生正在接过这个下沉救助的衣钵,背上背包,在海岛上进行义诊。

    

     海水隔陆不隔心,医疗和科技发展,也正力求不落下任何一个人。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健康界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