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反腐风暴又起,多位院长落马
2022/8/23 23:42:02 健康界

     大三甲原院长被逮捕

     近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斌全(副厅级)涉嫌受贿一案,由山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经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铁路运输分院审查起诉。日前,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铁路运输分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斌全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据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王斌全在任时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规为他人谋取人事利益并收受财物,违规聘用编外人员;纵容、默许亲友利用其职务影响力谋取利益;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及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职工录用、医疗器械和药品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今年7月22日,王斌全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上缴所有违法所得。

     医疗反腐全面升级多家大三甲院长、副院长落马

     医疗系统反腐风暴从未如此强烈。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已经多次通报医疗反腐、药品回扣等问题,医药代表、药企等相关人员被拎出的同时,不少医疗官员、「一把手」也相继落马。

     日前,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报道,根据国家及各地纪检监察部门公示的信息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各地累计已经有超46位院长、书记被查。这些人员大多因收受回扣、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等原因严重违纪违法,涉及药品进院、销售等环节。仅7月就至少有9位医院院长、书记被调查。

    

     8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杭州推进医疗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 靶向治理建设清廉医院》一文,通报219人被查,上交红包及礼品礼金59万余元。

     由于医学的强专业性壁垒,医院关键少数往往对购销选择起决定性作用,「一把手」腐败成为典型特征。拔出萝卜带出泥,同一条利益链上的相关企业或人员腐败行为也陆续被揭露。

     一位山东三甲医院的行政人员告诉赛柏蓝:「医疗反腐不是抓几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想要彻底改变行业风气,必须进行全链条的监管。否则只是起到了暂时威慑效果,过不了多久,新的腐败又会滋生出来。」

     在利益的驱使下,无论是临床上的医护、医院里的采购,还是药企的销售,甚至包括职务部门的官员,都有可能铤而走险,在药品、器械的流通过程中为自己谋私利,而最后这些多出来的成本都将由患者和医保资金来承担。

     伴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纪委和医保局纷纷入场,大规模介入到医疗系统,从上而下进行追究。据赛柏蓝不完全统计,自4月以来,多地医疗医保系统官员被查、免职。

     例如,4月,宜宾市叙州区医保局党组书记、局长、四级调研员李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大连市医疗保障局党组书记、局长邸某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17日,广西北海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唐某被免职。7月21日,江西吉安医保局原党组书记被查;8月3日,国家医保系统两官员被查。

     由此可见,建设清廉医院的风已在全国各地吹起,监管手段从地方到中央层层升级,重点领域、关键人员已成医疗反腐关注的主要对象,医疗腐败的链条正在逐一被剪断。

     药械市场秩序亟待完善

     药品耗材回扣问题,多年来都是业界「毒瘤」。自从医药市场化开始,大小「回扣」就潜藏在从药到医的各个环节中,屡禁不绝。

     赛柏蓝梳理发现,在官方的多次发文通报中,医院正副院长、负责采购工作的药械科主任等往往是主要的围猎对象。

     2月28日,中纪委发文《深度关注 |让行贿者寸步难行》,明确开始从源头打击腐败现象的产生,让围猎者寸步难行,让潜在行贿人望而却步。 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部署2022年工作任务,也提出加大打击行贿力度,探索实施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除此之外,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已经逐渐让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领域的腐败行为逐渐透明化。

     2020年6月,九部门印发的《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提到,对受到行政处罚的涉事企业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予以公示。

     同年8月,国家医保局出台《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提出,省级集中采购机构按照来源可靠、条件明确、程序规范、操作严密的要求实施信用评级,根据失信行为的性质、情节、时效、影响等因素,将医药企业在本地招标采购市场的失信情况评定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每季度动态更新。情节特别严重时,失信企业将面临丧失集采市场的风险。

     去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同有关单位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明确提出建立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地方上,四川省人民医院取消违规供应商资格64家,涉及年销售金额逾3.58亿元,同时建立违规供应商处罚制度,将20家违规供应商列入黑名单,宣布永久停止合作,延期两年支付货款,并将其违法行为抄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和行业主管部门等进行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黑名单不止作用于供应商,更精确到个人,涉事供应商公司高管将永久不能参与医院自行组织的招标采购。

     有业内人士告诉赛柏蓝:「只有把行贿和受贿一起查才能彻底切断药械采购的利益输送链条,从目前的形式来看,接下来几年医疗反腐的力度恐会越来越大。」

     来源|赛柏蓝撰稿|牧之

     活动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健康界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