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支持林黛玉不搭理赵姨娘
2022/4/11 7:00:00 解味红楼

     对有些人,搭理是情分,不搭理是本分。

     当然,这个不搭理不是那种摆在面上的视若无睹甚至横眉冷对,那叫失礼。这里的不搭理是该有的礼数泛泛都有,但却不与之走近半步。红楼第五十二回,潇湘馆内,宝玉正对黛玉的生活起居嘘寒问暖,忽然八竿子打不着的赵姨娘前来探访。

     熟读红楼的人都知道赵姨娘,这人一脑袋浆糊,还爱兴风作浪。明明不讲理,却很有一套自己的独家逻辑,女儿探春常常被她气倒。偏偏她又是宝玉他爹贾政的枕边人,平时喜欢吹枕头风,给宝玉下蛆。

     只见她一进门就问:“姑娘这两天可好些了?”面对这消受不起的好意, 黛玉忙陪笑让座,说:“难为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身走来。”一面忙命倒茶好生支应,一面又使眼色给宝玉,叫他快跑!仿佛在大义凛然说:“你先撤,我掩护。”宝玉马上会意,逃之夭夭。

    

     黛玉心如明镜,还知道赵姨娘不是特意来看她的,是从探春处回来时从她门前过,顺路送个人情。所以你虚我也虚,大家都虚笼笼。

     之前宝玉被打,黛玉遥望怡红院,看见姐姐妹妹来来往往,独不见凤姐,心里会盘算如何她不来瞧宝玉?按理说即便有事,她也会来打个花胡哨,讨老太太和太太的好,不来必有缘故。念曹操曹操到,马上就见一大堆花花簇簇的人,贾母搭着凤姐的手,后面是邢夫人王夫人们,乌泱乌泱进去了。黛玉看了不觉点头:我就说嘛!

     凤姐把尤二姐诓进园子时,大家都夸她贤惠,只有两个人暗暗为尤二姐捏了一把汗,这两个人一个叫宝钗,另一个叫黛玉。

     论人情世故上的洞察力,黛玉一点儿不输宝钗,甚而因敏感还要略胜一筹。但她俩处世方式却很是不同,宝钗走的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道路,懂事儿且会来事儿,愿意周全身边所有人。

     而黛玉是典型的知世故而不弄世故,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不高,属于天资超群但不用心,只拿六七十分过关就好的学生。她的选修课是谈恋爱,在这门功课上的超高分数,宝钗倒要甘拜下风了。

     所以,人生的所谓输赢,原因有时候并不在能力,而是当事人各自的选择。

     对赵姨娘这样的人,黛玉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但是心里绝对是坚壁清野,界限分明,休得上前一步。

     二

    

     黛玉的表面客气实则疏离,赵姨娘当然有感觉,她是不明事理,又不是傻子。

     第六十七回,薛蟠出差带回来很多礼物,宝钗便分送给众人,其中也包括贾环。

     原著写:且说赵姨娘因见宝钗送了贾环些东西,心中甚是喜欢,想道:“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差。她哥哥能带了多少东西来,她挨门儿送,并不遗漏一处,也不露出谁薄谁厚,连我们这样没时运的,也都想到了。若是个林丫头,她把我们娘儿们正眼也不瞧,那里还肯送我们东西。

     看到没?她也斤斤计较着呢!这是一种因匮乏而生的举一反三。但也真心理解了黛玉,像赵姨娘这种心理扭曲的人还真就不能沾惹。

     贪慕权势,却求而不得,一面咒骂一面摇尾乞怜。

     没有自我,却自我意识过剩,对外无法和平相处,对内无法自洽。忽左忽右,宠辱皆惊,做主子不像主子,做奴才不像奴才。

     视野里只有两种人,不是好人就是坏人,判断标准是有没有“拿我当回事儿”。眼小心小,收服容易,得罪也容易。

     有一她就想二,有二她就想三,有三她还想万。贪心不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对她好就是看不起她,也不想想凭什么?凭你不讲理,凭你素质低吗?

     这样的人,从批判封建社会等级制度的角度来看,诚然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但也是被吃的回头再吃人。这跟有没有文化关系不大,周姨娘也没文化,但从不作妖。赵姨娘的问题在认知局限,探春说她“都是些阴微鄙陋的见识”,真是一语中的,知母莫若女。

     这种人走近了麻烦不断,保持距离反而是提前止损。

     三

    

     宝钗和黛玉,都了解赵姨娘的为人,但是对她一个搭理,一个不搭理。

     宝钗搭理赵姨娘,是内心丰足,是教养气度,更是自信。有身家有后台,她今天搭理得起,明天也不搭理得起,赵姨娘不敢腹诽半句。

     黛玉不搭理赵姨娘,有鄙视的成分,但更多是下意识的自保,是“惹不起躲得起”的警惕。贾母年岁已高,而自己寄人篱下,和这种三观不正、情绪不稳定的人走太近,就像背了个雷,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炸。

     单俗不可耐这一样,就能把你尴尬死,和她多说几句,恨不能想以头撞墙——请参看她去找王夫人夸宝钗那一节,那话说得蠢而不自知,就算自持端庄如王夫人,大半辈子的修养都差点破功,更别说有精神洁癖的世外仙姝。

     茶道大师千利休说:“我只对美好的事物低头。”黛玉何尝不是这一类人物,否则也吟不出“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似污淖陷渠沟”这样的诗句。世人诟病他们情商低、太自我,实则是本能地爱惜生命本身,早早参透了生命的长度宽度皆有限,于是不肯为不值的人出让宝贵的时间空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随它去好了。

     以平常心,看无常事

     读红楼梦,做明白人

     扫描下方二维码 聆听更多精彩内容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解味红楼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