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聊聊红楼梦中的“打孩子”
2022/6/1 7:00:00 解味红楼

    

     一

     在红楼梦的那方世界里,打孩子实在是一种常态。谁家的儿子没挨过爹爹打呢?没挨过打的男孩子,简直不足以谈人生。

     拿贾府现有的三个爹来说,谁不打儿子?贾政打宝玉,关起门来打,绳子捆,小厮按:

     “堵起嘴来,着实打死!”

     还用上了刑具:大板。一副衙门习气。宝玉到底挨了多少下呢?细算算:小厮打了十来下,贾政踢开掌板的,亲自又打十来下,王夫人进来后,“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起码七八下总有的罢,三下一加,四十大板妥妥的。

     放在今天,绝对算家暴,可以报警了。

    

     贾赦也打儿子。贾政打宝玉,是因为种种原因,使他误以为宝玉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流荡优伶,淫辱母婢”,所以才打。贾赦却是因为他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他也打儿子。贾琏这顿打挨得有些冤,比宝玉还冤。

     谁让他说:

     “为几把破扇子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

     琏二爷因这话挨了打,却也因这话得到了读者的心。

     贾珍也打儿子,并且喜欢往儿子脸上啐唾沫。书上没明写贾珍怎么动手实施打儿子,但在第六回贾蓉去凤姐处借玻璃炕屏,贾蓉说:

     “婶子要不借,我父亲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要挨一顿好打。”

     当然这也许是句托词,说着玩儿的,但我敢打赌贾蓉肯定挨过打。

     二

     为什么这几位老爹都喜欢打儿子?我们向上追溯,会发现这是传家的习惯。旧事只有旧人才晓得,赖嬷嬷就是个旧人,府里三四辈子的陈人儿了。在第四十五回,赖嬷嬷深情回顾了贾府上代打儿子的光辉历史:

     “当日老爷小时,你爷爷那个打,谁没看见的!”

     老爷就是贾政,你爷爷就是贾代善。

     “还有东府里你珍大哥哥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

     珍大哥的爷爷就是贾代化,审贼一般打的自然是如今修了道的贾敬。

    

     所以难怪贾政打宝玉,又是板子又是绳子的,审贼的架势,原来这是家风。就像凤姐闹宁国府时说的:

     “日后好学着教导子侄。”

     老猫枕着屋檐睡,一辈传一辈。

     你经常挨父亲的打吗?没事的,等你成了家养了娃,就有儿子可打了。

     三

     那个时代打孩子,成本极低。做爹的不会负罪感,做儿的也不会羞耻感。一是家家都打孩子,打儿合理,天经地义。打的越狠,说明家风越正。二是被打的人没有精神压力,只有肉体上的痛苦(所以更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你打我打大家打,打打更健康,被爹打,不丢人。

     举个例子:那个时代被长辈打,就像这个时代男孩女孩街头手拉手一样平常。

     可是你换下时代背景试试?你不能在大清和男友挽臂逛街,所以也不能在当代还大清式打孩子。

    

     你看宝玉被打,打便打了,棒疮药敷敷,他敢怨贾政一句?宝玉的性格,可是很敏感细腻的,他被打时当着那么多小厮清客呢,他不觉得没面子,也绝没想过寻死觅活。

     在古代,儿子首先是儿子,然后才是人。

     在当下,儿子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儿子。

     只有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时代,打儿子才不是一件伤人自尊的事情。

     那个时代被父母打,和自尊没有毛线关系。反而是金钏儿被王夫人打一耳光,这个就是伤自尊的事情。

     所以王夫人打了金钏,金钏就跳井了。自尊伤到一定程度,就是要命的事情。

    

     放在那个时代,假如金钏儿因为贪玩耽误了干活,被白老媳妇打一巴掌,她不会寻短见。

     放在今天的环境,如果贾政跑到学堂里去打宝玉,宝玉或许也会跳楼。

     只是有些现代人,在对待孩子的态度上,脑子还没进化过来,还留在大清呢:

     ——我望他成人恳切的很,怎么打不得。

     就像何婆子想的那样:

     一日叫娘,终身是母。

     他排喧我,我便打得。

     四

     红楼梦中打孩子,有各种花式理由。

     刘姥姥打板儿,因为他吵着要肉吃;何婆子打芳官,因为她不安分敢反抗,“咬群的骡子似的”;打春燕,是因为芳官之气未平,“干的我管不得,你是我自己生出来的,我也不敢打不成?”。

    

     宝玉被暴打一顿之后,他从今可都改了罢?并没有。甚至还变本加厉。其实红楼梦也在无意间告诉我们:打孩子,并不是教导孩子的有效方式。这甚至是最差的方式。

     贾赦打着贾琏,好让他明白人家贾雨村怎么有本事把扇子弄了来。结果是贾琏更讨厌贾雨村了。到第七十二回写得明白,贾琏甚至巴不得全家和雨村绝交,并且不改初衷依然认为:

     “他那官儿未必做得长久。”

     看到吧?打一顿,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打一顿,并不能把某些想法或做法,从孩子的身体里打出去。

    

     人总是越活越聪明的,所以到了现在,棍棒教育已经很少了。其实就算在古代,也不是什么样的孩子都一打了之的。古代有句俗语:娘不打留头女,爹不打娶妻郎。也是因为孩子到了一定年龄,他就有了自尊的意思。

     古时女孩十一二岁留头,男孩十五六岁娶妻。古人也知道,这个年龄,不合适再打了,会出事的。

     戏文里不也说么,天欺地来草不生,父欺子来逃出门。

     五

     其实小孩子做事,有的时候真没有道理可讲。孩子的思维,和大人完全不同。

     我小时候,生活是粗砺的,粗茶粗饭养出的也是粗砺的孩子。

     我们六七岁就上爬树下摸鱼,各种淘气。夏天一天到晚泡在池塘里,无师自通就学会了游泳。家长自忙他的,貌似也从不担心我们会被淹死。

     而我们会想出各种对付家长的方式。割草时光顾着捉蛐蛐了,草不满筐怎么办?我们就用根树枝支在筐底,到家时可要假装挎得很吃力。趁大人第一眼只看到满满一筐,还没细看时,迅速无比的送到草垛处去。筐一倒掉,就分不出多少了。

     当然如果被发现,也是要打的。我们那时候,看到家长亮巴掌了,摸家什了,立马转身就跑。

     你一逃跑,这事大半就算了。有时候祸闯得大,比如玩火烧了人家的大柴垛之类,家长也追着打,那就要拼命跑快些。

     一般是两种结果:一是家长作势追一段自动放弃,二是家长恨得牙痒痒非打到你不可,最终还是没追上你。

     真个追不上?其实也就是穷寇莫追。因为追急了,孩子顾不得,怕他逢个井也跳了,遇个崖也跌了。

     这就是余地。那时候人没啥文化,却懂这个道理。

     经验是:在外面磨蹭到晚饭,一般回去不会再补打了。我们那个时代,谁家的孩子挨打时不会逃,是要被当做傻子的,而回去再补打的家长,也会被当做瓜坯。

     所以,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方式,就像一年有一年的黄历。

     我们那一代的孩子是能打的,打了哭两声,他也就继续玩他的去了。

     如今的生活是精致的,孩子也养的精致。所以,也要用精致些的心思去对待。他关在精致的屋子里,精致的学着钢琴、画画、数学英语,就不能再用打,这么粗砺的方式。

     而且在教室里关久的孩子,就算你打,他也不懂得逃。

     六

     孩子和孩子也不同。有的孩子神经大条,你随便骂骂,甚至打两下,也没事儿。有的孩子,你说他一句话,可能是他一辈子的阴影。

     比如板儿见了贾府的饭桌,就吵着要肉吃。

     刘姥姥一巴掌打了他去。

    

     有的孩子,他过会儿就忘了。等到传了那一桌客饭,可吃到肉了,吃得喷香。

     有的孩子,他把这印在心里。以后每次吃肉,他都想起儿时的那一巴掌,这一生吃肉都连着他的心结。

     红楼梦中尤氏提到可卿的病,曾经说过:

     那孩子心细,不拘听见什么话儿,都要忖量个三日五夜才算。

     类似这样性格的孩子,就属于不能打。

    

     再比如同样一件事,在黛玉那里和在湘云那里,感受也会完全不同。

     岫烟的当票子,湘云见了,怒道:

     “我去骂那些丫头老婆一顿给你们出气!”

     黛玉见了,悲道: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湘云这类孩子,打几下或许没事,黛玉这种类型的,你千万不能打。

    

     天上有多少种星星,地上就有多少种孩子。有的孩子,就是像野地里的大杨树,有的孩子,就是像秋天芸儿进的白海棠。如果打骂是一剂治病的虎狼药,不妨学学宝玉,换个温和些的方子。

     以平常心,看无常事

     读红楼梦,做明白人

     扫描下方二维码 聆听更多精彩内容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解味红楼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