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妈的婚礼,想到探春的远嫁
2022/7/1 7:00:00 解味红楼

    

     先说探春。那年春天放风筝,探春的软翅子大凤凰风筝,被另一只凤凰以及一个带响鞭的喜字风筝,给缠到一起,三线齐断,飘飘摇摇飞到天边去也。

     时光再往前,那年初夏抽花签,探春抽到一枝杏花,注曰:得此签者,必得贵婿。众人都笑道:我们家已经有了王妃,难道你也是个王妃不成。

     再寻溯到最初,薄命司的册子上,属于探春的画面是风筝,大海,大船,船上有女子掩面而哭。

    

     所以探春的结局,有一种可能是远嫁天涯,做了某个海隅小国的王妃,如风筝之断线,此生一去无归。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探春的结局还可以有多种推测,我们姑且按这一条思路推下去:

     有一点前提须得清楚:薄命司里挂了号的女子,没有一个过得好的人。所以别指望探春能活成文成公主,凭一个“敏”字振兴夫邦。那是励志剧范畴,不属于咱红楼悲剧了。

     第二仅仅是远别家乡,与亲人不再相见,这个作为薄命的底色也略显单薄。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总是要离开父母家门,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生活。参照她的姑姑、贾家上一代的女儿贾敏,不是也嫁向姑苏么,贾敏生病到死亡,都没能见娘家人一面。当然探春的远嫁隔着海隔着国,但是探春自来志向远大,曾言“我若是个男子,必早走了,出去立一番事业”。远嫁的探春如果得遇佳婿,得展抱负,甚至哪怕能得余生平安,那也算不上多么薄命。

    

     假如探春远嫁海外,她是在什么状态下去的呢?一种是像电视剧里演给我们看的那样,贾府风雨飘摇但根基尚在,探春被某上位者认为义女,代替宗室女嫁往天涯。

     但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远嫁海隅是有去无回的差事,谁家肯送亲闺女进火坑?朝廷暗戳戳在罪臣之女中找了个替身。贾府大厦倾塌,探春代替宗室女和亲海疆,这个行为可能为贾府减轻一些罪罚,比如把流放宁古塔改为就地监禁之类的。带着这个假设回头读探春的判曲,就有了更为悲烈的味道:

     “恐哭损残年”,这个“哭损”不单是为离别的女儿,更多是为贾府的一败涂地,大难临头;“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是探春劝慰亲人既然无力改变,那就接受现实;最重要的是那句“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这当然可能只是一种离别的祝福,但同时更可以理解为,大家都朝不保夕,命运难料,处境艰难,只希望无论人在何处,平安就好,活着就好。

    

     如果是这样,探春的薄命二字,才开始有了份量。但至此人生艰难才刚刚翻开,去国离乡只不过是第一步。

     比如,茫茫海路,波浪连天,谁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风暴,海盗,触礁,迷航,都是有可能的。

     再比如,到了目的地,探春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她的夫君,年轻或苍老,暴戾或傲慢,残忍或怪僻,都是有可能的。

     探春不可能是正配,那么王后是否有着强大的家族,是否对她充满敌意?她要去的地方是否有着波诡云谲的多方角力?

     两国一直友好还罢, 若发生利益冲突时,探春会不会成为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就算一切顺利,从诗礼之家到海隅小国,文化差异就是个迈不过去的坎儿。这就要说到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她是美国作家乔治·马丁的史诗级巨作《冰与火之歌》的女主角,说原著可能没那么响亮,但说起电视剧《权力的游戏》,曾经燃爆一时,大名鼎鼎。

     坦格利安王族覆灭,怀着身孕的王后带着八岁的王子韦赛里斯逃亡到龙石岛,在前所未遇的风暴天气生下一个女儿,后来这个女孩被称为“风暴降生丹妮莉丝”。

     王后难产而死,其后丹妮莉丝跟着哥哥辗转天涯,四处流亡。哥哥韦赛里斯始终觉得自己是龙族后裔,怀揣着复国的梦想并愿意为此不择手段。在丹妮莉丝十三岁那年,哥哥把她“卖”给了多斯拉克的游牧马王卓戈卡奥。这场“和亲”的交换条件是:马王将提供军队,帮助韦赛里斯重返故国,夺回王座。

     十三岁的女孩在多斯拉克草原与马王成亲。她穿上华美的婚纱,内心却充满了对未知命运的恐惧。婚礼上她战战兢兢,一口东西都吃不下。马王的部族野蛮剽悍,他们喝酒谈笑,而丹妮莉丝既不懂他们的语言,也不懂他们的风俗。她所能看到的是:浩浩荡荡四万多名武士,以及难以计数的妇孺,带着为数众多的牲口,吃掉目光所及的一切食物。

    

     我读到这里就想到红楼梦,仿若从丹妮莉丝身上看到远赴海外的探春。她们同样渺小如尘,柔弱如草,面对的陌生庞大的部众,非我族类。

     在婚礼之前,有人告诉过丹妮莉丝:

     任何一场多斯拉克婚礼,若没有闹出至少三条人命,就算失败。

     多斯拉克人在婚礼的酒席和舞蹈中,不禁止竞技决斗。丹妮眼睁睁看到两个男人因为一个舞女起了争执,一个人的亚拉克弯刀划过另一个人的身体,从腰部将他斩为两截。像厨房里切一枚青瓜般不当回事儿,而地上掉落的都是瓜瓤瓜籽儿。

     如此,这场婚礼持续到傍晚时,死了十二个人。在座的新娘子颤抖着,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尖叫,这个十三岁的女孩真的足够坚强。

     还有更匪夷所思的一幕,婚礼之前丹妮莉丝还曾得到过另一番告知:

     多斯拉克人交*合的方式和他们养的牲畜没两样。卡拉萨里毫无隐私可言,他们对罪恶和耻辱的观念也与我们完全不同。

     于是,丹妮莉丝看到,鼓声隆隆中,舞蹈的女子们随着鼓点旋转,然后有战士们走进舞者的圆圈,一些无法描述的事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集体发生。

     当然,这是西方的文学作品,和我们本土作品有着巨大区别。但是,假如探春去了海角一隅,所谓的“蛮夷之地”,谁又知道那里有着怎样的风俗习惯呢?也许同样颠覆人的三观。这就意味着探春会有一种“文化隔离”,在那片遥远的土地,陌生的人群,善意也好,恶意也罢,她将永远是孤独的,永远无法融入。

    

     比如有些匈奴部族,老单于死了,他的女人都要归属给他的继承人。电视剧《甄嬛传》中,育有公主的曹贵人听到这个说法,脸都吓变了,失声道:和亲的公主如何忍受这般羞辱!

     所以等待探春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异国他乡,人单势孤,无依无靠,像一片狂风中的树叶,吹到水里就是水里,吹到泥里就是泥里。只希望坚强如她,聪慧如她,能够做到自保,能够在险恶的环境里活下去。

     以平常心,看无常事

     读红楼梦,做明白人

     扫描下方二维码 听红楼梦超详细解读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解味红楼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