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送宫花:宫花为何十二朵?
2022/8/26 7:00:00 解味红楼

    

     作者:沈默

     红楼梦第七回的送宫花,几乎带着介绍“十二钗”的“使命”去的。

     送的宫花是十二支,就是一种暗示。中间遇到的更是把能带上的十二钗全带上,足足占了九个。除了元春、妙玉、湘云三个是实在没法写上也罢了,但添了香菱、金钏、平儿以及其他几个重要丫鬟,恐怕也是在副册又副册之列的,也算补足十二之数了。

     送宫花路程,以宝钗始,以黛玉终,一头一尾的重点不言而喻。中间则着重凤姐,故而脂批说是宝钗、阿凤和颦儿三人的“正传”。

     作家的写法总是千奇百怪,摇曳多姿。写周瑞家的送宫花,但却先写宝钗的冷香丸。宝钗第一次正式出场,却是从周瑞家的眼里画出。

    

     冷香丸的写法,继承了秦可卿房内摆设的夸张写法。此时还没完全摆脱文人机趣。这种戏谑机趣,在进大观园前,比较多。被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谐音人名之类,也属于这种。但其实是比较低层次的写法,只是比较通俗,就跟那些民间对联故事一样,比较投那些草根读者的缘,所以反而被认为菁华了。

     不过,冷香丸的写法还是有了一些深入,深刻的文化隐喻色彩加重了,诗性的风格开始显露出来。这是一个文风转向的好苗头。

     冷香丸采集一年四季四五个节气的雨露霜雪,白色花卉。四时花卉表征其艳冠群芳的身份,白色则表其素淡。四季则代表人生的炎凉荣枯。以花为药,点出宝钗也有几分不食烟火的仙气。和丸药用蜂蜜白糖,固然香甜,而服用时却须味极苦的黄柏汤送下,可谓苦乐参半。脂批云:

     历着炎凉,知着甘苦,虽离别亦自能安,故名曰冷香丸。

     “虽离别自能安”,这句倒象是写宝玉悬崖撒手后,宝钗面对离别,亦能安之若素。“冷”这时有其好处,换个人,恐怕哭也哭死了。后代金庸仿其冷,写了冷美人小龙女,在绝情谷底十六载,度年如日,容颜依旧,自然也是沾了“冷”的好处。

    

     冷香,冷而香。加上素而艳。这种矛盾统一体,颇有儒道结合产生的辩证味道。“从来不爱花儿粉儿”的“古怪”,不事奢华,清和淡泊的心性,此时已经偶露峥嵘了。

     想来也是有趣,宝钗既有和尚赐给的吉利文字,与宝玉配对,金玉佳谶,还有冷香丸这种有仙气有身份的丸药,一番雍容华贵的气象。在一般作品中,早便是妥妥的女主一号了,偏生落在了黛玉后头。而黛玉,既无金玉,也无丸药,不过是孑然一身。所谓草木之躯,不事雕琢,任性真挚,却是曹公的所重。

     下一个,便是凤姐正传。这次的写作手法,却别致得很。所送诸人,无一不曾露面,偏只凤姐未见。

     这一方面是避免写法呆板,一方面也是借机侧写凤姐的风月之事。也就是通过周瑞家的这种偶尔驾临的过客眼中,最是时机。否则特意去“以明笔写之”岂不“污渎阿凤之英风侠骨”,“唐突阿凤声价”?而完全忽略凤姐的风月之事,则无法整全写其为人。所以,此地“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恰到好处。

    

     而作家仍然一笔都不放松,先让巧姐也出个酱油场,又通过丰儿与平儿的差事安排,显出两人的地位。最后又通过凤姐分送秦可卿宫花,点出两人的亲密。脂批说“忙中更忙”“密处不容针”,确实如此。

     到黛玉正传之间,又要穿插过渡一番,此时则通过周瑞女儿,来顺手刻画豪门家奴的气势,对官司毫不放在眼里心上。这段放在见黛玉之前,也颇有意味。

     黛玉一出,也是神来之笔。写出黛玉的胸中丘壑,骨中天性。口中真是意想不到之言。口齿伶俐刁钻,已经颇显锋芒。

     写其他人,是根本不在乎花本身,只当寻常礼物接下就完。而黛玉,偏偏在宝玉手里看了几眼。显见的更为看重礼物。

    

     这点颇似如今西方的做派。中国人传统一向不当面拆礼物,而西方则相反,一定要当面拆开细看并道谢,方显得真诚不敷衍。所以,黛玉看似语出讥诮不满,反而显得比诸人更看重赠物之情。所以也更看重传送者是否辜负了送礼人的情意。

     这里,就不能不提到一直争议不休的送宫花顺序问题了。这关系到黛玉的嘲讽到底有没道理。

     虽然薛姨妈说法是送三春之外,另外的送给林黛玉和凤姐,但这并非是指送花的次序。在贾府做客,送花给贾家的,自然要先说贾府三春,总不能当着王夫人面先说黛玉和凤姐。而若是王夫人送礼,则必须先是给黛玉这样的亲戚,其次才是自家的小姑娘,凤姐这种小媳妇倒排在最后了。

    

     周瑞家的送宫花的顺序,自然是“顺路”为之,哪里顺脚哪里先。

     一则,她自恃王夫人的陪房,不是一般小丫鬟可比。她一般的服侍都已不需管,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儿。何况这种送东送西的跑腿活儿呢。薛姨妈家没有架子,就直接支使周瑞家的去跑腿,本就让周瑞家的“吃了哑巴亏”,却不能不做,此时自然更不愿意去以一般丫鬟的做法去行事了,一切以便利为宜。

     二则,王夫人一向不怎么约束属下,也没有秩序观念。“有什么要紧”几乎是王夫人的口头禅。

    

     王夫人的无所谓态度,使得她既没有管束住赵姨娘这些小妾,也没有好好管教金钏儿这些丫鬟。前者想入非非,肆意妄为;后者任性贪玩,最终不教而诛。还有彩云彩霞结交庶子,吃里扒外。可见,王夫人的房内人等并不齐心和忠诚。以至于湘云都警告宝琴不要随便进王夫人的屋子:

     “那里的人都是要害我们的。”

     而这自然要归咎于王夫人的失于约束。在王夫人手下如许之久,周瑞家的礼法松弛,自然也是题中之义。而其儿子,也成了恃宠而骄的狂奴。虽然凤姐教训一次,却被人情救下。周瑞家的本人,则会利用凤姐公报私仇,可谓“诐奴”。

     所以,一个惯于仗主人势利的豪奴,身份到了宝玉宝钗都得叫声“姐姐”,那么对黛玉有所轻慢,在她自身,本不自觉到什么,也非刻意为之。但被黛玉点出后,也无可回话。只是,黛玉在王夫人眼里的形象,恐怕也有这些人的负面影响吧?

    

     在送宫花的移步换景的描写上,安排也是错落有致:

     宝钗(详)——迎春探春(略)惜春(较详)——李纨(极略)——凤姐(详)——周瑞女儿(略)——黛玉(详)。

     其中宝钗黛玉为正面,凤姐为侧面。这种详略穿插,正侧交替,章法极为讲究,即脂批所谓的“间三带四”“攒花簇锦”之法。一如绘画花卉,花叶枝梗的安插,花朵大小正侧的布局,都并非随意为之。曹公以画法入小说,深谙此道。

     点击加入好书共读群本期在读书目:《呼兰河传》

    

     以平常心,看无常事

     读红楼梦,做明白人

     扫描下方二维码 聆听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选自沈默著《精读红楼第七回(上):宫花为何十二朵》,有删节。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解味红楼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