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出身却用笔画出中国最美24节气,征服申遗评委,没想到他镜头里的照片更震撼
2017/1/15 小林

    

     小林按

     今天这篇文章,是 理想集MOOK 编辑 小屯所做专访。

     谢谢小屯老师的辛苦采编,惭愧。

    

     2016年11月30日,中国24节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而当时代表中国24节气之美亮相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的中国画作,就是被大家叫做小林的一名大学教师的习作。

    

    

    

    

    

    

    

    

     小林,本名林帝浣,是中山大学的老师。其实他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医学,从小热爱画画,曾经立志当一名最会画画的医生。

     中山医科大学学医出身的他,曾经转过无数行,做过行政管理、学生工作、网站研发、平面设计、编程、IT项目管理、系统架构师,现在教着传播与设计方面的课。

     有人一辈子专注一件事,有人追求充满变量的人生,小林是后者。

     追求创造性的他在医院工作两年之后,还是没有选择从医这条道路。而他以前的很多同学,成了优秀的医学教授,“他们这样一直钻研医学的精神,更值得敬佩,我也常以专注追求医学巅峰的同学们为人生榜样”,他说,每当深夜不眠,也会为自己的“一事无成”感到有点羞愧。

     小林每次调侃自己说: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在他看来,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不同人有不同的活法和努力的方向,只要内心安稳踏实就好了。

     兴之所至,心之所安;尽其在我,顺其自然。

     从2012年起小林开始用自己的画笔,以圆形构图画出中国最美的24节气画。画完之后,小林放在了自己的微博上,当时几乎是瞬间被各个大号像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纷纷转发,后来有的天气预报节目在介绍节气的时候配上了小林的画。

    

     除了画画,这个大学老师还喜欢摄影、书法、旅行。大概在艺术的领域,都是触类旁通的,行走于中国的秀美山川,他镜头里记录了更多的中国24节气之美。

    

     乌镇雨水季的记忆

    

     立夏时分的坝上

    

     苏州昆山锦溪的最后一抹余晖

    

     气势磅礴的晚霞

    

     大雪节气那天的林场

     行走,让小林更多的关注外面的世界,而行走的更高境界,不是山川和风光,而是能让自己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用照相机记录下与一座城的相遇,也成为了小林行走的动力。

     路上的陌生人,很多成为朋友,这些常常会成为小林想念一座城市的理由。小林说,毕竟,你最爱的人,也曾经是陌生人吧。

     “当一切都将逝去,我们也将老去,照片里留存的回忆,或许是我们唯一可以拥有的。这样平淡琐碎的瞬间,如果不是当时随手拍下一张照片,很快就会被忘记,就好像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无尽岁月之后,重看一张老照片,最值得回味的,往往不会是构图、光影这些所谓好照片的元素。而是那一刻那一秒的时空里,我们相遇时,流动于空气中,那难以形容的情绪。

     相机能做的事情,我想不出比这更有意义的了。”看到小林写下这样的文字,令人动容。

    

     香港红磡码头,每天下午准时来这里喂麻雀的大叔

    

     故乡的海边,重体力劳作的年迈渔民

    

     北京燕山古北口的村口,穿着旧警服的老刘和他的大狼狗

    

     上海青浦的金泽镇,破败荒凉。老奶奶拉着小林为她拍张正面照,然后再三要求寄给她——中国人都知道这张照片的用途。后来小林在老奶奶独居的老屋坐了一会,在最后一缕夕阳里,拍下这张照片。

    

     洛阳白马寺,宁静的午后有一只猫跑过

    

     贵州织金,深夜下班的建筑工人

     10年来,小林走过许多地方,遇见过很多人,让他最不能释怀的是,那些无人照看的孩子,有些留守儿童的悲惨的境遇深深地震撼了小林内心。用相机记录下来,并力所能及的去帮助他们,成了小林另一个事业。为此,他不遗余力。

     小林说“作为一个普通人,可以尽自己所能,为帮助他人出自己一份力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喜欢做艺术创作的人来说,感知人间,心怀慈悲,是一个必须的出发点。”

    

     在垃圾场生活的孩子,无人照看,只好由大孩子照顾小孩子

    

     广东阳江,我问:“小朋友你怎么只吃白饭”

     他说:“菜吃完了,现在吃饭。”

    

     广州郊区,来自海南的孩子独自在铁路上玩耍

     他说:“爸爸教我的,捡两个杯子,这样就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又叫我:“火车快来了就快跑快跑!”

    

     湖南郴州的乡村。

     他说:“爷爷奶奶都下地干活去了,我要看门,不能出去玩。这只小狗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韶关坪田,大山里,等着看露天电影的男孩,无聊地打起了空翻。

     我问:“今晚放什么电影?”他说:“什么电影都爱看!”

    

     湖南株洲,湘江边。我问:“小朋友你的鞋子呢?”

     她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才说:“不见很久了,找不到了。”

    

     湖南石门,村路上的小车站。

     他说:“奶奶生病了,不能给我做饭了,让我背这袋红薯,坐车去外婆家,住,吃饭。”

    

     “刚挖的?好吃吗?”

     “天天吃!好难吃的!不过很饿的话,还可以……”

    

     “拿着绳子干嘛?”“上山搂猪草。”

     “远吗?”“很远,走一趟两小时,一天只能去四趟。”

     “不用上学吗?”“早不上了!”

    

     “水井在哪?”

     “前面。”

     “挑得动吗?”

     “奶奶给了我小桶。”

    

     贵州威宁,湖边的寒风中,女孩流着鼻血和鼻涕,冷得瑟瑟发抖。她已经五岁了,还像普通三岁孩子一样矮小。她的愿望,是能吃到肉和糖果。

    

     贵州毕节,他背着比自己还高的农药桶,去萝卜地里干活。

     在这样的场景面前,小林常常会觉得摄影和画画,显得那么无力。后来,他尝试用手中的画和相机,为这些孩子去呐喊,为此,小林就把自己10年来画得最好的画全部拿出来拍卖了,一张没留。

     这个用笔征服申遗评委的人,又一次用镜头震撼了无数人的心。小林将画作全部义卖后筹集了383617.1元,并把善款资助给落后地区的留守儿童。更重要的是,小林老师的呼吁唤醒了更多人对留守儿童的关注。

     未来,小林说还会继续用画笔和相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艺术

     生于大地

     而所有生于大地的东西

     终将

     回归人心

     如果您喜欢这文章,长按二维码,认识小林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小林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