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西藏:遇见未知的自己
2017/11/12 小林

     小林的西藏旅行视频全纪录

     片长13分钟,建议wifi环境下选择高清播放

     点视频右下可全屏播放,请注意调整配乐音量

     这一世

     转山转水

     只为与你相遇

    

     此去三千里

     跋山涉水

     且向虚幻之地一洒离别泪

    

     拉萨小巷里的茶馆。

     要了一壶10块钱的甜茶,坐了一下午。

     当时坐在茶馆里的神情,和这哥们是一样一样的啊。

    

     茶馆的中午,接送孙子上学的藏堆,来吃个面休息一下。

     藏堆总是笑嘻嘻的,他是个退休的公务员,去过北京上海,他说那边的空气受不了。

    

     日喀则江孜地区,西藏的粮仓,青稞成熟时。

     这是我在西藏最喜欢的地方,下次打算去呆一个月。

    

     送酥油茶去田里的米娅。

    

     打青稞的藏族大爷,我不懂藏语,没法和他聊天。

     不过看我想拍照,大爷专门摆出了很酷的pose。

    

     江孜的路上,传统的双牛耕作。

    

     日喀则,日光之城,马车上头发被风吹起的男孩。

    

     卡若拉冰川下的公路,牧羊人耍起了他的鞭子。

     我们素昧平生,相见即别离。

    

     珠穆朗玛峰的黄昏,气温零下8度,一对恋人紧紧拥抱取暖。

    

     萨嘎的小村庄,村里的打面粉机轰鸣着,粉尘弥漫。

     卓玛长得很美,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扛起面粉袋时力气惊人。

    

     雅鲁藏布江源头,天上开始下雪,河边有冒雪汲水的妇人。

    

     拉萨往西,喜马拉雅山脉,雾起难辨何处。

    

     希夏邦马峰下,走路去看亲戚的姐妹。

    

     阿里边检站,等待过关去冈仁波齐转山的妇人。

    

     转山一次全程58公里,平均海拔4700米,还要翻越海拔5700米山口,那个山口对人的体力极限是一个绝大的挑战。

    

     转山的汉族姑娘,受不了劳累,哭了一会又继续上路。

    

     转山的女孩。

    

     纳木那尼峰下,转山人的帐篷。

    

     西藏阿里,神山冈仁波齐,转山的情侣。

     在遥远的世界第三极,我们,遇见未知的自己。

    

     转完山的藏族女孩,得到一块杏干作为奖励。

    

     神山下的小镇塔尔钦,次仁伦珠来自日喀则,一天转山一次,已经转了六次,他打算转十三次。

     次仁伦珠说,连转六次有点吃不消,先休息一天,明天接着转。

    

     转山的藏人。

    

     扎西开了一间茶馆,招待马年转山来来往往的人们,住宿紧缺的时候,他也会彻夜烧起炉火,让找不到住所的人们躲避寒风。

     西藏往西——只为与你相逢

     图/文 小林

     聚会时,作为一个暴走爱好者,说起旅行目的地,总会头头是道唾沫横飞。但总会有些讨厌的人,突然断喝一声:西藏你去过没?!我只好呐呐地说,西藏还没去……那里听说很俗……

     是啊,拍照十年,居然没去过西藏,如何能让人有说服力?我的第一次西藏之旅,没想到在2014的秋天终于成行。

     缘起是标哥一直在念叨的“马年转山”。

     标哥是我人生里很重要的一个师友,也可以说是我的旅行引路人。

     标哥爱美食,爱旅行,爱文艺,爱生活,爱奢华酒店。每天在微信群里发布大量美食旅游照片和段子,以至于群友们有觉得,标哥不发当天美食,感觉自己就没吃过饭似的。

     2014是马年,阿里的冈仁波齐神山,据说转一圈就等于转十三圈,可以洗去500年的罪孽,一切从头再来。

     标哥不怎么信佛,但对洗去此生罪孽却是很有兴趣。为了去阿里转山,他整整筹划了三年,终于在马年的秋天,大雪封山前一个月,开始我们的西藏往西之旅。

     标哥坐飞机,我坐火车,我们在拉萨会合。

     本来还有两位一起去的朋友,在拉萨出现了严重的高反,不得不暂时在拉萨修整。我的高反还好,只是慢性症状,就是坐着的时候没事,走几步就会喘气,算是慢性高反。

     标哥准备了自拍神器,打算在珠穆朗玛峰下拍张裸照,后来他真的办到了,不过因此感冒流鼻涕了好几天,直到离开西藏之后才恢复。

     拉萨是个阳光猛烈的城市,传说中的八廓街,大昭寺,都不错,但似乎也就那样,也没看到一大波文艺女青年,可能是因为我慢性高反,顾着喘气了,没怎么留意到。

     光明甜茶馆的人很多,也不时有一波波的摄影爱好者跑进来拍照,其实我更喜欢的是拉萨小巷里的那些小茶馆。十块八块一壶的酥油茶和甜茶,坐一下午。

     拉萨准备了两天,然后自驾车出发,一路向西,沿着雅鲁藏布江河谷,先到了圣湖羊卓雍措。

     然后是日喀则,号称西藏粮仓的江孜古堡一带,然后是寸草不生的定日地区,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绒布寺住了一晚,那晚的风真大,冷得一晚上没睡好。

     然后再一路往西,经过纳木那尼峰下的圣湖玛旁雍错,在冈仁波齐峰下的小镇塔尔钦住了两晚,开始转山,那里转山的人真多,住宿要找个地铺都很困难。

     好的,我的西藏之旅讲完了。

     在西藏认识了一个藏族的导游,他叫白玛,他是南京大学的历史系毕业,再在西藏大学的念法律学硕士毕业。

     白玛硕士毕业之后,分配到西藏一家监狱做狱警,呆了几年实在闷得受不了,于是辞职跑出来做导游,白玛说,多赚点钱。

     白玛是我唯一认识的藏族朋友,或许也不算朋友吧,不过他可能看我不像很傻很天真的游客模样,所以我们会多聊一些,后来我离开拉萨,我们也没有互留联系方式。或许我们内心都知道,此生或许没什么机会再重逢了。

     如果白玛能看到这文章,那么,我想说,白玛你好,好久不见。

     白玛汉语说得有点结结巴巴,经常言简意赅,所以很不客气的样子。因为一路旅途很漫长,所以我们也会经常闲聊解闷。

     要懂西藏,其实最要紧的不是去过多少次,也不是看过多少藏地游记,或者在拉萨艳了多少遇,而是要认识一个藏族朋友。

     说西藏能升华灵魂,我去西藏之前之后都觉得是扯谈。

     我向白玛请教,为什么藏族不吃鱼,是不是因为藏族会有水葬的习惯。

     白玛说不是的,我们不吃鱼,是因为鱼太小了。

     我说,鱼小所以骨头多不好吃?

     白玛说,不是的,鱼太小,你一顿要吃好几条,伤害的性命太多。一头牦牛一条命,可以让一个人吃一年。吃鱼的话,你一顿就吃几条命,太残忍了,所以,我们藏族不吃鱼。

     后来在路上看到磕长头的,白玛说,从四川磕长头到拉萨要三年,从拉萨磕到阿里也要两年。

     我说,看起来他们都很穷。

     白玛说,藏族人死了之后,都是天葬水葬,财物也要还给自然。山是有命的,江河湖泊也是有命的,这些都是天命。我们上山砍树,下河捕鱼,就伤了天命。没有了天命,就没有我们的人命。所以人死了之后,都要把所有的东西还给天,包括身体和财物,这样天命才可以持续,我们的后代才有命。天珠你知道吧,很值钱的,几十万的,你们汉人经常来收藏。人死了之后,随身戴的天珠都要扔到湖里去,还给自然,而不是留给后代。

     后来看到藏羚羊,很胆怯远远的跑开。

     白玛说,可可西里知道吧,那里以前很多藏羚羊,都不怕人的。后来汉人来找黄金,杀了吃肉,后来看见皮子更值钱,就不要肉了只要皮。后来藏羚羊就濒危了,后来有保护区,种群才慢慢恢复,不过也怕人了。

     我说,那汉人比藏人坏?

     白玛说,也不是,都有好有坏,我们价值观不一样。以前大山里来了客人,我们杀羊来招待,现在不行了,都被你们商业化了,我们也得赚钱,也得生活啊,藏人坏的也有了。

     我说,汉人也有很多很虔诚的啊,他们经常骑行318来西藏朝圣,有些据说回去灵魂都升华了,活得很超脱高尚了。

     白玛说,烦人,老是骑在马路中间,出了事还得一堆人去拯救。我们的司机和警察,都苦的很。你们旅游的,就是来感受点新鲜的吧,玩腻就走了。你们老是想看真实的西藏,可是有什么是真实的呢,你们看到的还是自己。对吧?

     我说,对。

     本文节选自小林著作《我想给你拍张照》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小林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