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想在网上谈一场恋爱
2018/7/3 19:07:13 小林

    

    
那些年

     我们的网名曾是

     “往事随风”和“轻舞飞扬”

     刚有互联网时,还是个懵懂的青葱少年。

     那时,上网的办法只有一种,就是电话线拨号上网,28k/s的调制解调器(又名“猫”)是标配,56k/s的已经是豪华装置,可以玩Mud游戏了(这是一种文字对话式的游戏,需要手动输入的特定指令,难度不下于编程,不过也有好些人能玩上几天几夜)。

     把电话线插进猫屁股,开始拨号,当“嘀…嘟…嘟…嘟…滴…滴……”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兴奋莫名,仿佛未知的大千世界,瞬间就在眼前。

     其实当时的网络,是没有多少东西可以看的,门户网站还在雏形,只有少的可怜的几条一本正经的新闻,要看到一张图片,要等上一两分钟,还是被过度压缩得模糊不清那种,gif动画都下不来,看视频更不要想。

     那年,马云还在杭州深夜的烧烤摊里,向邻桌推荐他的互联网黄页计划,那时阿里巴巴的企业推介,还是黄底子上用硕大的红字写上企业地址、固定电话,对了还有BP机号码。

     而张小龙还在彻夜疯狂地写邮箱程序,以三天更新一个版本的变态速度更新他心爱的Foxmail,然而穷得要死。

     今日头条的张一鸣那时刚上大学,天天泡在“我爱南开”BBS 的网页开发技术版,想象不到以后打移动电话的大哥大,居然还能发抖音。

     那时的网络,唯一可以消磨时光的,是BBS,可以去灌水,不过那时的网速,还不足以支撑刷屏。当然BBS里最多的是去聊天室。

    

     那时的bbs,是这个样子的,不支持图片,只能用字符拼出图案。

     那是最原始的聊天室,不支持图片,不支持个人介绍,所有人唯一的辨识度,就是自己的网名,那时我的网名还不是“小林”,为了吸引姑娘们的注意,特地起了一个很闷骚的名字,叫“今夜不睡”。

     然而姑娘终于是很少,而且在那时,漂亮的姑娘忙于应酬约会,根本没什么时间上网,所以大多数都是些寂寞的恐龙,才会在聊天室寻找存在感。

     那年的爆文,是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们看完都怨恨得要死,为什么痞子蔡一下就能遇到个相貌中上的姑娘(就算身患绝症),而事实是,连个相貌中等的都难找。

     然而希望总是要有的,聊天室里的姑娘还是狼多肉少,上线一个就能引起轰动,真是万千宠爱,各种殷勤。导致后来,很多男的由于没有存在感,会用一个女性的名字出现,来骗搭讪。

     那时的流行语,是“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实在是一个性别诚信堪忧的年代。

     那时,聊一个姑娘,也得小心翼翼迂回曲折峰回路转欲拒还迎用尽各种文学修辞体,不聊上三五个月,都不敢提见面的事。不像如今,三句不到就要发自拍,十句之内就约饭局。

     那时还有个流行词叫“见光死”,约个网友见面,不啻于一场绝地大冒险,无数次的彻夜长谈,对着一个名字,充满意淫和幻想地大谈人生谈情怀,而见面则是一地幻想破碎的声音。

     这,就是我们的青春成长课。

     记得那时,在广州视窗的聊天室,撩一个叫Mickey的姑娘(谢天谢地,我还记得这个名字),一句“你上线了吗?”就能带来内心狂喜,一句“你这个坏人。”能让人天旋地转不知所措。

     那时真是人如其名,每晚假装加班,占用单位的电话线,聊至深宵,还有几次真的是今夜不睡。

     弄得单位领导看到我上班精神不振,还关心我说,加班也要注意身体啊,别被熬夜掏空了身子。还有你有空查查,我们这个月的电话费是不是后勤办算错了,怎么这么贵。

     然而后来,我还是没有去见Mickey姑娘,所以最后也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

     Mickey姑娘说起过,她在某家大医院的药房负责配药。后来每次去那家医院,我都会在药房门口东张西望,看着里面最丑的那个姑娘,心里喃喃自语,不会是她吧不会是她吧不会是她吧。

     从前的网络都慢

     上传、下载、电子邮件都慢

     从前的网络都慢

     一年只够撩一个人

     从前上网的人,多认真

     认真勾引,认真托付终身

     峰回路转见光死

     后来就有了QQ,那时还不叫QQ,叫OICQ。

     OICQ刚上线的时候,就注册了一个5位数的qq号,然而根本就找不到姑娘聊天,很快卸载了。

     没想到OICQ用户数疯涨,两年后,那个五位数的号,已经因为太久没登录被注销了,再注册已经是九位数的号码。

     那时当然没想到,几年后,5位数的qq号码能卖好几千块钱。

     当然也没想到,再过几年有微信之后,qq号码就一钱不值。

     QQ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可以自定义头像的,所有人都必须在固定的头像里选一个。

     就是下面这些:

    

     这99个头像,会不会有曾经让你魂牵梦绕的那一个呢?

     通过这些指定头像,能大概猜对方的相貌,也是个技术活。

     一般来说,用下面这几个头像的姑娘,通常是相貌普通性情温和的姑娘:

    

     而用下面这几个头像的姑娘,会比较有文艺范,相貌也不错:

    

     很多大美女,会用下面这个大胡子头像,估计是被狂蜂浪蝶惹毛了:

    

     当时我的领导,用的下面这个头像,每当闪起,总觉得怪怪的:

    

     而年少气盛的我,用的当然是这个戴墨镜的超级赛亚人~

    

     那时的QQ网名,也很有点千篇一律,你肯定会认识好几个叫“往事随风”的男生,或者叫“轻舞飞扬”的女生。男的就是“壮志凌云”、“缘来是你”、“我心飞扬”、“自由飞翔”、“一切随缘”、“云淡风轻”这些,女的就是“岁月静好”、“爱琴海的眼泪”、“心碎了无痕”、“倾城之恋”这些。

     那时还没有qq空间,也没有qq签名档,只有qq聊天室:

    

     当时的聊天室是这个样子的,板块是指定的,版主也是指定的,大多数姑娘爱去情感天地板块,但说实在,漂亮姑娘都在谈股论金和时装美容板块。

     那是一个网络野蛮生长的年代,论坛、免费个人主页、校友录、到后来的个人博客,但网络依然是年轻人的天下,远远谈不上普及。

     对了,那时的淘宝网,还是个网页流氓软件,不管你上什么网站,都会自动跳出一个硕大的眼花缭乱的淘宝网站,占满当时1024*768像素分辨率的屏幕。

     直到QQ出了一个划时代的小游戏,就是下图这款:

    

     这就是把所有阿姨叔叔拉进网络的这款《开心农场》,每次看到这满屏成熟的大西瓜,手指都忍不住点点点啊。

     开心农场的划时代革命意义,可以说更甚于魔兽争霸或者仙剑奇侠传,它完成网络时代最重要的一步,让所有人都用上了qq这款即时通讯软件,彻底打残MSN。

     那时,情商颇高的我,都会习惯每天种上满屏最贵的蔬菜,从来不收,等着领导或客户深夜来偷。

     然后,每次工作上犯了小错误,领导或客户板起脸色时,我就会说:“领导,看在您长期以来,偷了我这么多菜的份上……”,顿时就会多云转晴,大事化小,小事拉倒。

     后来又有qq秀,在还不能自定义头像的年代,送qq装扮,也是讨好女生的好办法。

     直到后来有了自定义头像,总算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各种奇葩的头像,纷纷出现,根据经验丰富的老司机的总结,从头像判断姑娘的颜值,比较靠谱的办法如下:

     一般有漂亮自拍头像的姑娘,相貌多数是普通,头像的这张美美的照片,通常是她这辈子拍得最好看的照片了,才会得意地晒出来。

     比如小林现在用了好几年的这半张脸的照片,会让大家觉得像周润发或吴彦祖,然并卵。

     最漂亮的姑娘,头像一般不是自己,而是可爱的猫猫狗狗或者卡通,估计平时已经被骚扰得不厌其烦,根本不会用自己的样子做头像,徒增麻烦。

     用漂亮明星做头像的,多数性格内向欠缺自信,属于比较低调老实的姑娘。

     (以上判断,仅供参考,请勿对号入座)

     后来又有了qq空间,更是网恋福音,不知道有多少人,加了个异性的qq之后,第一时间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翻对方qq空间里的自拍照。

     然而qq空间有一个重大缺陷,就是在对方的照片或文章进行评论时,是对全网公开的,如果太肉麻直白的话,被熟人看到,就很尴尬了。

     后来兴旺发达的微博,也存在着这个大问题。

     终于,最后,长期熬夜加班编程到大彻大悟的张小龙,终于深谙人性之幽微,在设计微信朋友圈的时候,设定为如果是非共同好友,是看不到你的评论的。

     终于海清河晏,又是一个网聊的春天。

     为大家奉上这些怀旧的qq头像,可以换到微信头像上,让您一秒回到当年网恋的感觉:(点相应头像,显示大图,保存到手机即可作为头像)

    

    

    

    

    

    

    

    

    

    

    

    

    

    

    

    

    

    

    

    

    

    

    

    

    

    

    

    

    

    

    

    

    

    

    

    

    

    

    

    

    

    

    

    

    

    

    

    

    

    

    

    

    

    

    

    

    

    

    

    

    

    

    

    

    

    

    

    

    

    

    

    

    

    

    

    

    

    

    

    

    

    

    

    

    

    

    

    

    

    

     下面,是网友们,看完此文之后纷纷发来的感想:

    

    

    

    

    

    

    

    

    

    

    

    

    

    

    

    

    

    

    

    

     【小林续】

     有一个关于QQ的老段子,上文忘记说了:

     一个垂危的富翁,把三个儿子叫到床前,对大儿子说我把所有的房产都留给你,对二儿子说我把所有的金钱都留给你,对三儿子说,你是我最宠爱的,我决定留给你最珍贵的财产,这个QQ号,好友列表里面,有好几百个姑娘……

     当然,终富翁的一生,也不会想象到,两三年后,QQ已经没什么人用,那些QQ里的姑娘们,也都会飞快星散,散落在风中。

     互联网的出现,不过短短十多年,却迭代更替快得惊人,再热门应用,也不会流行超过两三年。

     BBS时代,灌水的人们,会费上几个月时间,堆出上万回复的帖子,他们那时觉得,这伟业,将会被铭记数百年。

     个人主页满天飞的时代,那些承诺网站空间永久免费的网络商,都在网络泡沫破灭那年相继倒闭,那些做得精彩纷呈的个人主页,如今连一个残骸都找不到了。

     博客时代,越来越多人在网络上写东西,记录生活,想等老了之后可以慢慢看,慢慢回味。结果不到一年,博客大巴数据库就清空了。所以如今的人,已经很少知道个人博客是怎么回事。

     QQ聊天时代,其实也是如此,很多用qq空间的人,写下只给自己看的心情,等着老了来看,如今却都忘记了去看。

     就连整合了许多风云人物的新浪微博,鼎盛也不过一两年,也难逃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颓势,那些前两年天天熬夜刷微博爬墙头围观的人们,也不知已经有多久没再打开过微博了。

     如今最盛的微信、公众号、直播、抖音,其实也不知何时,就会突然退出我们的生活,速度必将比我们想象得更快。

     一个应用,能火两三年已经是奇迹。

     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能让人在瞬间热血沸腾或情绪崩溃,然而,一周之后,就再也不会再有一个人提起。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宿命。

     这样飞速地切换的时光,一切都迅猛得甚至来不及忘记,就在风里消散得无影无踪。

     于是,我们就像风中摇摆的草,一瞬间怀疑人生,一瞬间相信爱情,一瞬间苦大仇深,一瞬间逗逼欢乐,情绪与理智,都碎片化在网络里。

     就连我们朝夕相对的人,都被异化成手机屏幕里那个虚幻的名字,一波又一波的新朋友,随着网络应用软件的兴衰,一波又一波地切换着。

     我们忘记了旧人的微笑,很快,我们也将忘记新人的微笑。

     夜深人静时,手机没电时,充电线和充电宝也同时坏掉时,或许我们会突然想起,那个早已卸载掉的软件里,那个人曾经跟你说过的那句话。

     往事并不如风,你以为你忘记了,其实你还记得。

    

     (小林写得最投入的文章之一,回忆往事回忆得脑仁都疼了,大家看完记得赞赏鼓励一下哈)

     关于作者:

     小林(林帝浣)

     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然而小林毕业于临床医学系。

     著作:《等一朵花开》《时光映画》《诗经绘》《我想给你拍张照》等,新书《初相遇·若重逢》热卖中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小林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