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海
2019/8/22 11:46:35 小林

    

     (可以点开音乐,读今天的这篇文章)

     小林的故乡在湛江吴川,海边的一个偏僻小镇,名叫吴阳。从村口往东走不远,穿过大片的马尾松树林,就是大片的洁白沙滩,和浩淼无边的南海。在很久以前,祖先迁徙到这里,从那时开始,村庄里的人们一直以海为生,村边的土地贫瘠,只适宜种植少量的番薯和花生,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主要支柱,就是来自茫茫大海的馈赠。从小时候记得事情开始,主要食物就是番薯和来自海里的鱼虾,直到许多年之后,上大学留在城市谋生,最喜爱的食品还是来自家乡大海的鱼干、虾酱、海蜇、螃蟹。从小把我们养大的食物,塑造了我们的胃口,这恐怕是终生难以改变的了。故乡的海是典型的大陆架海岸,沙滩平缓,海水清浅,往往从海边直到一两公里外海水也不过两三米,其间生长着许多浅海鱼类和贝类。

     和其它海域不同,这里渔民的劳作往往以拖大网的方式进行。村里有一架长达千米的公用大网,一半的渔民在沙滩上拉住网的一端,小船带着网在海里兜成一个弧形,再到沙滩的另一端,由另一半渔民拉住,两端的人合力把网拉拢,弧形区域里面的鱼虾就在网中了。

     这种方法看似简单易行,却要浪费人们大量的体力和时间。往往一次捞捕需要上百人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而收获往往要看运气,有时是大丰收,能捕获大量的海产,有时运气不好,只有寥寥几斤小鱼小虾。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丰收,一网打了三千斤的大对虾,那几天,村里的养着的猪和鸡吃的都是对虾。

     可惜,现在这种盛况已经难再有了,由于海洋资源枯竭,无时无刻都有大量拖船在外海游弋捕鱼,拖大网所得的鱼虾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大多数情况下,一网能得到几百斤已经是很不错的收获。在小时候,每天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长已经吹响了呜呜的海螺,悠长浑厚的乐声在村庄里回荡,渔民们已经准备就绪,一个纤板,一顶草帽就是全部的装备。大家抬着妇女们补好的巨大的网,在星光下向海滩走去,稍大的孩子们也会跟着,带着各种必要的渔具。早晨的海风清冷咸腥,天海相接的地方刚刚露出一缕浅白的光,大人们谈笑、唱歌、吆喝、忙碌,碧蓝的夜空上东方总是挂着一颗很亮很亮的星星。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启明星。大网散开了,人们开始奋尽全力喊着号子往上拉,汗水滴在脚下的沙滩上,身体倾斜成很低很低的角度,大网慢慢的靠拢,天色慢慢亮起来。初升的阳光洒在大网、海面和沙滩上,散发出闪耀的金光。孩子们手里拿着一个小网兜在网边奔跑,把试图漏网的鱼虾逮住,这部分的鱼虾不归公有,可以自己带回家。孩子们于是非常起劲的奔跑,不断的追逐冲刺,有时摔倒在海水里,惹来大人们一阵哗笑。大网逐渐收拢了,一个上午的希望渐露端倪。渔网上挂起了缠卷的带鱼、蹦跳的对虾、慌张乱闯的膏蟹、不断喷墨汁和变换体色的乌贼、把身体拼命埋在沙里比目鱼、把自己鼓成一个球的河豚、身体软绵随水飘荡但是会扎人的海蜇、长着硕大嘴巴嘴里还有一条小鱼的九肚鱼、张开背鳍色彩漂亮的金鼓鱼、游起来速度飞快的白鲳、以及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各类大小鱼种,有时还会有一两条凶猛的鲨鱼。大网收起的刹那是繁忙和欢乐的,沙滩上热闹起来,不同的鱼类按大小被分开归类。鱼贩们围拢过来,讲价、评论、争吵、协调,两个人用一个巨大的杆秤用扁担挑起,还要提防趁着混乱摸鱼偷虾的孩子们。海滩上早晨的阳光下,充满了活力和希望,卖得的钱会平均分给每个出力的渔民,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海边的渔民们和海里的鱼虾们一样,在无尽消逝的时光里生生灭灭,为着生存而努力奔忙,似乎已经离在外多年的我慢慢远去了。

     今年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家乡的拖大网,于是准备去再做一回渔民。可惜已经多年没有干这个营生,不到半小时,已经脚软汗流。阳光照射在海滩上如同沙漠里的酷热,被晒得满脸通红背脊生痛,粗糙的纤绳迅速麻利地磨破了我腰间的皮肤。回首看看一同拉网的村人熟悉的面孔,没见几年,他们已经在海风和阳光的磨砺下迅速苍老。终于是没能坚持下去,我乏力的坐在沙滩上,看着阳光炼造出来的海水上拉大网的群塑一样的人们,心里有些悲伤。

     其实早已经丧失了拉大网的本能,它永远只能成为,回忆的某个角落,还有向城里的人们吹嘘的话题之一。

    

    故乡的海在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

    

    那海说不上最美却曾有我最美的梦想与哀愁

    

     少年时出海是生计

     是烈日海风里的艰苦劳作

    

     清晨一声海螺号

     人们提着风灯出海

    

    清晨一碗番薯粥

     支撑着一整天的辛劳

    

    这片海的脾气只有朝夕相守的渔民知道

    

    每次出海

     都是茫茫未知之数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海沙温柔安抚着赤裸的脚心

    

     波涛相迎海风猎猎沙鸥不甚怕人

    

     海浪时而温柔时而狂暴变幻莫测

    

     沙滩漫长岁月却短

    

     大网收起这片海的馈赠尽在眼前

    

     老船长一口钢牙要见到渔获后才笑得出来

    

     人们祈祷人们祝福人们等待

    

     除了这片沉默不语的海永无答案

    

    劳作,辛勤衰老,轮回如这海一般沉默

    

    命运就像潮涨潮退

     最后还是回到这片沙滩上

    

     曾愿作潮水涌起波涛但到最后原来不过是逐流的细沙

    

     往事如风磨蚀年华几许

    

     累了然而这片海沉默依旧

    

     又回到故乡的海寻找永不存在的答案

    

     大海不发一语告诉了我全部结局

    

     回到那片海那里有我最初的梦

    

     海边的鱼贩子堆起了一座沙塔

     明天

     小林将回吴川

     8月24日有一场小小的分享会

     期待与大家的相聚

     活动主题:不走寻常路——林帝浣的跨界人生

     画展时间:2019年8月17日--2019年9月1日

     交流会时间:2019年8月24日19:30-21:30

     活动地点:广成·中央公馆

     指导单位:中共吴川市委宣传部、吴川市教育局

     主办单位:广成·中央公馆

    

     更多小林作品,长按二维码关注

    

     【关于作者】

     小林(林帝浣)

     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然而小林毕业于临床医学系。著作《平和的你,才最美丽》《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等一朵花开》《初相遇·若重逢》《凡是过去,皆为序幕》《时光映画——镜头中的二十四节气》《我想给你拍张照》等

     微信公众号:inkcn020微博:@林帝浣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小林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