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的镜头
2020/1/13 21:53:24林帝浣 小林

     科学家告诉我们

     地球是圆的宇宙是没有边际的

     所以

     这个世界是没有尽头的

     然而每个人

     脚步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

     就是他的世界尽头

     这些照片

     是小林走得最远时的留念然而

     那里并没有尽头

     只不过是另一个起点

    

     2014年,隆冬的内蒙古鄂伦春,为了拍清晨的绿皮火车,天不亮就爬到小山上守候,气温只有零下38度,冻得鼻毛都结冰了,扎得嘴唇好疼。

    

     拍完火车后,在雪原上玩泼开水游戏,这个效果后来有好多仿效。

    

     内蒙古根河,独自在雪凇的大兴安岭深处走了很久,遇见一头老驯鹿,他瞪了我好久,我也瞪了它好久。

    

     这就是那头老驯鹿。

    

     2006年,普快火车开过河南冬季的山坡,雾灰蒙蒙的,天快黑了。

    

     2008年的新疆,麦盖提的老歌手唱起了刀郎,歌声伴奏地动山摇,如千军万马。

    

     呼伦贝尔的夏天,满洲里叶剑英纪念广场,俄罗斯裔的母子。

    

     三月清明的贵州开阳,茶山的采茶季节,女孩子们放学了就去采茶,一天赚二三十元的工钱。

    

     福建东海边,崇武古城的城墙已经被榕树霸占了,铺天盖日根繁叶茂。

    

     深冬的大凉山,清晨翻越大山去一个偏僻山村的小学,浓雾未散,凝结为霜。

    

     贵州榕江,这个三省交界的小地方,我也不知道为啥来,坐高铁时一时兴起就在这个站下了车。

     一个人在榕江的街上瞎晃,看到一个招牌写着“牛瘪汤”,有点好奇就问老板,老板说是很好吃的牛肉,我很开心地说那就切两斤。

     结果那锅牛肉端上来之后,整个餐厅就弥漫起一股粪味,原来,牛瘪汤是用牛肠胃里的消化液做的汤底!老板说赶快吃,趁热。

     由于实在是很饿,我含泪吃完了那两斤汤里的牛肉,没敢喝汤。

    

     新疆和田,一个偏僻无比的小镇,做桑皮纸作坊家的小孩。

    

     刚刮完台风的浙江普陀山,不肯去观音庙前的海滩。

    

     贵州梵净山,浓雾像瀑布般流过山脊,宛若神仙居住之场所。

    

     甘肃夏河草原,虽然是春天,这里依旧很冷。

     放羊的少年,皮肤又干又黑,然而眉清目秀的很帅,长得像易烊千玺。

    

     像吗?

    

     湖南茶峒,湖南重庆贵州三省交界之地,交通极不方便,我花了一天转了五趟车找到这里。

     这里是沈从文写《边城》的地方,江边的白塔还在,山里的大水车也还在,河边的拉拉渡也在,坐渡船的女孩,依稀当年翠翠模样。

    

     陕西榆林的镇北台,从烽火楼往外望去,就是茫茫戈壁大漠。

    

     湖南怀化沅陵,月亮和渔歌里月亮升起来了,沅江色调清冷,突然好想回家。

    

     黔东南的小县城,老叔一锤一锤敲打着白铁皮。

    

     新疆塔什库尔干,帕米尔高原谷地的金色草滩。

    

     新疆喀什,高台故城的黄昏。

    

     贵州织金的中元节之夜,满城都在烧纸,深夜的灯火都在烟雾中。

    

     川西塔公草原,马帮沿着古道西去。

    

     青海热贡,隆务河谷,青稞成熟时。

    

     贵州湄潭,云贵山顶的日出。

    

     西藏阿里,冈仁波齐神山下的塔尔钦小镇,刚跟着妈妈转完山的女孩,得到一块杏干作为奖励。

    

     重庆万州长江边,婆婆背着黄桷树苗。

    

     贵州威宁草海的冬季黄昏,赤麻鸭铺天盖地地飞起。

     后来,无数次去威宁,看过草海。

    

     新疆那拉提空中草原,小牛在唱歌,还在相亲相爱。

    

     青海可可西里的深秋清晨,正在出发上班的养路工。

    

     台北淡水河畔,少年弹起吉他。

    

     贵州千户苗寨,深夜的法事,乐工吹起唢呐。

    

     福建厦门海边,扮演米老鼠的老人蹒跚走过。

    

     晚秋的神农架,深山里的晚上,实在是好冷!好冷!好冷!

    

     云南建水古城,每年暑假开学前,文庙都要办好多场开笔礼。

    

     广东珠海外伶仃岛的黄昏,恋人相拥。

    

     内蒙古额济纳,传说中的弱水河,流过无尽荒漠。

     弱水河的水尚算清澈,可以喝,有点甜。

    

     五月,一场春夏之交的雪,落在四川阿坝州五明佛学院的肩上。

    

     海南三亚,天涯海角尽头处。

     这张照片,拍摄于我刚开始摄影的2003年。

    

     呼伦贝尔临江屯,开拖拉机的农人。

     这个地方太美了,时时让人梦回。

    

     广西北海的夏天,老街里奔跑的孩子。

    

     新疆伊犁伊宁市,汉人街的擦鞋少年。

    

     四川甘孜州,暮色中的卓克基藏寨。

    

     内蒙古与俄罗斯边境交界的额尔古纳河,夕阳里赏花的田兄。

    

     西藏林芝,遗世独立的小岛。

    

     日本北陆地区的大野城,夜樱绽放。

    

     呼伦贝尔大牧场的冬天,白茫茫几乎一无所有。

    

     新疆慕士塔格峰下,牵骆驼的老人。

    

     美国华盛顿,买便当午餐的公务员们。

    

     珠穆朗玛峰下,紧紧抱团取暖的情侣。

    

     墨西哥湾,墨西哥梅里达,沙鸥不甚怕人。

    

     希腊爱琴海,看夕阳的女孩。

    

     希腊圣托里尼,梦一样的海边悬崖小镇。

    

     日本奈良的春天,樱花树下的跷跷板。

    

     意大利佛罗伦萨,托斯卡纳星空下。

    

     意大利罗马的街头黄昏,送外卖的黑人小哥,

    

     故乡,冬,接引逝者远去的蜡烛,插满山路。

    

    

     当你发现此路不通时

     就当是去了一次世界尽头吧

     更多小林作品,长按二维码关注

    

     【关于作者】

     小林(林帝浣)

     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然而小林毕业于临床医学系。著作《平和的你,才最美丽》《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等一朵花开》《初相遇·若重逢》《凡是过去,皆为序幕》《时光映画——镜头中的二十四节气》《我想给你拍张照》等

     微信公众号:inkcn020微博:@林帝浣

    

     点左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小林漫画衍生品微店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小林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