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朝首富沈万三之死
2021/8/7 15:29:04 听石头说

    

    文章来源:《财富》杂志

     周庄古镇,作为秀美江南水乡的代表,每日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流连其中的游客们,很多此前并不知道因为有沈万三,周庄才得以成为最著名的江南古镇。

     沈万三从明代中期起就已经成了年画上的财神,生前把攀附权力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他看上眼的已经不是一般官员,而是帝王:先是资助张士诚守苏州,张士诚战败后,沈万三转而向朱元璋献金。修城墙,修得比皇帝还快,后又提出犒军,终因表现过头被流放云南而死。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成为绝对力量,掌握资本的人在幕后操纵政治。而在中国古代,资本都从属于政治,从未强大到把政治变为其傀儡的地步。

     传奇的致富路

     沈万三本名叫沈富,字仲荣,是元末明初江南第一富豪,也是全国首富。因为他太富有了,又排行老三,所以得了个万三的俗称。万三,是“万户之中三秀”的意思,又称三秀,是巨富的代称。

     沈万三祖上居住在吴兴(今浙江湖州)南浔镇沈家漾,其父为沈祐,家境殷实,不想突遭水灾,妻子染瘟疫而死。沈祐靠一条渔船载着四个儿子,逃荒到周庄。老大和老二不幸夭折,只有老三沈富和老四沈贵长大成人。

     生沈万三办满月酒时,其父命人取来文房四宝和金银珠宝让其抓取,沈万三抓起一把翡翠雕刻的小算盘,管家认为他将来会远远比父辈富有。沈万三不喜欢学习,但特别喜欢跟着管家学算术知识和玩记账游戏:管家取来一个陶瓷空酒坛,让小万三将零钱放入其中,并建立账本,不管存还是取都要记账。此事小万三每次都做得津津有味,理财意识由此形成。管家把这个酒坛戏称为聚宝盆,沈家人也都跟着这么叫,据传沈万三只要对着聚宝盆就特别有生意上的灵感。

     沈万三长大后成为大富翁,依附于沈家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地周庄就从一个小村落发展成为一座大镇。关于沈万三是如何发家致富的,一般有“垦殖说”、“分财说”和“通番说”三种说法。

     垦殖说。周庄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水利便利,自古就是进行农业生产的好地方。沈万三最开始随父亲来这里时,家中耕种的是一片低洼地,只出产芦苇和茅草。他们挖渠排水,勤于耕作,很快使之成为产量很高的熟地。慢慢家里越来越富有,开始广为购置田宅,积累下大量金玉钱财,号称江南第一富。周庄八景之一“东庄积雪”,描绘的就是沈家当年的景色。东庄有许多巨大的粮仓,里面储藏着大量的粮食。关于这点,许多史料上都有记载,昆山文管会陈兆弘在“明代经济史学术讨论会”上发表自的《明初巨富沈万三的致富与衰落》一文中,更持这种看法。

     分财说。《周庄镇志》卷六记载道,“沈万三之富得之于吴贾人陆氏,陆富甲江左……尽与秀”。杨循吉《苏谈》中也提到,“元时富人陆道源,皆甲天下……。暮年对其治财者二人,以资产付之”,“其一即沈万三也”。这两种观点都认为沈万三是得到了吴江汾湖陆氏的钱财,才成为江南巨富的。其意大致是元代苏州有个富甲江左的陆德源,他暮年看破红尘出家当老道前,把自己的全部(另一说是一半) 财产赠送给了沈万三。

     通番说。据《吴江县志》载,“沈万三有宅在吴江二十九都周庄,富甲天下,相传由通番而得”。著名历史学家吴晗也说:“苏州沈万三之所以发财,是由于进行海外贸易。”这些观点认为沈万三是依靠把商品运往海外贸易,才积下万贯家财的。他借助水路交通发达的周庄,作为商品贸易和流通的基地,把内地的丝绸、瓷器、粮食和手工艺品等运往海外,又将海外的珠宝、象牙、犀角、香料和药材运到中国,开始了“竞以求富为务”的对外贸易活动,也就是“通番”,逐渐使自己成为江南第一豪富。

     以上三种说法都有史据,又互相并不矛盾,说明三种说法都是事实。可以说,沈万三是以垦殖为根本,积累原始财富,接着得到了陆德源的巨资,如虎添翼。他一方面继续购置田地,一方面把这笔钱当作经商资本,以周庄为商品贸易和流通的基地,大胆开展对外贸易赚得盆满钵满,从而富甲江南。

     两度攀附王权

     沈万三成为巨富后把苏州作为重要的经商据点,他不仅把心思用在赚钱上,还用在了攀附权力上。不过他攀附的已经不仅仅是地方官史,而是盯上了最高统治者。

     当时正值元末战乱,群雄并起争夺天,开始沈万三支持的是平江(苏州)张士诚的大周政权。当时,张士诚之所以能固守苏州长达八个月之久,就是因为得到苏州富豪们在财力上的支持。作为首富的沈万三,自是出力最多。为此,张士诚后来特意为他树碑立传。

     洪武六年,朱元璋攻破苏州,城破后,朱元璋对苏州的富人甚至老百姓都恨之入骨,采取了一系列报复措施。精明的沈万三转而向朱元璋献金以求得太平。明初,朱元璋要建南京城,沈万三就“助筑都城三分之一”,即现今南京城墙的中华门到水西门一段。金陵城原有十三城门,南门叫作聚宝门,据说就是沈万三筑的。此外,他还以龙角进贡,并献有白金二千锭,黄金二百斤,甲士十人,甲马十匹等,朱元璋为此封了他两个儿子的官。

     关于筑城一说,明末《云焦馆纪谈》里曾记载:朱元璋和沈万三约好同时开工,结果被沈万三抢先三天完工,朱元璋在庆功会上举着酒杯对他说:“古有白衣天子一说,号称素封,你就是个白衣天子。”

     沈万三在南京还建造了“廊庑一千六百五十四楹,酒楼四座……”,在朱元璋的要求,他把从事商业活动的主要地方从苏州迁至南京。据传白酒坊、堆草巷、油坊巷等处都为沈家房宅后院。

     沈万三虽富敌大明王朝,但在遭受皇权三次沉重的打击后,很快衰落了。

     第一次打击发生在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前后。明史大脚马皇后的传记里写到:吴兴的富民沈秀,也就是沈万三,帮朱元璋修筑了三分之一的南京城,又请求出资犒劳军队。朱元璋发怒说:“匹夫敢犒劳天子的军队,乱世之民,该杀。”马皇后进谏说:“刑罚是用来诛杀不法之徒的,但不是用来诛杀不祥之人。老百姓富可敌国,是老百姓自己不祥,不祥之民,苍天必然会降灾祸给他,陛下又何必再杀他。”朱元璋听了气消了大半,就留了沈万三一条活命,把他流放到滇。他的第二个女婿余十舍也被流放潮州。

     这次打击使沈家失去了沈万三这个当家人,财富也减去了大半,人财两失。据说沈万三被捕时,周庄镇上受到株连的人很多,有尽诛周庄居者之说。幸亏镇人徐民望到京城告御状,才救下周庄全镇老小。

     第二次打击发生在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那年春天,沈万三长子沈旺的两个儿子沈至、沈庄(伯熙)因为田赋问题坐了牢。伯熙当年死在牢中,后移葬于周庄杏村。但总体而言直到此时,朱元璋仍无意过分刁难沈家。例如,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根据朝廷命令苏州府荐举人才到京师做官,沈贵之孙沈玠授户部员外郎,沈富的姻亲莫礼亦任户部员外郎,王公达任主事,张瑾、杨德彝任工部员外郎,徐衍任主事,龚达可任兵部员外郎,潘贤任主事,金伯中任礼部员外郎,李鼎任主事。沈氏一门一次十人入官,可见这时他们仍受朱元璋礼遇。

     第三次打击发生在洪武末年,朱元璋为巩固皇权大杀功臣,沈家及其姻亲因与大将军凉国公蓝玉走得太近而受“蓝玉谋反案”诛连,导火索是沈万三的女婿顾学文因和一名女子偷情,也正是这次沈家惨遭灭门。“胡党”、“蓝党”是洪武年间震惊全国的大事,这也说明沈万三后人在其被流放后,家族没有吸取教训,依然极力在官场中钻营。这次顾学文一家及沈家六口被同日凌迟处死,沈家近八十余人被杀头。就这样,号称江南第一豪富的沈万三,苦心经营的巨大家业,在遭受这沉重打击后,彻底走向衰败。

     流放云南而死

     关于沈万三的身世,学术上有争议。一种就是广为流传的被朱元璋流放云南而死,一种说法则是他在元朝时期就已经过世。本文取被流放云南一说。

     朱元璋南京建都,扩建应天城时,由于战事频繁国库亏空,没有钱修城墙。沈万三为讨好他便答应负责修筑聚宝门至水西门一段,及相关配套工程。他对工程十分上心,高价聘请一流的营造匠师,整天在工地上监工,最终比皇家负责修筑的城墙提前三天完成。他这么卖力本是为效忠,却让朱元璋很丢面子。

     后来,明军荡平云南,他又计划拿出百万两黄金,代替皇帝犒赏三军。这犯忌之举终于让对其早已心怀不满的朱元璋龙颜大怒,将他籍没家产,收押入监准备问斩。后来在马皇后及镇守云南的沐英的帮助下才得以活命。沐英和沈万三平时关系非常好,因此寻机向朱元璋请求让沈万三入滇,理由是帮助自己“为西路理财”。

     沈万三离开南京以后,此前追随他的很多朋友从江浙一带到云南大理来看望他。他们发现走茶马古道将江浙的丝绸、陶瓷和手工业品运往滇西北,乃至进藏,不失为一条求富的新路。虽然那儿天气高寒,路途坎坷,充满艰难困苦,却很有开发的余地。于是具有丰富经验的沈万三,发挥自己特长继续经商,利用茶马古道,将江南一带的丝绸等特产运到云南,甚至进入西藏和缅甸、印度……在茶马古道重操旧业。

     在西南边陲,沈万三度过了一生中最后的时光。1392年,他追随张三丰到福泉山修道,后逝世于平越。1393年,沈万三仙逝后被安葬在福泉山(贵州省福泉市福泉山下,现如今福泉山下仍有沈万三墓)。明弘治11年(1498年)由沈万三的五世孙沈延礼(又名沈安)率子沈博及女沈琼莲将沈万三遗骨从福泉山迁葬江苏周庄银子浜,名水底墓。

     当年被流放时,出于保护自己子孙的考虑,沈万三将次子沈茂一脉隐藏在沐英的大军中南下滇黔一带。在沐英派出的陈、郑等军官的照顾下,沈家后人隐居在贵州屯堡。他们定下了一些祖训:如始终居住在一个屯堡里面;供奉财神即“沈万三”;以藏着密码的族谱排序;世代经商等等。屯堡有四大家族,其中第四个姓——张,很有可能是张士诚的后代。因为历史记载,沈万三和张士诚关系密切,并一直庇护着张氏后人。

     沈万三的这种安排被事实证明是对的,在他被流放以后,江南沈氏又两次遭受沉重打击,留守家园的长子沈旺一脉逐渐式微。他眷恋的周庄,只剩其弟沈贵(沈万四)一支。而延续在贵州的次子沈茂这支,却得以保全下来。直到今天,他们还保留着许多500多年前的习惯。

     纵观沈万三一生,他没有因攀附皇权而捞到多少好处,反而因表现过头元气大伤。然而,伴君如伴虎,怎样表现,才是恰到好处呢?但沈万三被流放云南后,依然不忘保护好朱元璋死敌张士诚后人之举,却也着实叫人感叹!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听石头说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