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人生——带你走进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人的世界
2021/11/16 11:03:35 现代保健报

    

    

    

     康复医学是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伴随社会发展和医学进步日趋重要的一门新兴学科,很多有功能障碍的患者会被推荐去康复医院或康复医学科做治疗,很多临床医师愈发重视开展康复治疗。实际上没有一个临床专业可以离开康复专业,然而现实中,很多人对康复的概念还很模糊,觉得康复医学科就是按摩、针灸、理疗等传统的中医疗法。让我们从康复治疗师的角度简单的认识下康复医学。

    

     “实际上很多疾病在急性期经过治疗生命体征虽无大碍,但功能残疾造成大量的病人生活无法自理,这个时候如果有康复医学科的介入,就可以把患者的功能残疾降低到最大程度,让患者尽早恢复乃至回归家庭和社会,这就是康复医学的价值所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医学科主任乔晋说到。“除了按摩、针灸等传统中医基础治疗外,现在人们常说的PT(物理治疗)、OT(作业治疗)和ST(言语治疗),是现代康复医学的基础。

     克服“社交癌”,

     让女性有尊严的生活

    

    

     曹露露是康复科盆底康复治疗组的组长,在她的眼里,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能够帮助女性有尊严的生活。“从我们的专业角度来看,盆底功能障碍问题可称之为‘社交癌’。为什么这么说呢?‘社交癌’就是出门第一件事先找厕所,没有办法安静地坐下来跟人说话、与人沟通。因为一旦有漏尿或者尿急的情况,场面尴尬、内心焦躁,是没办法进行社交活动的。长此以往,很多病人就会惧怕出门,恐惧社交,自我封闭。”

    据流行病学统计,女性尤其是老年女性盆底功能障碍发生率非常高,基本上三个老年女性中就有一个有盆底功能障碍。但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对疾病的认知不够,可能认为这种病普遍存在,是个常态,这种认知导致对疾病的忽视,贻误病情。针对盆底功能障碍,目前临床上主要是进行三种物理疗法。首先是凯格尔运动,用于改善及预防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首选方法,让患者有意识的将盆底肌肉自主性收缩锻炼,也称凯格尔锻炼。它采用仰卧位、屈膝,做缩紧肛门阴道的动作,每次收紧5到10秒再放松10秒,连续做15到30分,每日进行2到3次或每天做150到200次。凯格尔运动被认为是对女性治疗阴道脱垂以及预防子宫脱垂的好方法,也可治疗男性的前列腺疼痛、良性前列腺增生肿大和前列腺炎等。曹露露强调,在进行凯格尔运动的时候,50%的患者收缩的是错误的肌肉,如腹肌、大腿内收肌用力而不是收缩盆底肌,所以患者自己进行训练时,很少能达到预期的治疗目标。这时就需要生物反馈联合盆底肌训练治疗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第二种是盆底生物反馈治疗,受试者直观地感知其盆底肌的功能状态,学会如何适当地放松和收缩盆底肌,通过锻炼,帮助受损盆底神经肌肉恢复,改善血供,提高肌力促进整个盆底肌肉功能恢复,从而改善疾病的症状。第三种是盆底磁刺激治疗,具有全身副作用小且作用更为直接、无创、方便,无需使用阴道或直肠电极等特点。不是所有盆底功能障碍都可以做康复治疗,临床上要做评估,轻度或中度可以通过物理疗法改善盆底功能状态。但是对于盆底脏器脱垂比较严重、已经脱出体外的重度患者,必须要手术干预。

    

    

     心肺重症组:让生命早日自由呼吸

    

     康复是以功能为导向的,而心肺重症组所接收的病人就是肝、心、肺功能障碍,还有重症相关的病人。比如肺部感染、肺不张、肺通气功能问题、心肺耐力差等功能障碍都是由心肺重症组来解决。

    

     据心肺重症组组长成浩介绍,心肺重症组最大的优势就是心肺运动实验的仪器,这个仪器是测量心肺功能的金标准,在全国开展的医院不多,在陕西能开展心肺运动实验项目的医院更是少之又少。这个仪器的主要受益人群可以分为这三类,比如患者做了心脏搭桥或肺动脉高压等比较危险的手术后,大夫经常会说:“你要回去好好锻炼”。但是病人并不知道该怎么锻炼,运动多长时间,什么样的运动适合他,运动到什么哪种程度就应该叫停了。而通过训练心肺运动试验,就可以采集患者运动状态下的指标,安全地指导运动,告诉他该怎样锻炼,其实也就是把危重症术后模糊的概念做了精准的数据化。

    

     其次还有很多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等慢性病的病人,对于这部分人群而言运动是一个很好的良药,所以在治疗这些患者的时候可以为他们开具个体化的运动处方,解决困扰。第三类就是专业运动员,训练心肺运动试验可以测出他们的心肺功能的天花板,继而更好的提升运动表现。成浩的记忆中曾经有一件事非常让她感动,这位患者是一名九零后,因为缺乏运动,作息非常不规律,经常熬夜等不良习惯造成了脑卒中。在经过认真评估后,成浩发现病人需要处于卧床状态,但是长时间的卧床又很容易引起肺部感染,为了预防他肺部感染,成浩给患者妈妈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两小时为他翻身拍背一次。刚开始,成浩心想这个家属不一定能做得了。因为之前的其他病人家属都是因为时间长了打了退堂鼓,坚持不下来。但是过了几天以后,成浩发现这个病人的妈妈每天坚持的特别好。即使是晚上也会定闹钟,每隔两小时起来一次。而且这个患者刚入院时体重大约有两百斤,自主翻身特别困难,主要就是靠他妈妈来被动翻身,他妈妈特别瘦,才九十斤左右。所以对这个妈妈而言,每隔两小时就要为儿子翻身的强度、难度、疲劳度可想而知。生病这件事情对于患者来说确实很痛苦的,但对于家属来说可能会更痛苦。他们不光要承担患者生病的这件事情,还要考虑药费、以后的生活、工作。成浩说:“我觉得这些精神压力就需要家属比患者更坚强来面对这些事情,作为家属来说是非常艰难的。”所以人都需要能量加油站,医生为患者提供身体治疗,家属要在生活上、精神上为他做支撑,这样才能让患者更积极的面对生病这件事情,努力战胜病魔。

    

    

     理疗组:多种理疗方式助患者燃起生活的希望

    

    

     理疗的发展其实是非常早的,而且有很深厚的发展历史积淀。所谓的理疗全称叫做物理因子治疗,它是通过声、光、电、磁等来解决病人的一些症状比如消除肿胀、促进血循、缓解疼痛之类的治疗。

     在康复医学科理疗组组长狄小宁看来,理疗在整个大康复的概念中更多的是辅助的角色。其实对于病人来讲,更多的是提倡患者从被动到主动,再到主动协助的功能训练的过程。理疗所涉及的疾病种类也是非常多的,常见的疾病主要有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肌筋膜炎,以及骨折术后、脑血管疾病术后,脑梗死、脑出血术后,目的是想通过理疗来促进骨折愈合,提高或降低肌张力、解除痉挛,缓解局部疼痛,更好的辅助患者进行功能训练。“其次还包括一些慢性的疼痛,肌腱、肌筋膜炎,类似于网球肘、腱鞘炎等都属于物理因子治疗的范畴”,狄小宁说。

    

     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大兴善寺院区开业的几年中,先后购进了非常多的先进设备。电疗有低、中、高频,低频有神经肌肉电刺激,中频有中频电,高频有超短波、微波;磁疗有脉冲磁、鼓磁、磁振热以及光疗、激光;热疗有蜡疗等,都可以对症处理疼痛、肿胀、痉挛、僵硬。“所以一般的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的疾病在我们这里都能采取相关的对症治疗,这也是我们的优势所在。”狄小宁介绍说。在狄小宁的记忆中,有一位阿姨的故事让她记忆颇深,也让她坚信理疗可以挽救更多的人,还他们以自尊和正常的生活。这位阿姨是个特别积极、阳光、笑容满面的人,而且特别热爱生活,喜欢剪窗花。但是在一次检查中发现了乳腺癌,并且术后出现了上肢淋巴水肿,再也没有办法继续握着剪刀剪漂亮的窗花了,在当地经过多次的康复治疗后依然效果不明显,逐渐的阿姨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人也慢慢变得不爱说话。但是无意间她看到了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院区,于是从深圳慕名而来。她自己一开始并没有那么高的期待,但我们给予了超声波治疗、磁疗、中频等一系列治疗,主要能促进她上肢局部的循环,促进淋巴回流,帮助她更好更快的恢复。再配合其他康复组的治疗手法,一个疗程后(八天),她的胳膊就恢复了很多,手也变得灵活了。“后来还专门给我们每一个小组都剪了窗花送过来,非常漂亮。而且给我们写了一封信,说在我们的治疗中,她的体验比较好,本身治疗也觉得比较好,所以这件事印象非常深刻。”狄小宁说。

    

     认知神经心理组:让我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认知神经心理组,接收的患者多数是各种脑损伤导致记忆减退,注意力难以集中。“所以我们组的工作就是通过给患者做一些日常生活的记忆训练,或做一些游戏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或通过一些计算训练他们的计算能力。”认知神经心理组组长范春阳介绍说。为了让患者能恢复正常的认知,早日回归生活,认知神经心理组的治疗师们可谓煞费苦心:模拟日常生活中的厨房,让患者切菜、煎鸡蛋;去银行ATM机取钱。甚至还专门设计了很多活动,比如通过麻将、象棋、扑克牌之类有趣的活动吸引感兴趣的患者参与其中,共同完成很多事情。

    

     之前有两名患者对象棋特别感兴趣,他们在对弈的时候其实已经能看到结果了,但是呈现败势的那名患者就是不愿认输,他沉浸其中,还要再坚持。“其实这样是很好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患者感兴趣,只要他们愿意参加,只要大脑运动起来都是对病情有好处的。”范春阳说。当然除了在休闲娱乐的状态下训练患者的认知外,认知神经心理组还有两个特殊的电刺激:金吾直流电和大脑循环。

    

     经颅直流电就是一种直流电,微弱的直流电可以改善大脑的功能。是目前国内比较新的一种治疗方法,改善认知的效果比较好。大脑循环则是一种低频的电刺激,主要刺激小脑乳突,也叫小脑顶核电刺激,目的是改善大脑循环,循环好自然可以改善认知功能。这两种特殊的方法目前在西安乃至陕西的其他医院还未曾出现。除了刚才的所说的认知恢复,在情绪方面认知神经心理组也负责做一些筛查工作。目前常见的就是汉密尔顿焦虑抑郁量表,问患者问题让其作答,综合分值决定是不是需要介入治疗,是不是需要请精神心理科会诊。

    

     作业治疗组:让患者有质量的回归社会

    

     说到作业治疗组,可能很多人乍一听并不清楚作业治疗组是干什么的。“其实它就跟平常听到的品控官一样,品控官主要负责产品质量,而作业治疗组就是在临床科室将患者从生死线上拉回来后,帮助患者脱离家属的辅助和护工的依赖,让他们能够独立的生活、有尊严的生活、更好的生活。”作业治疗组组长李冰伦解释。

    

     首先手法训练是必不可少的,训练的主要内容就是上肢功能及手功能,除了穿脱衣,使用筷子、勺子或端碗等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训练外,还有更复杂一点的训练,比如用手写字、使用电脑、拧螺丝等精细功能的训练。“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位患者的康复训练自然也不一样。作业治疗组的日常除了要了解每位患者的职业、年龄等基础信息,还要根据他们的需求来制定所需要达到的目标,给他们一定的信心。

    

     为了最大限度帮助患者康复,作业治疗组专门引进了上肢机器人,通过运动模式帮助患者来建立自身的运动。上肢机器人有被动、主动及完全主动模式,根据患者病情程度来设定。如果患者早期不能动,那么仪器就完全被动带着他,去辅助一些运动。患者稍微能动一点,仪器就会辅助一定的力量,患者需要主动参与部分的力量再去运动。到了后期患者能完全动的话,仪器就让患者完全主动参与,患者自己要使劲才能带动仪器。“有些患者因为偏瘫上肢动不了,我们除了为他做手法训练以外,还利用上肢机器人帮助增强患者运动重复的次数,诱发运动的出现,让他们能更好、更快的出现自身的功能。”李冰伦解释说。据了解,目前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院区作业治疗组的手指机器人、上肢机器人、双上肢减重机器人是目前西北唯一一家三甲综合医院全部都拥有的,是一个完整的训练流程。

    

     肌肉骨骼康复治疗组:寻找病痛根源 及早介入康复

    

    

     目前肌肉骨骼康复治疗组主要治疗的相关疾病有三大类:第一类是脊骨疼痛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颈肩腰腿痛;第二类是骨科术后康复,比如胫骨平台术后、关节置换术后康复的治疗;第三类则是运动损伤的康复,比如踝扭了,交叉韧带损伤的康复治疗。

     “在脊骨康复治疗组,我们的理念是偏向于让患者主动参与、主动训练为主。”肌肉骨骼康复治疗组组长李峰介绍说。比如疼痛的患者,以前的理念可能就是做一些被动的治疗,包括针灸、推拿。但是现在会在这些基础上让患者主动做一些训练,包括体态姿势的纠正,疼痛的干预,目的就是为了让治疗更彻底。因为被动治疗只能缓解当下的疼痛、僵硬等表征,但康复的目的并非如此,要想彻底治疗患者就要找到疼痛的根源。

    

     李峰专门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因为体态问题导致的颈椎和腰椎疼痛,一般都会纠正患者的体态。因为很多人在站立或者坐的时候会有不良的习惯,比如站立的时候骨盆是前倾的,压力都在腰骶部后端的肌肉和关节上。而在正常站立位姿势上,人体的正常排列的时候脊柱前面是椎体,后面是关节,再后面是肌肉、韧带,而负责负重的是前面的椎体。如果体态改变了,整个腰曲变大了后压力都在后面的关节上,相当于本来平时负责灵活多动的关节一直在承受它本不应该承受的重量,长此以往就会出现劳损,关节增生、骨刺,肌肉劳损等症状。所以除了通过一些药物、理疗等被动的治疗缓解疼痛不适外,还需要告诉患者改变导致疼痛的一些习惯,包括生活方式、工作方式,这样治疗才会更彻底。

    

     很多人以为做完手术后回家养着就好了,但其实不然,骨科术后、神经术后的康复是特别重要的,越早介入康复越好。而康复讲究人的结构功能跟社会的参与度,关节的活动度肯定是越早介入越好,因为越晚关节会粘连。骨折后接骨“拼”得再好的也是“拼”的,肯定会影响活动度。“所以我们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跟专科医生了解患者的情况,沟通后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决定能否简单的做一些被动训练,在保证其安全的情况下让患者逐渐恢复,增强他们的信心。”李峰说。

    

    

     传统康复治疗组:传统观念下的“不同”疗法

    

    

     传统康复治疗组其实就是常规的针灸、艾灸、拔罐儿、刮痧等中医的康复治疗技术,以及传统功法和太极拳的教授。

     据传统康复治疗组组长毛菲介绍:“目前针灸和艾灸是小组的主要特色技术,它和传统的针灸技术有一些区别,区别之处就在于她们把传统的针刺相关的理论和现代的筋膜理论结合起来实施。”很多人来治疗时都会说:“你们这儿针的数量比别人多”。他们会觉得针刺的感觉强烈,从心理上觉得这个方法有效果。而且从实质上来说,他们也会觉得扎针的效果会比其他只以传统理论为基础的扎针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其实针多是有多的理由的,是有理论基础的。“我们会结合中医传统的整体理论和辩证理论非常好的结合运用,尤其是全面整体的理论用的就非常好。”毛菲说。

    

     中医讲究整体治疗,评估也一定是从头到尾的。并不是说脚疼只医脚。脚疼可能是因为腰的问题,或者大腿的问题,或者是患者曾经肩膀受过伤等相关的原因引起来的。科室最常见的是脑血管病、脊髓损伤、肌肉骨骼疼痛和骨科的患者。在传统康复组,患者收治进来后治疗师需要询问的内容很多,要全面了解患者的情况,所对应的功能障碍都是要顾及到的。很多人以为偏瘫,右边动不了就光扎右胳膊右腿,其他的地方不用扎。但是在传统康复组,扎针一定是扎全身,一天正面一天背面。很多患者都曾质疑:“为什么在别处扎针时从来没扎过后背?”“但实际上扎得多有扎多的道理,是患者的病情需要扎得多,”毛菲解释说。

    

     在传统康复组针针灸是一个“大工程”,不是简单摆个体位一扎就行,体位一定要摆到位,体位没摆好有一些相关穴位扎不到,刺激不了就白费事儿。所以每次在为患者针灸前毛菲都要再三对患者强调体位的重要性,哪怕多花费些时间也一定要做到体位规范,这是对患者的负责,也是对自己职业的遵守。在艾灸方面,因为艾灸本身就是把寒湿往外引,它对施灸的人要求很高,被艾灸的那个人要求也很高。如果只是单纯用手法做,两个人都需要在相对安静、平静的环境下去做。如果施灸人心不在焉,艾灸的热不会透到身体里去,可能只停留在皮肤表面。但如果施灸人功道很好、很专心,跟艾灸的人心意相通,热气就很容易透进去。因为常年的康复治疗,毛菲已经在传统康复方面颇有心得:可能每个治疗师的技术有差别,但一定要给病人体现其诚心、爱心。就和做人是一样的,遇事不要敷衍,因为别人都是能感受到的。

    

     言语与吞咽治疗组: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言语与吞咽治疗组目前接诊由于各种原因所导致的失语症、神经性言语障碍、嗓音障碍以及吞咽障碍等患者,最常见的的病人还是脑卒中、脑肿瘤的患者。

     目前小组在失语症方面开展了目前最热门的镜像神经元疗法和神经调控技术。镜像神经元疗法目前每天做的人很多,它对于一些完全听不懂我们说话的这些病人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在吞咽障碍的一些评估和治疗方面,小组开展的相对比较全面,比如吞咽造影技术、球囊扩张技术,还有间歇插管、设施训练、手法训练等技术。“比如饮水呛咳是脑卒中患者常遗留伴有的很严重的现象,那我们采用一些神经肌肉电刺激,合并手法治疗对于饮水呛咳的患者治疗效果就会相对好一些。”言语治疗组组长潘齐说。

    

     作为一名从事言语治疗近5年的治疗师,潘齐很感谢一名“特殊”的患者。这是一名因吞咽障碍引起功能障碍的女性患者,在辗转多家三甲医院后诊断为肌张力障碍,也做了吞咽造影、球囊扩张等康复,但是效果都不太好。后来无意间来到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院区,初来时她其实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她已经做了很久的康复了,就觉得再试一下,不行就放弃回家。患者之前喝水、吃饭都是经鼻饲打进去食物,然而她在言语治疗组做球囊扩张、吞咽电刺激、已经配合手法训练康复五次的时候就可以稍微喝下去一点儿水,两周后出院时已经达到完全脱管,正常吃任何饭都没有问题的状态。患者在出院后潘齐对整个治疗过程进行了复盘,其他医院也为这位患者做了同样的康复治疗,但为什么这位患者的治疗效果在她那儿康复的效果能这么好呢?潘齐认为,虽然球囊扩张技术很多人都在用,但是大部分人更多的是注重球囊扩张时的球囊有没有推出来。而我关注的则是患者在球囊扩张训练过程中球囊有没有学习完成吞咽的动作。如果一味只注重球囊扩张的结果就会忽视学吞咽的过程。所以后来潘齐也就知道了训练时不能单单看球囊有没有扩出来和球囊的注水量,更多还是要看患者自我学习的能力和过程,这样才能引导患者快速习得吞咽的动作。

    

     所以对于潘齐来说,她非常感谢患者,因为学到的很多技术都很死板,那如何更好的运用?可能因为某个特殊的患者,在给他进行了一次成功治疗后,再进行反思,对这个技术会理解的更深刻。

    

     神经康复组:康复的过程也要有尊严

    

    

     神经康复组主要针对的是脑卒中、脑出血、脑梗或神经系统病变的患者,些患者大部分已经在临床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但是功能可能没有那么好。比如做完脑出血的手术,出血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患者讲不了话,不认识家人,意识比较淡漠或者情绪控制差,肢体功能一侧肢体动不了,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偏瘫。生活上不能照顾自己,走不了路,甚至不能回归家庭,以上这些功能障碍都属于神经康复组的治疗范畴。

     神经康复组的工作模式和其他科室不一样,别的科室看到最多的是吃药、打针,但这里感觉像是健身房。作为西北最早一批引进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的科室,神经康复组组长权璐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天轨治疗系统。天轨治疗系统有很好的一个功能,它能够帮助重症患者从监护室里直接通过轨道转移到训练大厅。特别是对于一些体型比较胖的人,搬运起来一般需要两三名医务人员,患者觉得没尊严,治疗师也消耗体力。但是通过天轨治疗系统,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轻松的把患者转移过来。在病房里它也可以把患者从病床上移动到卫生间,减少患者在床上大小便的次数,能够让患者有很好的主动参与感。

    

     其次,很多脑卒中患者因为一侧肢体有问题,平衡能力会很差。当他刚开始重新学习走路的时候,对患者来说最害怕的就是跌倒,因为害怕所以往往会拒绝主动迈出第一步。“这个时候给患者戴上天轨这样的设备,就像小孩走路一样把他吊起来,可以在提高患者安全性的前提下给他提供良好的支撑,患者会更想参与进来。”权璐说。

    

     除了天轨治疗系统,神经康复组还有一大特色,那就是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能够帮助患者有动起来的感觉。因为很多患者在卒中以后丧失了对肢体的感知能力,甚至心目中的肢体只包含健侧的肢体,没有患病侧的肢体。但是真正让患者在机器人的辅助下走起来的时候,他会觉得很兴奋,慢慢就可以回想起运动的感觉,支配能力也会好很多。

    

     为了能时刻为患者提供最先进、最有效的康复治疗,神经康复组的治疗师还会定期去学习,把最新的康复理念引进来。目前已经引进了很先进的贴扎技术、动态神经肌肉稳定(DNS)技术等,目的就是为了能帮助患者很好的稳定呼吸,增强核心控制能力,让患者能够自主、轻松、高效的参与到康复中去。近几年,在广大康复前辈、同仁及医院的支持下,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医学科虽然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仍然存在着很多的困境或者局限,这些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据康复医学科主任乔晋介绍,首先从床位规模上看,136张床位虽然在综合医院里算是规模相对较大的,但还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康复需求。

     其次是从全国范围来看,普遍存在人才和技术上短板。我国康复医学发展起步较晚,专业专科人才培养不足,和临床需求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很多康复医师大多数是从其他专科转过来的,真正接受系统全面的康复医师的培训相对较少。虽然这几年随着国家的重视,很多医院也相继开设了康复治疗专业,人才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愈加突出,特别是高精尖的技术人才还是普遍缺乏。第三从政策层面上来看,国家这几年很重视康复医学科的发展,但是康复治疗的收费项目偏少,治疗的项目又很多,治疗项目没有相应的收费标准和编码,特别是新的康复技术,导致临床开展受到限制。同时因为很多康复治疗项目不在医保之内,所以造成病人的花费也相对较大。有些地方对康复治疗的患者每天所做的康复治疗的种类是有限制的,这样就限制了一些有多种功能障碍患者的治疗。所以康复医学发展任重道远,还需要国家、地方各层级部门把康复治疗的收费标准、收费项目细化,才能真正的服务老百姓。

    

    

    

     发展康复医疗,

     为患者提供更精准化康复手段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康复医学科作为西安乃至整个陕西省最早开展康复医疗的专业,可以追溯至1956年建院之初。

     据乔晋主任介绍,最初的康复医学科其实是由理疗科、疼痛科、高压氧科三科合并成立的,后来针灸科从中医科脱离整合到康复医学科,2007年康复医学科再度升级,形成了由理疗专业、疼痛专业、针灸专业、脑病专业和高压氧专业等组成的五个亚专业,编制床位30张,开启了科室发展的新局面,逐步建立了一支擅长于疼痛、脑病、理疗、针灸、高压氧等方面的专家团队,技术力量处于西北领先地位。随着康复医学的发展,原有规模已经不能满足患者的需求,2018年1月,医院重新组合康复医学科,由理疗专业、针灸专业和脑病专业重新组合成新的康复医学科,科室也由交大一附院本部搬迁至大兴善寺院区。随着交大一附院大兴善寺院区正式开业,标志着康复医学科步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乔晋主任说:“交大一附院康复医学科的特色就是将现代康复技术与传统康复技术相结合,形成了以亚专业为方向、专病为核心、专项技术为手段的特色鲜明的中西医结合康复模式。涉及的病种比较广泛,到院的患者从儿童到成人都有,以成人和高龄患者为主,能够满足不同功能障碍患者的康复需求‘’。为了更精准的向广大功能障碍患者提供高质量康复治疗,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医学科围绕学科发展和康复需求,加强人才培养和技术引进,一大批技术过硬,职业素养高的优秀的中青年医师、治疗师和护理人才脱颖而出,开展了多个亚专业。设置了神经康复病房、骨科康复病房和慢性病康复病房三个病区,也开设了肉毒注射、吞咽障碍、淋巴水肿及康复护理等多个亚专科门诊,后期也将开设盆底康复、心肺康复与运动康复门诊,旨为广大患者提供更精准更专业更全面的康复医疗服务。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医学科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几代人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凝聚着每一个员工的心血,尽管存在不足,但相信在康复医学蓬勃发展的大好形势下,一定会越来越好,为健康中国贡献一附院康复人的力量。

    

     来源: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现代保健报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