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喜忘”中医有治
2016/6/28 中医书友会

    

     中医书友会第1013期

    

    

     血气不和而狂乱喜忘

     作者/王洪图 等

     《素问?调经论》云:“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并,是不和、瘀滞之意。上,指上焦;下,言下焦。气壅于上焦,而出现胸闷心烦;血瘀于下焦,故见狂乱、喜忘之症。

     临证应用

     张某,男,17岁,住北京西城区,1990年1月7日来诊。其亲属代诉:患儿出生时难产,曾用产钳。自两岁时发生间断性抽搐、仆倒、两眼上翻、扭项。北京某医院诊为癫痫,遂服用抗癫痫西药,药量逐年增加,但仍1-2月有一次大发作。智力低下,善忘,现在弱智班五年级学习,最近数学考试“零”分;狂躁不安,在课堂上任意高声唱歌、喊叫;回家路上追逐汽车,曾跌伤;到家后不做作业,打骂母亲。亲友来家时则高声骂詈,在众人面前大小便。

     现服用药物有:卡马西平、脑益嗪、癫痫安、奋乃静、氨酪酸等多种。患者就诊时不能安静,不时发出呼喊,表情呆滞,形体肥胖,行动略显不协调。舌苔薄白,脉象右沉、左弦。

     诊为痰热内扰,投以柴芩温胆汤加味,以冀改善精神症状。

     组方:柴胡8克,黄芩12克,青、陈皮各6克,半夏12克,茯苓15克,炙甘草6克,炒枳实10克,淡竹茹8克,石菖蒲12克,天竺黄12克,生龙骨20克,生牡蛎20克。21剂,水煎服,每日一剂。

     2月14日再诊:癫痫未作,但其余狂躁诸症依然。改用行血逐瘀法,予抵当汤加味。

     组方:水蛭6克,虻虫6克,生大黄3克(后下),桃仁15克,玄参15克,浙贝母10克,生牡蛎30克,菖蒲15克,草果10克。12剂,水煎服,每日一剂。

     2月28日诊:癫痫未发,情绪较平稳,课堂上未乱唱,放学后知道先做作业,再听音乐。未发生打骂母亲及随地大小便现象。原方再进,建议逐渐减用西药。

     至6月6日诊:癫痫一直未发作,情绪平稳,现除服上方药外,每日仅用三片癫痫安,其余药物已停服。

     9月12日诊:癫痫一直未发,除中药汤剂外,未服其他药物。情绪平稳,表情较灵活,因能遵守纪律,曾受老师口头表扬。形体肥胖之态已去,恢复少年健美之形。改用活血祛瘀、健脾化痰中药为水丸,以巩固疗效。

     发挥

     癫痫之病,《内经》中称为“癫疾”。引起该病发生的因素很多,但其直接致病原因却多不易明确。外伤性癫痫,因有头部外伤史(出生时用产钳似属头部外伤范畴),是最容易确定病因的类型之一,此类患者表现出精神障碍,或称“癫痫人格”,当考虑其为瘀血证,使用活血逐瘀之法予以治疗。

     该例患者初诊时,我使用了清化痰热的方法,希望改善其精神症状,但效果不佳。虽然此方对癫痫可能有一定的治疗作用,但因其原本1-2月一发,故不能肯定疗效。同时,患者服用大量西药,病情在很大程度上已得到控制。我们在投药21剂后,疗效并不理想的情况下,才进一步分析其病因、病机,据《内经》“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及《伤寒论》125条“其人如狂,血证谛也,抵当汤主之”,124条“太阳病……其人发狂,以热在下焦……抵当汤主之”,及237条“阳明病,其人喜忘者,必有畜血……宜抵当汤”的记载,投以该方,逐血行瘀而获效。所用药物,除抵当汤成分外,又加用了“消瘰丸”的药物,以助软坚散结化瘀之力。

     笔者用抵当汤加软坚散结药物,于1980年亦曾治愈一14岁少女。其因头部外伤四个月后发痫如狂,打人毁物,逾垣上屋,该女现早已成家立业,健康工作数年。

     不过,正如《灵枢?癫狂篇》所说:“癲疾者,疾发如狂者,死不治”,说明此类如狂以及精神运动型癫痫,确属难治之病。虽用仲景先师之法,亦难在短期内治愈。上述两例,疗程均在半年以上。

     又外伤在“头”部,而用热在“下焦”的理论论治者,这是因为此“下焦”病,实为膀胱蓄血证,膀胱经能主持诸阳之气,如《素问?热论》云:“巨阳者,诸阳之属也……故为诸阳主气也。”头为诸阳之会,同时又是足太阳经所走行之处。

     因此说,头与太阳经关系致为密切,故头部外伤引起之蓄血证,用治疗下焦蓄血、瘀热在里的抵当汤而奏效。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黄帝医术临证切要》,华夏出版社。作者/王洪图、詹海洪,编辑/瓦力,校对/赵欣、闫奇峰、张术强。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中医书友会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