鑲栫浉濡傞閬?xiaoxiangru0011)微信文章
  • 2018/11/3 介绍5个经验方:教你如何更精准地使用经方和时方
  • 2018/11/2 常见5味中药的运用经验 —— 让你的用药更有底气!
  • 2018/11/1 常说补肾,难道肾脏只能补,不能泻吗?
  • 2018/10/31 用青蒿的名方 —— “青蒿鳖甲汤”,可以治疗失眠哦
  • 2018/10/30 王清任是怎么使用“通窍活血汤”的?
  • 2018/10/29 柴松岩:对经闭病的治疗体会(实践篇)
  • 2018/10/28 柴松岩:对经闭病的治疗体会(理论篇)
  • 2018/10/27 永不止步的中医传承:肖相如教授带领弟子学习经典的点点滴滴
  • 2018/10/26 足三里、大椎、关元穴的用法
  • 2018/10/25 经方药论 —— 图解「?虫」、「大黄」
  • 2018/10/24 如何“辨脉”治失眠?
  • 2018/10/23 颜德馨:白术、苍术的运用经验
  • 2018/10/22 可以治疗各类血证的「膈俞」,了解一下
  • 2018/10/21 人人都能学会的「阴陵泉」简易应用指导
  • 2018/10/20 经方药论 —— 图解「葛根」
  • 2018/10/19 经方药论 —— 图解「瓜蒌」
  • 2018/10/18 “逍遥散”完全使用手册 —— 从“小白”到“老鸟”,就差这一篇文章了!
  • 2018/10/17 肖相如:用3个病例为你讲述“脉诊的意义”
  • 2018/10/16 外科疾病“在腑”、“在脏“,如何治疗?
  • 2018/10/15 7:00:00 十二“经络”俱损的外科病证,该怎么治疗?
  • 2018/10/14 7:00:00 从《金匮要略》中得到的“外科治疗四大法”
  • 2018/10/13 7:00:00 身上有一个穴位,可以保健延年|关元穴的使用方法
  • 2018/10/12 7:00:00 如何理解“泻黄散”中的防风和藿香?
  • 2018/10/11 7:00:00 了解一下自己的“大椎穴”,它不仅仅可以外感病哦~
  • 2018/10/10 7:00:00 开卷有益?不!医学是“开卷有害”的学问
  • 2018/10/9 7:00:00 用了这么久的“玉屏风散”,剂量用对了吗?
  • 2018/10/8 7:00:00 疗咽痹,利关节的“天鼎穴”
  • 2018/10/7 7:00:00 “生化汤”,为什么叫生化汤呢?
  • 2018/10/6 7:00:00 治疗一切下肢疾病的要穴 —— 环跳穴
  • 2018/10/5 7:00:00 跟着医圣张仲景学习“煎药法”
  • 2018/10/4 7:00:00 “委中穴”的正确打开方式 —— 不仅仅是“腰背委中求”哦!
  • 2018/10/3 7:00:00 以案说医|肖相如讲医案之三:半夏泻心汤治疗糖尿病案
  • 2018/10/2 7:00:00 包治“一切内症”的内关穴,为何如此神奇?
  • 2018/10/1 7:00:00 中国传统的五官保健法 —— “口、目、耳”篇
  • 2018/9/30 7:00:00 中国传统的五官保健法 —— “鼻子”篇
  • 2018/9/29 7:00:00 介绍一个治疗久咳、哮喘的经验方
  • 2018/9/28 7:00:00 谈谈干姜、甘草这两味中药
  • 2018/9/27 7:00:00 怎样用赤芍、茜草、豨莶草治疗肝病?了解一下~
  • 2018/9/26 7:00:00 以案说医|肖相如讲医案之二:半夏泻心汤治疗尿毒症案
  • 2018/9/25 7:00:00 肺间质纤维化:潜在的杀手,中医该如何对待?
  • 2018/9/24 7:00:00 柴松岩治疗闭经病的常用药对(下)
  • 2018/9/23 7:00:00 柴松岩治疗闭经病的常用药对(中)
  • 2018/9/22 7:00:00 柴松岩治疗闭经病的常用药对(上)
  • 2018/9/21 7:00:00 陆渊雷:“调胃承气汤”中西汇通之讲解
  • 2018/9/20 7:00:00 饥点+饮食+运动,健康的减肥方式,你值得拥有!
  • 2018/9/19 7:00:00 以案说医|肖相如讲医案之一:半夏泻心汤去滓重煎案
  • 2018/9/18 7:00:00 攻病宜早,达邪务尽 —— 汗、吐、下三法治疗哮喘
  • 2018/9/17 7:00:00 你知道吗?阴虚证的治疗有6条禁忌,2条原则
  • 2018/9/16 7:00:00 陆渊雷:桂枝汤新解,芍药之用很独特
  • 2018/9/15 7:00:00 赵炳南:对于反复治不好的皮肤病,“调和阴阳”很重要!
  • 2018/9/14 7:00:00 黄褐斑,怎么治?
  • 2018/9/13 7:00:00 你用的“穴位”沽名钓誉了吗?
  • 2018/9/12 7:00:00 又到过敏性鼻炎高发季 —— 过敏性鼻炎:其本在肾,其标在肺
  • 2018/9/11 7:00:00 回阳法的几点体会 —— 肾阳、心阳有区别
  • 2018/9/10 7:00:00 谈谈龙骨、牡蛎的配伍
  • 2018/9/9 7:00:00 关于“人参”,你不得不知道的一些常识
  • 2018/9/8 7:00:00 加减几个穴位,治疗胃肠病的“老十针”就不一样了!
  • 2018/9/7 7:00:00 治疗胃肠病的“老十针”,了解一下
  • 2018/9/6 7:00:00 如何更独特地使用“细辛”?
  • 2018/9/5 7:00:00 你的知识够成为中医吗?
  • 2018/9/4 7:00:00 食管出了问题,该怎么治?学习一下徐景藩先生的经验吧!
  • 2018/9/3 7:00:00 怎样用好“升陷汤”?那得从张锡纯的“大气学说”说起
  • 2018/9/2 7:00:00 “七方”、“十剂”、“八阵”,你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吗?
  • 2018/9/1 7:00:00 为什么四神丸治疗五更泄的效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呢?
  • 2018/8/31 7:00:00 从“效不更方”谈起......
  • 2018/8/30 7:00:00 为什么茵陈蒿汤治疗黄疸,效果并没有那么好呢?
  • 2018/8/29 7:00:00 谢谢你,小平!
  • 2018/8/28 7:00:00 不得不知的10大类妇科胞宫冲任病证的针灸治疗法
  • 2018/8/27 7:00:00 李东垣的益气聪明汤,还能治疗脑外伤后综合征哦!
  • 2018/8/26 7:00:00 家家常备的20款可以治病的“中药饮料”
  • 2018/8/25 7:00:00 黄芪的十二种功效
  • 2018/8/24 7:00:00 防止口腔溃疡复发,这里有一个经验方!
  • 2018/8/23 7:00:00 小儿针灸需谨慎!你的“小儿针灸”过关了吗?
  • 2018/8/22 7:00:00 真武汤你真会用吗? —— 特异性方证之真武汤
  • 2018/8/21 7:00:00 这样治疗“咽喉疾病”的症状,不怕你治不好
  • 2018/8/20 7:00:00 针灸也能开一个“十全大补汤”,你知道吗?
  • 2018/8/19 7:00:00 皮肤病治不好?试试从“肺”论治!
  • 2018/8/18 7:00:00 “头”等大事:同病异治谈脱发
  • 2018/8/17 7:00:00 耳鸣、耳聋,“我”的难受“你”不懂,该怎么治?
  • 2018/8/12 7:00:00 心“虚”了,有4种补心大法,了解一下 —— 五脏虚证应该怎么补?看看全面的五脏补益法
  • 2018/8/11 7:00:00 肺气、阴、阳虚证不简单,学习一下治法哦!—— 五脏虚证应该怎么补?看看全面的五脏补益法
  • 2018/8/10 7:00:00 五脏虚证应该怎么补?看看全面的五脏补益法 —— 先说说“补脾法”
  • 2018/8/9 7:00:00 儿科的“针灸取穴”有什么特殊的原则吗?
  • 2018/8/8 7:00:00 教养,在不经意间
  • 2018/8/7 7:00:00 慢性咳喘病调治的吉日良辰 —— 冬病夏治
  • 2018/8/6 7:00:00 中医的「血虚」、西医的「贫血」,它俩是一回事儿吗?
  • 2018/8/5 7:00:00 介绍一味中药 | 告诉你“蒲黄”可以治疗哪些疾病
  • 2018/8/4 7:00:00 “犀角”、“虎骨”的替代使用
  • 2018/8/4 7:00:00 肖相如老师讲伤寒?全本篇,报名即将截止!
  • 2018/8/3 7:00:00 “痛泻要方”的正确打开方式 —— 掰开了揉碎了来讲一个方子
  • 2018/8/2 7:00:00 如何合理利用中药?这里面的门道可讲究着呢!
  • 2018/8/1 7:00:00 我的从教心得:身教更重于言传
  • 2018/7/31 7:00:00 中医,临床“无症可辨”时怎么办?
  • 2018/7/30 7:00:00 中药和西药不是对手,而是朋友!还是很好很好的那种~
  • 2018/7/29 7:00:00 从中西医结合的视角,看黄芪与蒲公英的配伍
  • 2018/7/28 7:00:00 疫苗事件反思: 五千年文明,为什么留下的全是愚昧?
  • 2018/7/27 7:00:00 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 —— “心肾不交”的4种分型及其治疗
  • 2018/7/26 7:00:00 久治不愈的“眩晕”,怎么办?—— 这样的会诊,很“中医”!
  • 2018/7/25 7:00:00 夏天可以补肾吗?
  • 2018/7/24 7:00:00 看了就会用的“针灸处方”,了解一下
  • 2018/7/23 7:00:00 一例黄疸病例的“中医会诊”实录 —— 你以为黄疸只有阳黄和阴黄吗?
  • 2018/7/22 7:00:00 孩子厌食挑食,或许是因为吃得“太好”了!
  • 2018/7/21 7:00:00 谈谈「单方一味,气死名医」这件事
  • 2018/7/21 7:00:00 1月治愈600多流感患者,3日退烧、5日痊愈,中医如何做到的?
  • 2018/7/20 7:00:00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 明代针灸医家杨继洲的“针灸处方”
  • 2018/7/19 7:00:00 介绍一个方子,专治各种“干燥”
  • 2018/7/19 7:00:00 为中医赋能——在线跟肖相如老师抄方
  • 2018/7/18 7:00:00 我不是药神:市场化使医学走上不归路
  • 2018/7/17 7:00:00 见证「药食同源类药物」的神奇 —— 「大枣」的用法用量
  • 2018/7/16 7:00:00 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 —— 方剂中用药比例的重要性
  • 2018/7/15 7:00:00 怎么喝水,你真的知道吗?
  • 2018/7/14 7:00:00 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 —— 补中益气汤中的“陈皮”
  • 2018/7/13 7:00:00 从中医科研成果说到自拟“降脂方”
  • 2018/7/12 7:00:00 你真的认识“引火归原”吗?它难道就是肉桂吗?
  • 2018/7/11 7:00:00 肖相如:再温《获奖感言》—— 我又获大奖了
  • 2018/7/10 7:00:00 最常见的“桑菊饮”就是治疗“小儿咳嗽”的妙方呀!
  • 2018/7/9 7:00:00 张仲景是怎样治疗“痞证”的?痞证又该怎样鉴别?
  • 2018/7/8 7:00:00 讲一段历史:虎杖,它的临床之路十分坎坷呀!
  • 2018/7/7 7:00:00 你知道“补阳还五汤”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 2018/7/6 7:00:00 这样理解“左金丸”,才是临床中医该有的样子!
  • 2018/7/5 7:00:00 看看中医界“最牛气”的传承 —— 金元医家与张景岳(下)
  • 2018/7/4 7:00:00 人之为义,何也?
  • 2018/7/3 7:00:00 看看中医届“最牛气”的传承 —— 金元医家与张景岳(上)
  • 2018/7/2 7:00:00 五老上书 —— 对修订中医学院教学计划的几点意见(下)
  • 2018/7/1 7:00:00 五老上书 —— 对修订中医学院教学计划的几点意见(上)
  • 2018/6/30 7:00:00 寒热病证的针灸治疗有什么特色吗?
  • 2018/6/29 7:00:00 宋代并不是一个“过用香燥”的年代
  • 2018/6/28 7:00:00 教你两个特异性方证—— 血液病患者感冒、再生障碍性贫血怎么治?
  • 2018/6/28 7:00:00 肖相如老师开课啦:当归行知堂学术沙龙之“外感病因理论存在的问题”
  • 2018/6/26 7:00:00 徐灵胎:中药有专能,临床需辨识
  • 2018/6/25 7:00:00 谈谈治疗外眼病的“釜底抽薪”法和3个经验方
  • 2018/6/24 7:00:00 中医人不能不知的“腹证十纲”(下)
  • 2018/6/23 7:00:00 中医人不能不知的“腹证十纲”(上)
  • 2018/6/22 7:00:00 目眵太多怎么办?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怎么治?
  • 2018/6/21 7:00:00 针灸大师杨继洲说:头部不可多灸
  • 2018/6/20 7:00:00 名利需多少
  • 2018/6/19 7:00:00 仲景大师的腹诊及其用方
  • 2018/6/18 7:00:00 治疗眼病,要注重胃气
  • 2018/6/17 7:00:00 不安分跳动的肚脐,这是疾病的征兆,看看应该怎么治!
  • 2018/6/16 7:00:00 小小的肚脐,大大的奥秘 —— 告诉你“脐诊”的原理与方法
  • 2018/5/11 7:00:00 裘沛然:研究《伤寒论》的三大方法
  • 2018/5/10 7:00:00 失于不识药,直自金元错到今 —— “升麻”功用质疑
  • 2018/5/9 7:00:00 肖相如:谈谈肾病中的“瘀血”
  • 2018/5/8 7:00:00 皮肤科常用“活血化瘀药”选介
  • 2018/5/7 7:00:00 肝,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刚”
  • 2018/5/6 7:00:00 从“舌下脉诊”谈瘀血证
  • 2018/5/5 6:59:00 从「治误」中吸取教训及宝贵的经验
  • 2018/5/4 6:57:00 朱良春:威灵仙疗痛风、黄疸、少精、骨刺,功在通利
  • 2018/5/3 7:00:00 鲁迅: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 2018/5/2 7:00:00 肖相如:肺痿属燥无虚寒 —— 清燥救肺汤的特异性方证
  • 2018/5/1 7:00:05 再不运动,我们就“老”了 —— 论老年病的虚实问题
  • 2018/4/30 7:00:06 “两味药”见证中医的疗效
  • 2018/4/29 7:00:37 皮肤科常用“清热凉血药”选介
  • 2018/4/29 7:00:37 肖老师开课啦:如何抓住中医的核心问题,提高临床疗效
  • 2018/4/28 7:00:24 中医科学吗?
  • 2018/4/27 7:00:48 来说一说《金匮要略》里那些陌生的药物
  • 2018/4/26 7:00:09 跟着孙思邈学习「中医心理学」
  • 2018/4/25 7:00:03 久治不愈的脱发该怎么办?试试从血热、肺热论治哦~
  • 2018/4/24 7:00:00 刘越老先生:介绍一个减轻“食道癌”症状的方子
  • 2018/4/23 7:01:04 养生保健,从“粥”说起
  • 2018/4/22 7:01:02 你知道吗,“紫草”可以用于癌症的治疗哦!
  • 2018/4/22 仲景召开医林大会,都谁来参加了呢?
  • 2018/4/21 7:00:25 你知道我国最早的“医学组织”是什么样的吗?
  • 2018/4/20 7:00:20 六淫侵袭肌、肉、筋、骨是怎么样的?该怎么治疗?
  • 2018/4/19 7:00:00 张仲景的「反」字,不仅仅是「相反」的意思
  • 2018/4/18 7:00:35 家父肖立渭先生医案三则 —— 恐则气下治失语、利尿以止汗、治湿热重在化湿
  • 2018/4/17 7:00:00 你认识这样的“紫草”吗? —— 过敏性紫癜、红斑狼疮、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经验
  • 2018/4/16 7:00:42 《伤寒论》栀子豉汤和它的伙伴们 —— 虚烦不得眠、心中懊憹的治疗
  • 2018/4/15 7:00:17 我国最早的公立、私立医院 —— 苏东坡还是一名公立医院的院长呢!
  • 2018/4/14 7:00:01 你认识这样的“紫草”吗? —— 糖尿病、脉管炎的治疗经验
  • 2018/4/13 7:00:29 有一种痛经,叫做“子宫内膜异位性痛经”
  • 2018/4/12 7:00:03 天气渐渐热了,你的皮肤还痒吗?
  • 2018/4/12 7:00:03 肖老师开课啦:如何快速根治过敏性鼻炎?
  • 2018/4/11 7:00:34 你的脸歪吗?你的身体左右对称吗?—— 你应该知道的“倒行逆施”健身法
  • 2018/4/10 7:00:02 竺友泉先生处方用药精选(四)—— 10味中药和6个经验方
  • 2018/4/6 竺友泉先生处方用药精选(三) —— 那些补药、热药们
  • 2018/4/5 习惯性流产怎么治?
  • 2018/4/4 肖相如:「湿热」是肾病迁延难愈的重要病机
  • 2018/4/3 浅说「救阴易、通阳难」
  • 2018/4/2 竺友泉先生处方用药精选(二)
  • 2018/4/1 拿什么拯救你,顽固的肩周炎?针刺申脉穴试试看
  • 2018/3/31 竺友泉先生处方用药精选(一)
  • 2018/3/30 「捏脊」,不仅仅是小儿捏脊哦~
  • 2018/3/29 「若火熏之」之我识
  • 2018/3/28 肖相如:《伤寒论》五泻心汤并非「亲兄弟」哦~
  • 2018/3/27 何为「去腐生肌」?
  • 2018/3/26 一起来学一首仲景的方子 —— 侯氏黑散
  • 2018/3/25 补肾治疗支气管哮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呢?
  • 2018/3/24 支气管哮喘反复发作怎么办?中医补肾是良法!
  • 2018/3/23 「徐长卿」的临床应用
  • 2018/3/22 一篇文章读懂「小儿指纹脉法」的形成与应用
  • 2018/3/21 肖相如:慢性肾衰的心脏并发症怎么治?
  • 2018/3/20 两碗水引起的「结胸」,法当如何治疗?
  • 2018/3/19 草药有捷径 —— 简易草药方36则
  • 2018/3/18 小儿发热怎么办?精准辨证最重要!
  • 2018/3/17 温病治疗的简易入门「十大法 」
  • 2018/3/16 活在田间地里的中医 —— 鲜草药单方治验10则
  • 2018/3/15 一起来学一首仲景的方子 —— 续命汤
  • 2018/3/14 肖相如:好医生的标准是什么?
  • 2018/3/13 中医在产科中能做什么? —— 子痫重在预防,中药予以配合
  • 2018/3/12 中药保留灌肠法 —— 另辟蹊径、简单有效的疗法
  • 2018/3/11 天然樟脑丸,竟是一味好用的中药
  • 2018/3/10 中药只能口服?那可不一定!仲景就有14种给药方法呢!
  • 2018/3/9 小儿用药及养护的8大注意事项
  • 2018/3/8 分经养胎:藏在“月份”中的健康秘密
  • 2018/3/7 肖相如:有人问,为什么我原来是高血压,后来就成尿毒症了?
  • 2018/3/6 刮痧疗法的“前世今生”
  • 2018/3/5 换季了,你的“支气管”还好吗?
  • 2018/3/4 小小“乌梅”治大病
  • 2018/3/3 药食同源的“乌梅”,你怎么用?
  • 2018/3/2 有人说:仲景的大半夏汤治疗“胃反”的效果不大好!
  • 2018/3/1 那个用来洗头洗澡的“皂荚”,其实是可以内服治大病的!
  • 2018/2/28 肖相如:肾性骨病的中医治疗经验
  • 2018/2/27 被玩坏的“中医拔罐”的真面目是怎样的?
  • 2018/2/26 孩子烧退了,却一直咳嗽,该怎么办?
  • 2018/2/25 了解一味昆明草药 —— 山海棠
  • 2018/2/24 强力“姨妈痛”,还夹着膜样血块,怎么破?
  • 2018/2/23 小儿常见脉象说
  • 2018/2/22 小柴胡汤及其兄弟姐妹们 —— 柴胡剂的临床应用
  • 2018/2/20 治疗疑难杂症,中药外用可以一试
  • 2018/2/19 新年新气象,「药」养「精气神」
  • 2018/2/16 您有一条来自肖相如老师的2018年新年祝福语音,请注意查收!
  • 2018/2/15 治疗头痛的实用系列方 —— “某某”菊花茶调散
  • 2018/2/14 肖相如:揭秘“冬虫夏草”与肾病
  • 2018/2/13 黑苔,不一定是阳明实热,还有可能是寒湿内困
  • 2018/2/12 饮食抗衰老,有什么诀窍吗?
  • 2018/2/11 地榆 —— 清降、收涩双重作用治疑难病
  • 2018/2/10 妙用“萝卜”治心病
  • 2018/2/9 严寒已过,你的“冻疮”好些了吗?
  • 2018/2/8 肖相如:如何正确地使用仲景的“肾气丸”?
  • 2018/2/7 肖相如:“被长期误解”的仲景名方 —— 肾气丸
  • 2018/2/6 立春了, 你的“冬令进补”还在进行中吗?
  • 2018/2/5 地骨皮怎么用? 配伍、量大才有效!
  • 2018/2/4 脾阴≠胃阴,二者治疗有差异
  • 2018/2/3 用药经验 | 重用莪术治胃病,使用牵牛有妙招
  • 2018/2/2 何绍奇:我对仲景“六经”实质与传经的看法
  • 2018/2/1 26种常用中药的代替运用(下)
  • 2018/1/31 肖相如频道有一个“百宝箱”,你来看看?
  • 2018/1/30 26种常用中药的代替运用(上)
  • 2018/1/29 外感病初期误治的原因(下) —— 叶天士、吴鞠通的“谬误”
  • 2018/1/28 外感病初期误治的原因(上) —— 张仲景的“矛盾”
  • 2018/1/27 解读“卫气营血”,参悟温病治疗 —— 对“在卫汗之可也”的质疑
  • 2018/1/26 你被“骗”了多久?升麻葛根汤既不解表,也不治疹
  • 2018/1/25 “辛凉解表剂”柴葛解肌汤的解读 —— 实为解表清里剂
  • 2018/1/24 “麻杏甘石汤”是一个治喘的方子,不是解表的
  • 2018/1/23 被“风热表证”耽误了的止咳良方 —— 桑菊饮
  • 2018/1/22 银翘散的实质是“清肺热” —— 银翘散不是解表剂
  • 2018/1/21 吴鞠通和方剂学中的银翘散 —— 银翘散不是解表剂
  • 2018/1/20 没有临床指导意义的“杂气”学说 —— 外感病因辨析系列(四)
  • 2018/1/19 杏苏散非治燥剂 —— 外感病因辨析系列(三)
  • 2018/1/18 “风为百病之长”,这句话对吗?—— 外感病因辨析系列(二)
  • 2018/1/17 藿香正气水不是治疗中暑的! —— 外感病因辨析系列(一)附
  • 2018/1/16 火、暑、热三兄弟的“皈依” —— 外感病因辨析系列(一)
  • 2018/1/15 羌活胜湿汤怎么用? —— 外感湿邪初期的辨治规范
  • 2018/1/14 外感燥邪咳嗽,桑杏汤主之 —— 外感燥邪初期的辨治规范
  • 2018/1/13 桑菊饮、银翘散、白虎汤正解 —— 外感热邪初期的辨治规范
  • 2018/1/12 辨清寒热是治疗感冒的重中之重 —— 外感寒邪初期的辨治规范
  • 2018/1/11 治不好流感的中医,责任在谁?
  • 2018/1/10 中医,不能妄自尊大,也绝不必妄自菲薄 —— 《西医不治之症的中医治疗验案》前言
  • 2018/1/9 《养生肾为本》—— 给您最根本的养生之道
  • 2018/1/8 64个必知的养肾秘诀 —— 肾虚吗?
  • 2018/1/7 《发现肾虚》,合理补肾,愿你拥有健康的生活
  • 2018/1/6 解决“两性问题”的一本小册子 —— 《中西医结合性治疗学》
  • 2018/1/5 一个关乎男人尊严的问题 —— 医者、患者都可以用到的书
  • 2018/1/4 “须要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 —— 一本中医治疗肾病的小册子
  • 2018/1/3 还原概念,回归临床 —— 你值得拥有的一本《伤寒论》讲义
  • 2018/1/2 善治者先治外感 —— 《外感病初期辨治体系重构》自序
  • 2018/1/1 2018新年饕餮大餐 | 肖相如老师中医学术集锦
  • 2017/12/31 睡眠的秘密在哪里?
  • 2017/12/30 清热之后,黄苔还不消退,这是怎么回事?
  • 2017/12/29 谈谈那些可以“少火生气”的温阳药
  • 2017/12/28 舌诊心法:舌与正邪之间的关系很明确哦!
  • 2017/12/27 肖相如:不许病人看中医,难道西医能治疗吗?
  • 2017/12/26 龚士澄:手把手教你治「白癜风」
  • 2017/12/25 针灸蜂毒疗法治类风湿关节炎
  • 2017/12/24 「中药炮制」是中医临床应用中的一把利剑
  • 2017/12/23 肾很重要,所以它有了命门这个看着更高大上的“笔名”
  • 2017/12/22 脑病复杂, 抓住关键很重要 —— 颅脑水瘀证
  • 2017/12/21 「丹参」的六大用法
  • 2017/12/20 肖相如:中医的“小肠”,功能简略,病证治法缺如
  • 2017/12/19 膀胱功能辨惑|膀胱不主气化,也不藏除尿液外的津液
  • 2017/12/18 膀胱功能辨惑|膀胱不主一身之表
  • 2017/12/17 如何从“结代脉”之理判断心脏病的预后?(内附缓紧弦、芤革、促结代脉解)
  • 2017/12/16 长短、洪大、微细、濡弱脉解
  • 2017/12/15 为何滑涩之脉均可主孕?(内附迟数、滑涩、虚实脉解)
  • 2017/12/14 中医“诊脉”不神秘,关乎”气血“而已 (附浮沉伏三脉解析)
  • 2017/12/13 凉茶王老吉:增寿?还是增病?
  • 2017/12/12 论选药:揭秘中药的“个性”
  • 2017/12/11 肺阳虚:一个不少见却被忽略的存在
  • 2017/12/10 “内燥”非邪论
  • 2017/12/9 山楂消食又活血,心脑疾病功不灭
  • 2017/12/8 膏方 —— 冬季必备的中医养生知识
  • 2017/12/7 浅谈药贱效佳之“豨莶草”
  • 2017/12/6 肖相如:黄芪在肾病中的正确运用
  • 2017/12/5 疾病无绝对的表里寒热虚实(下)
  • 2017/12/4 疾病无绝对的表里寒热虚实(上)
  • 2017/12/3 鹿衔草:中老年人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良药
  • 2017/12/2 吉良晨:重用“桑枝”治疗湿热痹症
  • 2017/12/1 论药物配偶之功效 —— 介绍15个药对
  • 2017/11/30 专病有专药 —— 治疗功能性子宫出血的专药“莲房炭”
  • 2017/11/29 肖相如:论阳痿 —— 阳痿原名“阴痿”
  • 2017/11/28 张景岳的人参、熟地、附子和大黄
  • 2017/11/27 “伤寒方”治疗杂病的应用指南
  • 2017/11/26 “桂枝汤”类方治疗杂病的几大规律
  • 2017/11/25 为什么你用“完带汤”却治不好白带?
  • 2017/11/24 调理气机的N多方法
  • 2017/11/23 一味“香白芷”治头痛
  • 2017/11/22 新毒品来袭:手机正迅速吞噬人类
  • 2017/11/21 原来叶天士是这样治疗痹证的!
  • 2017/11/20 治肺八法
  • 2017/11/19 “羌活”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临床经验
  • 2017/11/18 “羌活”不仅仅是一味“解表药”
  • 2017/11/17 葛根的6大临床应用
  • 2017/11/16 张仲景“舌诊”的正确打开方式
  • 2017/11/15 肖相如:现行中医对“外感病因”的理解基本上是错误的!
  • 2017/11/14 为什么“湿温”那么难治?
  • 2017/11/13 “唐卡”上的舌诊学 | 藏医舌诊
  • 2017/11/12 从“日全食”谈到“阳气”
  • 2017/11/11 11条条文带你看清厥阴病的预后 |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七)
  • 2017/11/10 你能识别“厥阴病类似证”吗?|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六)
  • 2017/11/9 三阴关系如何?读懂“寒厥”自见分晓 |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五)
  • 2017/11/8 遇到仲景治不了的“寒厥”应该怎么办?|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四)
  • 2017/11/7 “热厥”怎么治?|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三)
  • 2017/11/6 厥阴病之“热厥”的辨别 |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二)
  • 2017/11/5 “厥阴病”的本质 |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系列(一)
  • 2017/11/4 确定性是医学获得疗效的基础 | 中医思维系列(六)
  • 2017/11/3 方证是医学的落脚点 | 中医思维系列(五)
  • 2017/11/2 中医背离了仲景的正确方向 | 中医思维系列(四)
  • 2017/11/1 “辨证论治”是无方可用的无奈之举 | 中医思维系列(三)
  • 2017/10/31 “特异性方证”是医学的最高境界 | 中医思维系列(二)
  • 2017/10/30 方证是《伤寒论》的核心 | 中医思维系列(一)
  • 2017/10/29 “我可能教了一本假教材”之“内闭外脱”辨析
  • 2017/10/28 大黄治疗血证的6种用法
  • 2017/10/27 舌诊很神奇,这本书起了很大的作用!
  • 2017/10/26 不同的剂量&不同的剂型=合欢皮不同的功能
  • 2017/10/25 肖相如:黄连阿胶汤的运用标准是什么?
  • 2017/10/24 李士懋:论“火郁发之”
  • 2017/10/23 学一个快速记忆中药“性味、气味厚薄和升降浮沉的关系”的方法
  • 2017/10/22 苍术和白术,临床需要分清楚
  • 2017/10/21 岳美中:从“痰核”论治多发性脂肪瘤及慢性淋巴结炎
  • 2017/10/20 俞慎初:应用得当,猪胆汁便是治疗乳腺癌的良药
  • 2017/10/19 郭贞卿:“当归贝母苦参丸”的5种用法
  • 2017/10/18 肖相如:半夏,你知道多少?
  • 2017/10/17 癫痫的中医治疗 —— 标本兼顾、二法并用(内附经验方)
  • 2017/10/16 陆渊雷:“桔梗能载诸药上浮”之辨误
  • 2017/10/15 从6个方剂中体会“阴中求阳,阳中求阴”的奥秘
  • 2017/10/14 抵御困倦,这些音乐可以帮到你!
  • 2017/10/13 贺本绪医话五则
  • 2017/10/12 揭开“祖传秘方”的面纱
  • 2017/10/11 肖相如:半夏,医生开的和病人吃的难道会不一样吗?
  • 2017/10/10 “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王冰的这句话怎么用?
  • 2017/10/9 焦树德:“尪痹”的治则与经验方药
  • 2017/10/8 “人中”诊法
  • 2017/10/7 方不在多,贵乎加减得法
  • 2017/10/6 五行平议(下)—— 五行学说的本质、存废问题
  • 2017/10/5 五行平议(上)—— 五行学说的来源、内容、应用
  • 2017/10/4 肖相如:慢性肾炎血尿怎么治?
  • 2017/10/3 “三合汤”治疗胃脘痛
  • 2017/10/2 消除“口臭”,远离尴尬
  • 2017/10/1 “阴常不足”,这句话在临床上怎么用?
  • 2017/9/30 参芪鸡精汤治疗白细胞减少症
  • 2017/9/29 “四草二藤”疗风寒湿痹
  • 2017/9/28 ?痹证不好治?选对药物是关键!
  • 2017/9/27 李士懋先生用乌梅丸医案分析
  • 2017/9/26 焦树德:“重阴必阳,重阳必阴”有两层意思
  • 2017/9/25 站桩入魔走火案一例
  • 2017/9/24 和血则脓血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
  • 2017/9/23 春夏养阴,秋冬养阳 VS 春夏养阳,秋冬养阴
  • 2017/9/22 有一些“另类”的参,认识一下吧!
  • 2017/9/21 那么多“参”,你能分清吗?
  • 2017/9/20 肖相如:乌梅丸究竟可以怎么用?
  • 2017/9/19 仲景治药探析 —— 桂枝、麻黄、附子
  • 2017/9/18 治病必求于本,本于何物?
  • 2017/9/17 谈谈石菖蒲的5大作用
  • 2017/9/16 引火归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 2017/9/15 孙瑾臣:治疗儿科疾病的经验药对
  • 2017/9/14 断血汤 —— 内脏出血有妙招
  • 2017/9/13 怎样的感冒可以自己在家治疗?
  • 2017/9/12 仲景“弦脉”的正确打开方式
  • 2017/9/11 同是“血栓性静脉炎”,治疗咋就不一样呢?
  • 2017/9/10 孙瑾臣:儿科常见病的临床用药经验
  • 2017/9/9 颜德馨:活血化瘀方举隅(下)
  • 2017/9/8 颜德馨:活血化瘀方举隅(上)
  • 2017/9/7 肖相如:五苓散——中医补液疗法(下)
  • 2017/9/6 肖相如:五苓散——中医补液疗法(上)
  • 2017/9/5 赵绍琴:“升降散”的双向调节作用
  • 2017/9/4 孙瑾臣:治疗“儿科脾胃病”的临床用药经验
  • 2017/9/3 贡药“五味子”琐谈
  • 2017/9/2 自汗、盗汗怎么办?
  • 2017/9/1 何任:“两大两小”读《金匮》
  • 2017/8/31 变废为宝:龙眼壳核有妙用
  • 2017/8/30 肖相如:再谈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治疗经验
  • 2017/8/29 中医外科专家房芝萱:“雷诺氏病”辨治
  • 2017/8/28 辨脉知病之“芤脉”求是
  • 2017/8/27 小议“魂魄”的本质
  • 2017/8/26 人参和黄芪,当归与地黄,这两组药有什么异同点呢?
  • 2017/8/25 赵绍琴:清代“太医院”的医事制度
  • 2017/8/24 处暑已过,谈谈“伏暑”之证治
  • 2017/8/23 肖相如:给真正想学中医的人一个途径
  • 2017/8/22 “黄褐厚腻苔”清化漫笔
  • 2017/8/21 赵绍琴:谈谈荆芥的配伍及临床应用
  • 2017/8/20 孙瑾臣:治疗儿科疾病的“药食同源”类药物经验
  • 2017/8/19 中医不是慢郎中,急症用药宜专重
  • 2017/8/18 “调经种子”经验谈
  • 2017/8/17 龚士澄:“凤尾草”之用
  • 2017/8/16 肖相如:大黄在慢性肾衰中的正确运用
  • 2017/8/15 原来“喜”也是一把双刃剑
  • 2017/8/14 章真如临证医话三则
  • 2017/8/13 孙瑾臣:治疗儿科疾病的“外用药”经验
  • 2017/8/12 “仙鹤草”治疗脱力劳伤
  • 2017/8/11 朱良春:蒲公英应用琐谈
  • 2017/8/10 陆芷青:基于“气化学说”的升降法运用举隅
  • 2017/8/9 肖相如:“读书无用论”重新泛滥的根源是“没有读好书”
  • 2017/8/8 一篇文章教你学会使用“药引”
  • 2017/8/7 “三要则”搞定夏秋常见病 —— 痢疾
  • 2017/8/6 陆渊雷:读医书贵在精择与汇通
  • 2017/8/5 ?朱良春:“桑螵蛸”的运用经验
  • 2017/8/4 孙瑾臣:芦荟外治鼻衄
  • 2017/8/3 中医治疗八法以“通”为用
  • 2017/8/2 肖相如:张仲景真的能三剂必愈吗
  • 2017/8/1 “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汁”,你怎么看?
  • 2017/7/31 「上病下取」治眼病
  • 2017/7/30 肖相如:如何理解《伤寒论》风湿三方证
  • 2017/7/30 如何抓住肯定的疗效,日诊百人!肖相如老师讲伤寒,精品班开班通知!
  • 2017/7/29 “血不利则为水”发微
  • 2017/7/28 马骥:「硬皮病」治疗体会
  • 2017/7/27 叶天士“络病”的实质是“瘀水互患”
  • 2017/7/26 夏天与“冰冰”:贪凉过度会伤肾
  • 2017/7/25 “僵蚕”八法 —— 8大用法和40条配伍规律(下)
  • 2017/7/24 “僵蚕”八法 —— 8大用法和40条配伍规律(上)
  • 2017/7/23 咳嗽,有可能是肝的问题
  • 2017/7/22 郭贞卿:何为“甘温除热法”
  • 2017/7/21 李浩然:漫谈寒性风疹
  • 2017/7/20 内分泌疾病之“奇经八脉”辨证
  • 2017/7/19 肖相如:如何理解吴茱萸汤证
  • 2017/7/18 背部“阿是穴”治疗腹部疼痛
  • 2017/7/17 祝谌予:治嗽四法论
  • 2017/7/16 “干燥综合征”不是一般的干燥哦~
  • 2017/7/15 “蝉蜕”的六大用法
  • 2017/7/14 提壶揭盖法不仅仅是“开肺通尿”
  • 2017/7/13 肖相如:“中医科研”面临的问题及对策(下)
  • 2017/7/12 肖相如:“中医科研”面临的问题及对策(上)
  • 2017/7/11 田从豁:针灸“祛瘀生新”法治顽疾的经验
  • 2017/7/10 肖相如:重温《获奖感言》
  • 2017/7/9 朱良春:“虫类药”治疗疑难杂症的经验体会
  • 2017/7/8 邹良材:“兰豆枫楮汤”治疗四大难治之症之一
  • 2017/7/7 理气解郁中药集锦|第二弹
  • 2017/7/6 理气解郁中药集锦|第一弹
  • 2017/7/5 任继学:论“募原”
  • 2017/7/4 刘奉五:“热入血室”的治疗,仍以小柴胡汤为主
  • 2017/7/3 朱古亭:柴胡郁金汤治疗胆囊炎
  • 2017/7/2 朱良春:“舌边白涎”诊法
  • 2017/7/1 田从豁:“背俞四穴”的临床应用
  • 2017/6/30 “汗”事知多少
  • 2017/6/29 有关降低谷丙转氨酶的几个用药问题
  • 2017/6/28 施今墨:“疏表透疹解毒止痒”对药三则
  • 2017/6/27 还差两味风药:防风、葛根,和东垣运用风药的诀窍哦~
  • 2017/6/26 脾胃病治不好?东垣“风燥升阳药”助你一臂之力
  • 2017/6/25 徐仲才:“附子”应用的体会
  • 2017/6/24 许润三:慢性盆腔炎不是“炎”
  • 2017/6/23 治疗角膜病的药物 —— 赤石脂
  • 2017/6/22 陕西名老中医的“头面部保健按摩术”
  • 2017/6/21 高辉远:运用荷叶经验发凡
  • 2017/6/20 “辛温发表药”的临床应用新解
  • 2017/6/19 许润三妇科医话精粹五则
  • 2017/6/18 行止并用——反治法中的一匹黑马
  • 2017/6/17 防暑大作战,你准备好了吗?
  • 2017/6/16 漫谈一“药”之师
  • 2017/6/15 肖相如:如何理解柴胡桂枝干姜汤证
  • 2017/6/14 眼科“子类明目药”琐谈
  • 2017/6/13 跟着叶天士学习“通络法”
  • 2017/6/12 东垣清暑益气汤:不一样的清暑体验
  • 2017/6/11 董德懋:芥穗和枳术丸的“正确打开方式”
  • 2017/6/10 《黄帝内经》中的免疫学原理
  • 2017/6/9 脉证不符焉能随意取舍!
  • 2017/6/8 白芍怎么用?看看高辉远先生的十二法
  • 2017/6/7 《内经》中的大智慧:七情与健康
  • 2017/6/6 实实在在谈“气化”
  • 2017/6/5 外科杂病怎么治?中医骨科专家来支招
  • 2017/6/4 杜雨茂:辨证辨病相结合,让中医变得更好
  • 2017/6/3 杜雨茂:中医不完美,辨证论治亦不完美
  • 2017/6/2 李培生:为何有些“梅核气”用半夏厚朴汤疗效不佳?
  • 2017/6/1 董德懋:命门到底是个啥?
  • 2017/5/31 药有气味分阴阳
  • 2017/5/30 端午节安康,扫扫“艾灸”盲
  • 2017/5/29 干祖望:外科医生眼中的“黄连”(续)
  • 2017/5/28 伤寒和温病的“发热”是一样的吗?
  • 2017/5/27 “发热”这件大事儿
  • 2017/5/26 黄坚白:告患者“饮食忌宜”书
  • 2017/5/25 干祖望:外科医生眼中的“黄连”
  • 2017/5/24 “进补”与“排毒”小议
  • 2017/5/23 补元气胃气,麦芽和稻芽更配哦
  • 2017/5/22 屈泽湘:“将军汤”治狂证的经验
  • 2017/5/21 仲景的治“湿热”六法(下)
  • 2017/5/20 仲景的治“湿热”六法(上)
  • 2017/5/19 《内经》里有“两套”天人合一观
  • 2017/5/18 脾阴虚怎么办?不能一“胃”到底哦~
  • 2017/5/17 揭开「三焦」神秘的面纱
  • 2017/5/16 君子慎始,母爱无疆
  • 2017/5/15 辨证论治的关键 —— “证”与“方”
  • 2017/5/14 结合了现代医学理论的“中医调经方”
  • 2017/5/13 罗元恺:妇科大师教你调理月经
  • 2017/5/12 「紫菀」是一味神奇的中药
  • 2017/5/11 风湿病怎么治?《伤寒杂病论》里找答案
  • 2017/5/10 李克绍:读书笔记四则
  • 2017/5/9 吃不了饭的痛,你知道吗?
  • 2017/5/8 黄芩白术不是安胎圣药!
  • 2017/5/7 叶橘泉:一首治疗老年人咳嗽的好方子
  • 2017/5/6 气虚为什么会发热?
  • 2017/5/5 杨志一:治湿十三法(下)
  • 2017/5/4 杨志一:治湿十三法(上)
  • 2017/5/3 辨证和辨病,谁更胜一筹?
  • 2017/5/2 当归真的是“妇科之圣药”吗?
  • 2017/5/1 ?欧阳勋:中医上下两千年
  • 2017/4/30 治疗“口腔粘膜扁平苔癣”的经验方介绍
  • 2017/4/29 一病一方 VS 一方万病
  • 2017/4/28 杨志一:治肝十二法(下)
  • 2017/4/27 杨志一:治肝十二法(上)
  • 2017/4/26 习惯性便秘?芍药“易动”来试试
  • 2017/4/25 了解食物属性,秒变养生高手
  • 2017/4/24 如何正确运用「食物疗养方法」
  • 2017/4/23 补不进去?你是不是虚不受补了?
  • 2017/4/22 民间用药经验三则
  • 2017/4/21 从温病学看「六经传变」的规律
  • 2017/4/20 临床表现皆相同,伤寒温病亦可通
  • 2017/4/19 “三辨证”在「脏腑经络」上的统一
  • 2017/4/18 结合“现代医学”解读《伤寒论》条文
  • 2017/4/17 《伤寒论》—— 仲景带着你去临床
  • 2017/4/16 读懂《伤寒论》,思想要“端正”
  • 2017/4/15 「桂枝」亦为理气之良药
  • 2017/4/14 从《孙子兵法》解读中医临床
  • 2017/4/13 肖相如:有道无术,非医也!
  • 2017/4/12 「五行生克」话“风邪”
  • 2017/4/11 「风性开泄」是形成桂枝汤的原因吗?
  • 2017/4/10 一位远在美国的中医的独白 —— 中医以“疗效”为关键
  • 2017/4/9 相火到底是什么?据说它可以导致早泄
  • 2017/4/8 对抗早泄,从古籍中找点儿灵感
  • 2017/4/7 《内经》的治疗思路之三:辨证论治
  • 2017/4/6 《内经》的治疗思路之二:辨病治疗
  • 2017/4/5 《内经》的治疗思路之一:对症治疗
  • 2017/4/4 林沛湘:论“隐曲”
  • 2017/4/3 「精」究竟藏在哪里?
  • 2017/4/2 中医的「精」究竟是什么?
  • 2017/4/1 温病肺热证的治疗特色
  • 2017/3/31 古代医家对早泄的认识
  • 2017/3/30 读医书要从「有字处」着眼
  • 2017/3/29 热敏通道与辛味中药的解表原理
  • 2017/3/28 谈谈哲学思想对中医学的指导作用
  • 2017/3/27 早泄怎么办?看看古人怎么做
  • 2017/3/26 小儿用药需谨慎,把握分寸很重要
  • 2017/3/25 方剂“君药”的构成要件
  • 2017/3/24 外感热病的瘥后调治
  • 2017/3/23 《伤寒例》是“温病学”遗落的明珠
  • 2017/3/22 《内经》的治疗思想之三:化不可代
  • 2017/3/21 《内经》的治疗思想之二:病患为本
  • 2017/3/20 《内经》的治疗思想之一:疾病可治
  • 2017/3/19 “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解
  • 2017/3/18 阳痿治疗系列:美味的糕点
  • 2017/3/17 阳痿治疗系列:推拿治疗
  • 2017/3/16 阳痿治疗系列:灸法治疗
  • 2017/3/15 阳痿治疗系列:针刺治疗
  • 2017/3/14 治疗阳痿的中成药选介(续二)
  • 2017/3/13 治疗的阳痿中成药选介(续一)
  • 2017/3/12 治疗阳痿的中成药选介
  • 2017/3/11 治疗阳痿的靓汤
  • 2017/3/10 治疗阳痿的食疗粥
  • 2017/3/9 当《伤寒论》遇上气化学说后......
  • 2017/3/8 桂枝汤神解种种
  • 2017/3/7 澳洲行医二十载,一朝顿悟......
  • 2017/3/6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七:瘀血内阻
  • 2017/3/5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六:恐伤心肾和痰阻宗筋
  • 2017/3/4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五:阴阳两虚和劳伤心脾
  • 2017/3/3 《辅行诀》和《伤寒杂病论》中的兄弟方(下)
  • 2017/3/2 《辅行诀》和《伤寒杂病论》中的兄弟方(上)
  • 2017/3/1 陶弘景:证明张仲景学过《内经》
  • 2017/2/28 有人说:张仲景没有学过《内经》
  • 2017/2/27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四:肾阴虚损和肾阳虚衰
  • 2017/2/26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三:肝经湿热和寒滞肝脉
  • 2017/2/25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二:肝血不足和肝气不足
  • 2017/2/24 阳痿的分型治疗系列之一:热伤肺津和肝气郁结
  • 2017/2/23 四方神与方名|《伤寒论》里有神兽
  • 2017/2/22 四方、四季、四神兽与五行
  • 2017/2/21 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中西医结合诊治中需要正确处理的问题
  • 2017/2/20 中西医结合基础实验研究概述和理性思考
  • 2017/2/19 一个具体科研案例引发的思考
  • 2017/2/18 少阳病寒热性质的探讨
  • 2017/2/17 桂枝汤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7/2/16 猪苓汤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7/2/15 平肝潜阳三方在肾病中的区别运用
  • 2017/2/14 就医须知 | 网诊和面诊的态度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 2017/2/13 “文革”那些往事
  • 2017/2/12 文革时代,高干们的幸福时光
  • 2017/2/11 民间中医,想说爱你不!容!易!
  • 2017/2/10 阳痿治疗系列之四:艾力达
  • 2017/2/10 肖相如伤寒班第三期,报名已超230人,优惠仅剩最后几席
  • 2017/2/9 阳痿治疗系列之三:希爱力
  • 2017/2/9 肖相如伤寒班第三期,报名已达215人,优惠仅剩最后30位名额
  • 2017/2/8 阳痿治疗系列之二:服用伟哥的注意事项
  • 2017/2/7 阳痿治疗系列之一:歪打正着的伟哥
  • 2017/2/6 中医对“性功能”的认识
  • 2017/2/5 中医对“性器官”的认识
  • 2017/2/4 中医“性医学”的几次发展高峰
  • 2017/2/3 一个“中医临床研究生”的独白
  • 2017/2/2 “同证异方,同方异证”是怎么回事?
  • 2017/2/1 三焦升降论消渴病
  • 2017/1/31 慢性咳嗽经方治疗体会
  • 2017/1/30 五运六气与“风邪”
  • 2017/1/29 春秋战国时期的“风”
  • 2017/1/28 虽然生命很顽强……
  • 2017/1/26 周朝《周易》中的“风”
  • 2017/1/25 医圣张仲景怎么平冲逆
  • 2017/1/24 浅谈小柴胡汤在治疗IgA肾病中的应用
  • 2017/1/23 梅国强先生学术经验浅述
  • 2017/1/22 梅国强教授运用柴胡类方治疗脾胃病撷英
  • 2017/1/21 一片崭新的天地 | 《伤寒论》课后有感
  • 2017/1/20 丹参:性寒?性温?
  • 2017/1/19 吴瑞甫《中西温热串解绪言》之“中西医关系”论
  • 2017/1/18 《九宫八风篇》中的“风邪”
  • 2017/1/17 浅析《伤寒论》中姜的妙用
  • 2017/1/16 和樊代明先生:中西医必须互相学习
  • 2017/1/15 医生并不需要职称 | 思考
  • 2017/1/14 重拾信心 | 《伤寒论》课后有感
  • 2017/1/13 《伤寒论》辨治失眠浅析 | 学习笔记
  • 2017/1/12 医生要有“情怀” | 学《伤寒论》有感
  • 2017/1/11 经方治疗冠心病临证撮要(四)
  • 2017/1/10 经方治疗冠心病临证撮要(三)
  • 2017/1/9 经方治疗冠心病临证撮要(二)
  • 2017/1/8 经方治疗冠心病临证撮要(一)
  • 2017/1/7 梅国强教授验案:但见一证便是
  • 2017/1/6 梅国强教授治疗月经病经验述要
  • 2017/1/5 “栀子豉汤证”是阳明热证,而非太阳变证
  • 2017/1/4 《伤寒论》中“热利三方证”的区别运用
  • 2017/1/3 厥阴痈脓致呕的临床解读
  • 2016/12/31 患者的主观感受很重要!
  • 2016/12/30 大柴胡汤证多的原因
  • 2016/12/29 “少阳”是什么?
  • 2016/12/28 大柴胡汤证的特征:逆、浊、实、痛
  • 2016/12/27 大柴胡汤证:少阳阳明合病,还是热结胆腑?
  • 2016/12/26 《伤寒论》中三因制宜是怎么体现的?
  • 2016/12/25 对驳“特异性方证”的回复
  • 2016/12/24 驳肖相如老师《“特异性方证”是医学的最高境界》之说
  • 2016/12/23 “证难以确定”的担忧|特异性方证讨论续
  • 2016/12/22 互动讨论|王里先生的“五行学说”之答
  • 2016/12/21 你能治好感冒吗?表证概念要弄清楚哦!
  • 2016/12/20 中医运用其他理论时不能扭曲医学本身
  • 2016/12/19 临床解读《伤寒论》第293条
  • 2016/12/18 殷商时期关于“风”的记载
  • 2016/12/17 浅谈《伤寒论》六经病的本质
  • 2016/12/16 “医者意也”,你真明白吗?
  • 2016/12/15 谈谈“五行学说”中的问题(下)
  • 2016/12/14 谈谈“五行学说”中的问题(上)
  • 2016/12/13 谈谈“中医阴阳学说”中的问题(下)
  • 2016/12/12 谈谈“中医阴阳学说”中的问题(上)
  • 2016/12/11 “喘利并作”之葛根芩连汤证 | 伤寒
  • 2016/12/10 不得不说的“辨证论治” | 中医大讨论续(七)
  • 2016/12/9 中医四诊必须合参吗? | 中医大讨论续(六)
  • 2016/12/8 仲景究竟在说什么 | 思考中医
  • 2016/12/7 中医的病机是怎么来的? | 中医大讨论续(五)
  • 2016/12/6 辨病脉证并治≠辨证论治 | 中医大讨论续(四)
  • 2016/12/5 证难以确定是放弃“特异性方证”的理由吗? | 不同的声音
  • 2016/12/4 方证与《伤寒论》关系浅思 | 不同的声音
  • 2016/12/3 "证"和"症"的纠结 | 中医大讨论续(三)
  • 2016/12/2 医学有捷径吗? | 中医大讨论续(二)
  • 2016/12/1 “以死方应对变化无穷的病”之担忧 | 中医大讨论(续)
  • 2016/11/30 确定性是医学获得疗效的基础 | 中医大讨论(六)
  • 2016/11/29 方证是医学的落脚点 | 中医大讨论(五)
  • 2016/11/28 中医背离了仲景的正确方向 | 中医大讨论(四)
  • 2016/11/27 “辨证论治”是无方可用的无奈之举 | 中医大讨论(三)
  • 2016/11/26 “特异性方证”是医学的最高境界 | 中医大讨论(二)
  • 2016/11/25 方证是《伤寒论》的核心 | 中医大讨论(一)
  • 2016/11/24 麻黄与石膏 | 经典药对 (三)
  • 2016/11/24 重磅预告 | 肖相如老师关于“中医疗效下滑”的一系列文章即将上线
  • 2016/11/23 我与患者的三个小故事 | 董正平医案
  • 2016/11/23 四逆散治遗尿 | 经典发挥
  • 2016/11/22 致最好的自己 | 一份来自医生的感悟
  • 2016/11/22 升降散主表里三焦大热 | 经典发挥
  • 2016/11/21 谢观《中国医学源流论》两则
  • 2016/11/21 “达原饮”验案评说 | 经典发挥
  • 2016/11/20 梅国强先生加减运用小柴胡汤的经验(下)
  • 2016/11/20 柴胡桂枝汤与急性胰腺炎 | 经典发挥
  • 2016/11/19 梅国强先生加减运用小柴胡汤的经验(中)
  • 2016/11/19 温胆汤只是二陈汤加减吗? | 经典发挥
  • 2016/11/18 梅国强先生加减运用小柴胡汤的经验(上)
  • 2016/11/18 小柴胡汤治产褥期精神障碍 | 经典发挥
  • 2016/11/17 膝关节骨性关节炎可用腹针治疗
  • 2016/11/17 白头翁汤治痿证 | 经典发挥
  • 2016/11/16 麻黄与杏仁 | 经典药对 (二)
  • 2016/11/16 麻杏甘石汤治遗尿 | 经典发挥
  • 2016/11/15 大柴胡汤有通里攻下作用吗?
  • 2016/11/15 重磅预告 | 肖相如老师关于“中医疗效下滑”的一系列文章即将上线
  • 2016/11/14 伤筋疼痛怎么推拿?
  • 2016/11/13 论陈修园误释“阳旦证”定名“阳旦汤”
  • 2016/11/13 桂枝加附子汤与阴阳 | 经典发挥
  • 2016/11/12 医生这剂药 | 记癔病验案一则
  • 2016/11/12 真武汤退小儿高热 | 经典发挥
  • 2016/11/11 「中西医理论」比照研究现象解析
  • 2016/11/11 仙方活命饮解析 | 经典发挥
  • 2016/11/10 麻黄与葛根 | 经典药对 (一)
  • 2016/11/10 葛根汤与特异性方证 | 经典发挥
  • 2016/11/9 经方活用 | 鄂东名医张梦侬先生验案三则
  • 2016/11/9 玉女煎治精神分裂 | 经典发挥
  • 2016/11/8 疼痛,可以试试“反阿是穴”
  • 2016/11/8 清燥救肺汤与见水思尿者 | 经典发挥
  • 2016/11/7 活用经方 | 鄂东名医李培生教授验案六则
  • 2016/11/7 炙甘草汤与干燥综合征 | 经典发挥
  • 2016/11/6 章太炎论《伤寒论》版本
  • 2016/11/6 三物白散如何用? | 经典发挥
  • 2016/11/5 经方同病异治愈咳嗽 | 伤寒
  • 2016/11/5 “猪苓汤”治咳嗽 | 经典发挥
  • 2016/11/4 疼痛?按按原始点!
  • 2016/11/4 左金丸治肝还是治胃? | 经典发挥
  • 2016/11/3 龙江名医高仲山先生治未病的经验
  • 2016/11/3 解析小儿“导赤散” | 经典发挥
  • 2016/11/2 梅国强先生运用柴胡温胆汤的经验(下篇)
  • 2016/11/2 本经上品“蛇床子” | 本经中药
  • 2016/11/1 梅国强先生运用柴胡温胆汤的经验(上篇)
  • 2016/11/1 “半夏”知多少 | 本经中药?
  • 2016/10/31 方证对应疗效显 | 记一则湿疹顽疾验案
  • 2016/10/31 麻杏苡甘汤中的“薏苡仁” | 本经中药
  • 2016/10/30 章太炎读《伤寒论》
  • 2016/10/30 葡萄,你了解它多少? | 药食同源
  • 2016/10/29 经方活用 | 鄂东名医洪子云验案四则
  • 2016/10/29 你用过“玉竹”吗? | 本经中药
  • 2016/10/28 张仲景 | 未病先防,养护脾胃(下)
  • 2016/10/28 详解“当归生姜羊肉汤” | 经典发挥
  • 2016/10/27 张仲景 | 未病先防,养护脾胃(上)
  • 2016/10/27 “姜”知多少? | 本经中药
  • 2016/10/26 怎么调理呵护你的经络?
  • 2016/10/26 术附暖肌治凝肩 | 经典发挥
  • 2016/10/25 杏苏散非治燥剂
  • 2016/10/25 “苦杏仁”有小毒,不可过量 | 本经中药
  • 2016/10/24 是医患,亦是朋友 | 记一则顽固性失眠验案
  • 2016/10/24 “茯苓”知多少 | 本经中药
  • 2016/10/23 李今庸先生认为:《伤寒论》断句不同,意思会不一样!
  • 2016/10/23 神经衰弱,愈补愈弱 | 名医医案
  • 2016/10/22 推拿怎样才能补虚泻实?
  • 2016/10/22 滑石药解 | 本经中药
  • 2016/10/21 月经不调、痔疮?可试试董氏刺血
  • 2016/10/21 桂枝茯苓丸 | 经典发挥
  • 2016/10/20 互动讨论 | 再谈银花连翘
  • 2016/10/20 全身是宝的“橘子” | 本经中药
  • 2016/10/19 《谭宾录》医论三则
  • 2016/10/19 升阳举陷治癃闭 | 名医医案
  • 2016/10/18 当分子生物邂逅中医中药
  • 2016/10/18 衷中参西“升陷汤”释义
  • 2016/10/17 温病经典药对:银花、连翘
  • 2016/10/17 “半表半里”之质疑 | 肖相如讲伤寒
  • 2016/10/16 中西医结合的前世今生
  • 2016/10/16 鬼脸升麻 | 本经中药
  • 2016/10/15 龙江名医华庭芳先生脉诊经验谈
  • 2016/10/15 萧通吾脉法精粹二则
  • 2016/10/14 中医改良,在理不在人
  • 2016/10/14 躬行验药破谬论 | 名医医案
  • 2016/10/13 柴胡桂枝汤之四 | 突破定式篇
  • 2016/10/13 “甘草”天天见 | 本经中药
  • 2016/10/12 柴胡桂枝汤之三 | 脏腑经络篇
  • 2016/10/12 再认“黄芩” | 本经中药
  • 2016/10/11 柴胡桂枝汤之二 | 营卫虚实篇
  • 2016/10/11 不一样的“芍药” | 本经中药
  • 2016/10/10 柴胡桂枝汤之一 | 外感内伤篇
  • 2016/10/10 你真的了解“柴胡”吗? | 本经中药
  • 2016/10/9 一种新的针法:动气针法
  • 2016/10/9 肩周炎经络解析 | 名医医案
  • 2016/10/8 仲景“道法自然”的养生观
  • 2016/10/8 胶艾四物调经方 | 名医医案
  • 2016/10/7 杨则民医话两则
  • 2016/10/7 阴虚阳搏谓之崩 | 名医医案
  • 2016/10/6 仲景假道祛邪之一 | 胆腑热结泻阳明
  • 2016/10/6 白虎汤中加附子 | 名医医案
  • 2016/10/5 “大承气汤”的精准定位
  • 2016/10/5 润燥通便用白术 | 名医医案
  • 2016/10/4 失眠与麻黄细辛附子汤
  • 2016/10/4 失眠为标勿迷糊 | 名医医案
  • 2016/10/3 太阳中风的病因真是“风”吗?
  • 2016/10/3 伤寒表实用麻黄 | 名医医案
  • 2016/10/2 【经方求真】|为什么现代中医需要懂西医?!
  • 2016/10/2 消渴唇颤阴虚故 | 名医医案
  • 2016/10/1 致一场蒙得“生无可恋”的考试
  • 2016/10/1 湿浊困脾阳虚盗汗 | 名医医案
  • 2016/9/30 仲景经典药对:麻黄桂枝
  • 2016/9/30 重剂石膏挫热毒 | 名医医案
  • 2016/9/29 梅国强教授拓展运用《伤寒论》的经验(下篇)
  • 2016/9/29 见血休止血 | 名医医案
  • 2016/9/28 梅国强教授拓展运用《伤寒论》的经验(中篇)
  • 2016/9/28 脐下无汗加黄柏 | 名医医案
  • 2016/9/27 梅国强教授拓展运用《伤寒论》的经验(上篇)
  • 2016/9/27 怪病皆是痰作祟 | 名医医案
  • 2016/9/26 肾气丸:张山雷怎么看?
  • 2016/9/25 大量医生造假SCI论文,谁的脸肿了?
  • 2016/9/24 谁能保护一下这个无辜的农村小女孩?
  • 2016/9/23 《金匮要略》怎么防病?
  • 2016/9/22 仲景经典药对:桂枝芍药
  • 2016/9/21 中国版“诺贝尔奖”新鲜出炉了
  • 2016/9/20 《内经》教你怎么不抑郁
  • 2016/9/19 心灵之殇 | 抑郁症?肾虚!
  • 2016/9/19 心灵之殇 | 癔症患者如何“歇斯底里”?
  • 2016/9/18 爱爱时避孕是谁的任务 | 两性
  • 2016/9/18 哪个避孕措施最可靠?
  • 2016/9/17 除了性别,男女还有什么不同?
  • 2016/9/16 一份关于健康与死亡的检讨书 | 悲惨世界
  • 2016/9/15 中秋是否可以不再吃月饼?
  • 2016/9/14 中医的内忧外患之“外患”
  • 2016/9/14 免费送签名书+免费诊疗 | 投票结果公布
  • 2016/9/13 中医的内忧外患之“内忧”
  • 2016/9/13 果之上品“蕅实茎 ” | 药食同源
  • 2016/9/12 互动讨论 | 再谈“火神派”的危害
  • 2016/9/12 “附子”正解 | 本经中药
  • 2016/9/11 性下降是衰老的敏感指标 | 两性
  • 2016/9/11 补肾山药知多少? | 本经中药
  • 2016/9/10 徐婷事件思考 | 伪中医无处不在谁之过?
  • 2016/9/10 免费送签名书+免费诊疗 | 肖相如公众号名称征集令(续)
  • 2016/9/9 中国理想的医疗模式
  • 2016/9/9 果之上品“鸡头实” | 药食同源
  • 2016/9/8 中医可能要从“西医院”崛起
  • 2016/9/8 果之上品“蓬蘽” | 药食同源
  • 2016/9/7 不抽血不拍片,中医是怎么治病的? | 解惑
  • 2016/9/7 免费送签名书+免费诊疗 | 肖相如公众号名称征集令
  • 2016/9/6 为什么越邪乎越有人信?| 套路
  • 2016/9/6 果之上品“大枣” | 药食同源
  • 2016/9/5 “健康教母”马悦凌 | 神医成长录
  • 2016/9/5 “当归”正解 | 中药
  • 2016/9/4 “中医食疗第一人”张悟本 | 神医成长录
  • 2016/9/4 揭开绿豆神秘的面纱 | 中药
  • 2016/9/3 “排毒教父”林光常 | 神医成长录
  • 2016/9/3 推陈致新之大黄 | 中药
  • 2016/9/2 “神医”胡万林 | 神医成长录
  • 2016/9/2 “芒硝”正解 | 中药
  • 2016/9/1 网上看医生开药方,你真的放心吗?
  • 2016/9/1 四诊不全,诸家名医错辨 | 医案
  • 2016/8/31 制约中医的三因素
  • 2016/8/31 中医如何理解“糖尿病与运动” | 医案
  • 2016/8/30 “排毒养生”可信吗?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30 黄芪炖鸡汤,养生补体又下乳吗? | 医案
  • 2016/8/29 “伤寒”的概念是个“大麻烦” | 伤寒
  • 2016/8/29 春温误散伤阴,致发脱甲落 | 医案
  • 2016/8/27 “一个原则”搞定外感病的失治误治 | 伤寒
  • 2016/8/27 湿温病误用白虎汤 | 医案
  • 2016/8/26 “伤寒”不是派,你知道吗?
  • 2016/8/26 “控涎丹”之妙用
  • 2016/8/25 博大精深,福兮?祸兮?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25 李克绍先生五对活血药剖析
  • 2016/8/24 “无派”才是疗效派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24 照着书得病,就看你会不会用 | 医案
  • 2016/8/23 “火神派”经得起推敲吗?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23 附子应该是这么用,你用对了吗? | 医案
  • 2016/8/22 “六气皆能化火”靠谱吗?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22 表证不等于外感病的初期
  • 2016/8/21 桑枣子,不能忘却的味道 | 舌尖上的中医
  • 2016/8/21 看赵炳南先生用桑葚治疗脱发 | 医案
  • 2016/8/20 竹趣 | 舌尖上的中医
  • 2016/8/20 看鲜竹沥怎么用 | 医案
  • 2016/8/19 有病无病,防风通圣。靠谱吗? | 戳穿医学的谎言
  • 2016/8/19 该出手时就出手之麻黄汤
  • 2016/8/18 医圣张仲景教你如何诊脉
  • 2016/8/18 萧通吾先生“滑脉”解 | 医案
  • 2016/8/17 戳穿医学的谎言 | 悬丝诊脉的真相
  • 2016/8/17 人为什么会相信谎言?
  • 2016/8/16 中医的“洪荒之力” —— 疗效
  • 2016/8/16 小青龙汤不治之哮喘案 | 医案
  • 2016/8/15 《伤寒论》中找不到“现在中医”的要素
  • 2016/8/15 “桂枝汤”中药解
  • 2016/8/14 学习三忌,你躺枪了吗?
  • 2016/8/14 「两味药」治头痛 | 医案
  • 2016/8/13 忘不掉家乡的莲藕 | 舌尖上的中医
  • 2016/8/13 寒积肾痈 | 医案
  • 2016/8/12 养生吃红薯?反正我不吃 | 舌尖上的中医
  • 2016/8/12 从饮食着手治疗胃病 | 医案
  • 2016/8/11 舌尖上的中医 | 小时候吃的饴糖,是怎么做出来的?
  • 2016/8/11 看魏长春先生用饴糖 | 医案
  • 2016/8/10 “机器人医生”或许能传承中医?
  • 2016/8/10 精神分裂症三例 | 医案
  • 2016/8/9 黄昏的惆怅 | 记忆
  • 2016/8/9 申酉之交发作性嗜睡病 | 医案
  • 2016/8/8 童年的夏天 | 记忆
  • 2016/8/7 取消医生编制意味着什么?
  • 2016/8/7 周期性顽固性呕吐案一则 | 医案
  • 2016/8/6 揭秘《伤寒论》之“误解” | 伤寒
  • 2016/8/6 胆结石,下伤肝脾 | 医案
  • 2016/8/5 肖相如教你用麻黄汤 | 伤寒
  • 2016/8/5 中医不神秘——肖相如讲伤寒第一期学员北京见面会
  • 2016/8/5 寒邪凝滞用麻黄汤 | 病案
  • 2016/8/4 肖相如教你用白虎汤 | 伤寒
  • 2016/8/4 肖相如白虎加人参汤验案 | 医案
  • 2016/8/3 仲景如何观察药后反应? | 伤寒
  • 2016/8/3 名师教你治外感病 | 医案
  • 2016/8/2 肖相如教你用小柴胡汤 | 伤寒
  • 2016/8/2 肖相如小柴胡汤验案 | 医案
  • 2016/8/1 岳美中先生如何治学?
  • 2016/8/1 从冻伤一案看厥阴病 | 医案
  • 2016/7/31 蒲辅周先生验方十首
  • 2016/7/31 西医不治之头痛 | 医案
  • 2016/7/30 蒲辅周先生怎么读书?
  • 2016/7/30 蒲辅周先生与封髓丹 | 医案
  • 2016/7/29 领略更高境界的“中医思维”| 医术的差异
  • 2016/7/29 “甘温除大热”病例一则 | 医案
  • 2016/7/28 李可先生“破格救心汤”之我见
  • 2016/7/28 看李可先生用“麻杏石甘汤”
  • 2016/7/27 你是用“中医思维”看病的中医吗?
  • 2016/7/27 “叫不醒”的不仅仅是装睡的人 | 医案
  • 2016/7/26 赵绍琴先生治肾病观点之我见
  • 2016/7/26 用《金匮要略》治疗慢性肾炎 | 医案
  • 2016/7/25 如何用「中医思维」治疗痤疮?
  • 2016/7/25 顽固湿疹病案一则 | 医案
  • 2016/7/24 习惯性便秘的根源是“没有习惯”
  • 2016/7/24 “内服外用”治便秘 | 医案
  • 2016/7/23 张仲景教你如何「鉴别诊断」
  • 2016/7/23 名医教你用「小青龙汤」
  • 2016/7/22 滥用“经方”,中医堪忧!
  • 2016/7/22 名医教你使用「猪苓汤」 | 医案
  • 2016/7/21 “不腑实,下什么”系列之二:逐水
  • 2016/7/21 名医教你如何「逐水」 | 医案
  • 2016/7/20 「不腑实,下什么」系列之一:泻热
  • 2016/7/20 没错!就是用「大黄」止泻 | 医案
  • 2016/7/19 「经方」应改为「经方证」 | 伤寒
  • 2016/7/19 「温阳法」治五官瘙痒症 | 医案
  • 2016/7/18 怎样抓住肯定的疗效? | 伤寒
  • 2016/7/18 「主之」病案一则 | 医案
  • 2016/7/17 学好《伤寒论》的三步曲 | 伤寒
  • 2016/7/16 这些年,我都做了些什么 | 记忆
  • 2016/7/15 《内经》认为「精」应满而溢泻 | 两性
  • 2016/7/15 失精医案一则 | 医案
  • 2016/7/14 无汗,你会用「桂枝汤」吗?
  • 2016/7/14 看中医「大家」如何运用桂枝汤
  • 2016/7/13 有证无「病」和有病无「证」
  • 2016/7/13 「四味药」治疗急性肾盂肾炎
  • 2016/7/12 还在午睡?看看《内经》怎么说
  • 2016/7/12 您也是“咖啡达人”吗? | 医案
  • 2016/7/11 暑天辨暑:这些“解暑方”不治暑
  • 2016/7/11 小儿暑温医案一则 | 医案
  • 2016/7/10 《黄帝内经》告诉你:夏天应该这样过!
  • 2016/7/10 西瓜惹的祸?| 医案
  • 2016/7/9 夏季常见的这些疾病,你中了几招?
  • 2016/7/8 “辛凉解表剂”升麻葛根汤既不解表,也不治疹
  • 2016/7/7 中医外科为什么没有发展?| 解惑
  • 2016/7/7 胆总管结石医案一则 | 医案
  • 2016/7/6 中医:西医知识只患其少不厌其多
  • 2016/7/5 痛经第一方:当归四逆汤
  • 2016/7/4 吃这些美食快乐地保卫你的前列腺
  • 2016/7/3 子午流注——脏腑的时间分配(内附服药时间指导)
  • 2016/7/2 活人怎会被累死——加班、过劳、骤死
  • 2016/7/1 伤寒 | 动静之间分阴阳——甘澜水
  • 2016/6/30 最佳作息、工作、美容时间
  • 2016/6/29 肾病 | 肾功能衰竭须忌豆吗?
  • 2016/6/28 肾病 | 肾病需要控制蛋白质吗?
  • 2016/6/27 饮食养生误区:肾虚并不都能吃腰子、食物的寒热不是指温度
  • 2016/6/26 肾虚 | 你有慢性疲劳综合征吗?
  • 2016/6/25 肾虚 | 补肾能治顽固性失眠吗?
  • 2016/6/24 生物钟:生命的时间节律
  • 2016/6/23 肾虚 |补肾能治过敏性鼻炎吗?
  • 2016/6/22 两性 | 拿什么行动拯救你的“精子“?
  • 2016/6/21 尊重经典但不须盲从
  • 2016/6/20 “博大精深”容易使中医舍本逐末
  • 2016/6/19 为什么谈“西医”要色变呢?
  • 2016/6/18 复发性口腔溃疡为何难缠?
  • 2016/6/17 荨麻疹的病机与风无关
  • 2016/6/16 肾虚 | 补肾减肥健美的山药,你吃吗?
  • 2016/6/15 名医神诊:望诊断死生
  • 2016/6/14 方的大小不是医生的好恶
  • 2016/6/13 批判中医的N个理由 | 中医存在的N多问题
  • 2016/6/12 医生受《劳动法》保护吗?
  • 2016/6/11 选择中医的N多理由
  • 2016/6/10 肾虚 | 补肾名星“六味地黄丸”家族
  • 2016/6/9 肾虚 | 君行千里,莫食枸杞
  • 2016/6/8 不尊重医生的根源在哪里?
  • 2016/6/7 执医、规培、专培是不负责任
  • 2016/6/6 “诊费”是什么“费”?
  • 2016/6/5 两性 | 性功能障碍患者的家庭作业:性感集中训练(续)
  • 2016/6/4 两性 | 性功能障碍患者的家庭作业:性感集中训练
  • 2016/6/3 肾病 | 治肝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6/2 肾病 | 治心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6/1 肾虚 | 夏季也可以补肾吗
  • 2016/5/31 小儿夏季需要注意的问题
  • 2016/5/30 ”超级细菌“与西医学的困境
  • 2016/5/29 老年疾病和西医的困境
  • 2016/5/28 感冒都能自限吗?
  • 2016/5/28 肾虚 | 减肥不当易导致性欲减退、食欲不振、腰痛腰酸尿急尿频
  • 2016/5/27 检验数据:中医不能拒绝,西医不能依赖。
  • 2016/5/26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五:厥阴病的提纲应该是第337条
  • 2016/5/26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六:乌梅丸不是厥阴病的主方
  • 2016/5/25 半夏泻心汤验案赏析续(寒热错杂久泻案之二、口周红斑案、口甜腰痛案)
  • 2016/5/24 半夏泻心汤证不是辨证论治
  • 2016/5/23 半夏泻心汤验案赏析(慢性肾衰案、糖尿病案、寒热错杂久泻案之一)
  • 2016/5/22 中医不可能得到“神“的帮助
  • 2016/5/22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四:寒厥不会有“厥热胜复”
  • 2016/5/21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三:四逆汤不是少阴寒化证的主方
  • 2016/5/21 肾病 | 肾病用激素需要辨证
  • 2016/5/20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二:热厥和寒厥
  • 2016/5/20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 2016/5/19 伤寒 | 厥阴病临床解读之一:厥阴病的基本概念
  • 2016/5/19 道德是人性的特征
  • 2016/5/18 中医岂能“八卦”???
  • 2016/5/17 两性 | 七损八益
  • 2016/5/16 两性 | 阳痿患者自己可以做点儿什么?
  • 2016/5/15 肾虚 | 人为的肾虚
  • 2016/5/14 现在的“医”有能力“易”吗?
  • 2016/5/13 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好医生?
  • 2016/5/12 医和神
  • 2016/5/11 名医扁鹊更象神话故事
  • 2016/5/10 "天人相应"正在弱化
  • 2016/5/9 阴阳学说在中医里的滥用
  • 2016/5/8 医术的差异 | 正治法,泻心法,建中法
  • 2016/5/7 中医教材上那些恼人的自相矛盾
  • 2016/5/6 中医会被“扯”黄吗?
  • 2016/5/5 肾虚 | 如何避免后天的肾虚呢?
  • 2016/5/4 法律危害医学和病人吗 | 魏则西事件思考(下)
  • 2016/5/3 医学已经背离初衷 | 魏则西事件思考
  • 2016/4/30 肾虚 | 还真能避免有些先天性的肾虚
  • 2016/4/29 肾虚 | 肾虚会有哪些严重后果呢?
  • 2016/4/28 肾病 | 难治性肾病综合征的治疗经验
  • 2016/4/28 《内经》五型人,你属哪型?
  • 2016/4/27 为什么说“通往中医的路基本不通”?
  • 2016/4/27 肖相如门诊公告 | 5月14日(周六)开始,每周六上午在北京平心堂甜水园店出诊
  • 2016/4/26 中医为什么可以任性?
  • 2016/4/26 互动讨论 | 关于“手淫”的一些问题
  • 2016/4/25 两性 | 增强“性功能”的药物之二
  • 2016/4/24 两性 | 增强“性功能”的的药物之一
  • 2016/4/23 两性 | 同样是“性”,差异怎么会这么大?
  • 2016/4/22 两性 | 是不是还在担心手淫的问题?
  • 2016/4/21 肾虚 |“肾为先天之本”是什么意思?
  • 2016/4/20 肾虚 | 我们每个人都会肾虚吗?
  • 2016/4/19 肾病 | 治肾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4/18 肾病 | 肖相如讲肾病三:治脾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4/16 两性 | 到底如何真正有效地解决“性冷淡“呢?
  • 2016/4/15 两性 | 日常生活当中很多朋友担心的“性冷淡”,究竟是什么的?
  • 2016/4/14 两性|早泄当然可以治疗
  • 2016/4/13 你了解早泄吗?
  • 2016/4/12 大黄黄连泻心汤还可以和哪几方一起理解?
  • 2016/4/11 日本医生怎么用大黄黄连泻心汤?
  • 2016/4/10 再谈大黄黄连泻心汤
  • 2016/4/9 五泻心还真不是一家的
  • 2016/4/8 你真的清楚桂枝汤的煎服法吗?
  • 2016/4/7 如何搞定《伤寒论》中的药量?
  • 2016/4/6 “去滓再煎”真的有必要吗?
  • 2016/4/5 试试动态理解伤寒论
  • 2016/4/4 石膏需要先煎吗
  • 2016/4/3 麻黄到底应该怎么煎?
  • 2016/4/2 甘草真的是可有可无吗?
  • 2016/4/1 【医案】肖立渭医案三:治湿热重在化湿
  • 2016/3/31 中国的养生之“道”是什么道?
  • 2016/3/30 肖相如讲肾病【?二】:其他治肺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3/29 ?【医案】单方结合针灸治疗腮腺炎
  • 2016/3/28 【肖相如讲伤寒】五:?伤寒的概念
  • 2016/3/27 【医案】肖立渭医案(二):利尿以止汗
  • 2016/3/26 ”一技之长“能算医生吗?
  • 2016/3/25 对民间医学进行收集整理研究的建议
  • 2016/3/24 《伤寒论》中“恶寒”的意义
  • 2016/3/23 肖相如讲肾病(一):宣肺法在肾病中的运用
  • 2016/3/22 肖立渭医案(一)
  • 2016/3/21 肖相如讲伤寒之四:《伤寒论》的学术渊源和成就
  • 2016/3/18 肾囊肿案
  • 2016/3/17 寒热峰会
  • 2016/3/17 吾日三省吾身——健康、快乐、自由吗?
  • 2016/3/16 村医开中医诊所靠谱吗?
  • 2016/3/15 肖相如讲伤寒之三:《伤寒论》的版本
  • 2016/3/15 吾日三省吾身—健康、快乐、自由吗?
  • 2016/3/14 哪些抗菌素会损害肾功能?
  • 2016/3/14 唔日三省吾身—健康、快乐、自由吗?
  • 2016/3/13 局灶坏死性IgA肾病案
  • 2016/3/12 你知道《伤寒论》的成书背景吗?
  • 2016/3/11 好中医为什么越来越少了?
  • 2016/3/10 糖尿病怎么预防尿毒症
  • 2016/3/9 《伤寒论》的作者是谁?
  • 2016/3/8 肾病综合征高度水肿案
  • 2016/3/7 中西医的区别
  • 2016/3/6 中医糊涂吗?
  • 2016/3/5 “杏林”和中医有啥关系?
  • 2016/3/4 “虚邪贼风”啥意思?
  • 2016/3/3 糖尿病是导致尿毒症的第一因素
  • 2016/3/2 解热镇痛药可致肾功能损害
  • 2016/3/1 慢性肾衰能吃豆吗?
  • 2016/2/29 高血压如何预防尿毒症
  • 2016/2/28 怎么才能预防流感
  • 2016/2/27 高血压会导致尿毒症
  • 2016/2/26 你知道尿毒症吗?
  • 2016/2/25 一个月能学会中医吗?
  • 2016/2/24 小柴胡汤与国家中医管理局
  • 2016/2/23 中医简便验则不应“廉”
  • 2016/2/22 大学老师为学而生
  • 2016/2/21 让学生看到疗效
  • 2016/2/20 如何做一名敬业的老师?
  • 2016/2/19 如何培养中医研究生?
  • 2016/2/18 1987年读博士是什么感觉?
  • 2016/2/17 回顾/1984年读研究生是什么感觉?
  • 2016/2/16 好医生的标准是什么?
  • 2016/2/15 中医必须学习西医
  • 2016/2/14 西医应该学习中医
  • 2016/2/13 及早发现尿毒症的蛛丝马迹
  • 2016/2/12 过劳死有哪些征兆
  • 2016/2/11 谁在残害医患关系?
  • 2016/2/9 【为什么你妈逼你结婚?】
  • 2016/2/7 过年尽量少伤身体
  • 2016/2/6 肾病最好先看中医
  • 2016/2/5 医生应该去基层看看
  • 2016/2/4 我的学生为什么爱我
  • 2016/2/3 老师的责任是让学生爱上中医
  • 2016/2/2 我为什么不去大医院工作
  • 2016/2/1 中医的意义
  • 2016/1/31 冬三月的养生要点
  • 2016/1/30 中医为什么越振兴死的越快?
  • 2016/1/29 胆小鬼其实与肾虚有关
  • 2016/1/27 怎么睡觉,你真的懂吗?
  • 2016/1/25 过敏性鼻炎根源在肾
  • 2016/1/21 学术女生育安全堪忧
  • 2016/1/4 你的作息规律还好吗?
  • 2015/12/27 自强不息 为梦想拼搏 无私忘我 让青春绽放
  • 2015/12/15 “寒温之争”为什么
  • 2015/12/10 西医不治之症的中医治疗验案
  • 2015/12/8 外感病初期辨治体系重构
  • 2015/12/7 肖相如论伤寒
  • 2015/12/6 肾虚吗
  • 2015/12/5 养生肾为本
  • 2015/12/3 发现肾虚
  • 2015/12/2 肖相如论治肾病
  • 2015/12/1 中西医结合性治疗学
  • 2015/11/30 阳痿治疗集锦
  • 2015/11/29 医生的基本素质
  • 2015/11/27 脉诊之四:失眠的治疗
  • 2015/11/25 脉诊的意义之二:慢性肾炎的治疗
  • 2015/11/23 锅巴
  • 2015/11/22 文以误医
  • 2015/11/16 话说“冬虫夏草”
  • 2015/11/9 外感湿邪初期辨治规范
  • 2015/11/8 外感燥邪初期辨治规范
  • 2015/11/7 外感热邪初期辨治规范
  • 2015/11/6 外感寒邪初期的辨治规范
  • 2015/11/5 “辛凉解表剂”升麻葛根汤辨析
  • 2015/11/4 “辛凉解表剂”柴葛解肌汤质疑
  • 2015/11/3 “辛凉解表剂”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之“解表”质疑
  • 2015/11/2 “辛凉解表剂”桑菊饮方证辨析
  • 2015/11/1 “辛凉解表剂”银翘散之“解表”质疑
  • 2015/10/31 表里辨证没有意义
  • 2015/10/30 暑的本质是热
  • 2015/10/29 “燥”不可能有表证
  • 2015/10/28 非读书不足以成大医
  • 2015/10/27 “火”非外邪
  • 2015/10/26 “风”不是具体的病因
  • 2015/10/25 热邪怎么导致“恶寒”
  • 2015/10/24 教材对“疹”的论述互相矛盾
  • 2015/10/21 根据教材外感病初期的寒热肯定辨错
  • 2015/10/19 中药十八反应该废止
  • 2015/10/18 中医不需要振兴
  • 2015/10/17 中西医的快慢
  • 2015/10/15 用青蒿的名方:青蒿鳖甲汤治失眠
  • 2015/10/14 对屠教授获得诺奖要庆贺更要反思
  • 2015/10/13 中医不可能复兴
  • 2015/10/12 仲景召开医林大会
  • 2015/10/11 附子,我们都能用吗?
  • 2015/10/9 诺奖太慢,只争朝夕
  • 2015/10/8 屠教授获得诺奖给人们最大的启示
  • 2015/10/7 屠教授的诺奖确实和中医关系不大
  • 2015/10/6 屠呦哟获得诺奖的前提是没有得到国内认可
  • 2015/10/2 《外感病初期辨治体系重构》出版了
  • 2015/9/28 黄芪在肾病中的正确运用
  • 2015/9/27 难治性肾病综合征的治疗经验
  • 2015/9/26 何绍奇对“辛凉解表”的看法并不正确
  • 2015/9/21 温病初期演变成“风热表证”的原因——源于张仲景、叶天士、吴鞠通三位大师的错误
  • 2015/9/20 外感病因理论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
  • 2015/9/18 外感病初期存在的理论问题
  • 2015/9/17 外感病初期辨治体系重构(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