闄堝畨鐪嬩笘鐣?gh_9ab2cbf6a274)微信文章
  • 2018/8/12 7:00:00 最毒妇人心 or 女人更善良?
  • 2018/8/11 8:22:43 知识分子的确有“有恩不报”的传统
  • 2018/8/10 7:00:00 中国科研管理中的“数量化”“评价”大潮何时停歇?
  • 2018/8/9 7:00:00 “数量化评价”根本无法反应学术界实情,哪怕是小部分
  • 2018/8/8 7:00:00 硕士生需要选一个学术能力强的导师
  • 2018/8/7 9:43:40 美国佬的贫乏与新颖
  • 2018/8/6 16:16:14 简要区分哲学、数学、科学、工程、技术、管理
  • 2018/8/5 13:52:02 那一份悲伤与生俱来:浅谈日本的民族性
  • 2018/8/4 7:00:00 潘金莲和玉兰对武松的爱情
  • 2018/8/3 7:00:00 人间孤愤最难平——我所知道的李杨之争
  • 2018/8/2 7:00:00 看杨振宁先生如何“吹捧”陈省身先生
  • 2018/8/1 16:51:44 应在长途大巴上强制推广安全带
  • 2018/7/23 7:00:00 再说老侦探波洛的爱情
  • 2018/7/22 8:00:23 耶稣和孔子,谁的“科研团队”更好?
  • 2018/7/21 7:00:00 回忆当年721:专家回应公众“那些暴雨中的问题”
  • 2018/7/20 8:51:59 西班牙的海鲜饭
  • 2018/7/19 8:28:49 初次遭遇学术不端
  • 2018/7/18 7:00:00 “管理”研究的终极问题:管理机制的设计与应用
  • 2018/7/17 7:00:00 做好学术评议的三要三不要
  • 2018/7/16 7:00:00 重视“事中”评价和处置
  • 2018/7/15 7:00:00 旅游景区饭特别难吃的管理难题迎刃而解!
  • 2018/7/14 6:20:05 科学创新的三要素:不设目标 稳定环境 提供机制
  • 2018/7/13 7:00:00 波洛的爱情和马普尔小姐的爱情
  • 2018/7/12 7:00:00 浅议管理机制设计理论
  • 2018/7/11 7:00:00 考研:改变一生命运的开始?抑或只做转场的枢纽?
  • 2018/7/10 7:00:00 世界电影名曲音乐会
  • 2018/7/9 7:15:49 重看《列宁在十月》
  • 2018/7/8 8:49:36 第十一次现代应急管理课程班在北京正在进行中......
  • 2018/7/7 13:41:24 《2018中国应急报告》今日在京发布
  • 2018/7/6 7:00:00 《别惹我》——Fuck吕克贝松这个Son of bitch
  • 2018/7/5 7:00:00 《地狱》——解决人类过分自我复制的可行之道?
  • 2018/7/4 7:00:00 电影《同桌的你》观后记
  • 2018/7/3 9:00:00 观芭蕾舞剧《吉赛尔》有感
  • 2018/7/2 19:17:51 全本新编历史京剧《屈原》观后
  • 2018/7/1 17:56:01 潘教峰:寄语毕业生
  • 2018/6/30 13:46:57 陈热闹:这天,这地;这凉,这热(下)
  • 2018/6/29 7:00:00 陈热闹:这天,这地;这凉,这热(上)
  • 2018/6/28 7:00:00 那山,那海;那城,那人(下)
  • 2018/6/27 7:51:53 那山,那海;那城,那人(上)
  • 2018/6/26 7:00:00 陈热闹:离开小鸭鸭的日子
  • 2018/6/25 7:00:00 陈热闹:波尔图的“烧饼”及其他
  • 2018/6/24 7:45:15 巴塞罗那印象:高迪之城
  • 2018/6/23 9:43:50 海峡两岸应急管理高峰论坛今日开幕
  • 2018/6/22 10:24:03 杨振宁十诫:做科研的十个启示
  • 2018/6/21 7:00:00 从“隔皮猜瓜”试论中医与现代医学之差异
  • 2018/6/20 7:00:00 如何实现对“创新”的管理——《峪中对》之三
  • 2018/6/19 9:15:56 现代应急管理中的分类与评价
  • 2018/6/18 7:36:01 进入管理研究的很好思维起点:社会“物”理学
  • 2018/6/17 7:00:00 陈热闹:我的三颗牙哟
  • 2018/6/16 11:08:38 六岁童携父横扫伊比利亚半岛
  • 2018/6/15 7:00:00 当公平作为管理目标——《峪中对》之二
  • 2018/6/14 7:00:00 公正作为管理目标时该当怎么设计:《峪中对》之一
  • 2018/6/13 9:47:06 以部分研究生为工作而读论“太有远见是错的”
  • 2018/6/12 7:00:00 地铁在安全管理上应该怎么做
  • 2018/6/11 7:20:48 华罗庚先生的自知之明
  • 2018/6/10 7:00:00 我爱费玉清
  • 2018/6/9 6:48:08 防灾减灾,让发展更安全
  • 2018/6/8 7:00:00 大陆台湾:在不远的距离里
  • 2018/6/7 8:22:39 在台湾,做教授的感觉很美
  • 2018/6/6 7:00:00 中国近代最牛的人和历史上最牛的皇帝
  • 2018/6/5 6:43:07 德国人的认真,英国人的绅士,山东人的傻楞
  • 2018/6/4 7:00:00 从《宋诗选注》第一首看钱锺书先生的七个卖弄
  • 2018/6/3 7:00:00 欧洲风格的炸油条
  • 2018/6/2 7:26:26 怀念或停滞那久远的记忆——里斯本的航海纪念碑
  • 2018/5/11 7:00:00 且放白练青崖间——尼亚加拉瀑布印象
  • 2018/5/10 7:00:00 教授在学生分数上有多大权力?
  • 2018/5/9 9:34:35 哪些事情大学校长应该做,哪些不该做!
  • 2018/5/8 7:00:00 对莫文蔚《他不爱我》论文执行专家评审
  • 2018/5/7 12:44:34 从《1Q84》到《刺杀骑士团长》(三四五)
  • 2018/5/6 7:57:54 俺的饺子被老外敬而远之,事涉民族自尊心
  • 2018/5/5 7:00:00 当今日行为变成历史,未来你也应该敢于直面它!
  • 2018/5/4 7:00:00 世界变得温柔
  • 2018/5/3 7:00:00 现代应急管理中的分类与评价
  • 2018/5/2 7:00:00 科学“实”验与管理“虚”验
  • 2018/5/1 7:00:00 人为什么会说那么多无用的废话
  • 2018/4/30 18:52:06 因康桥而徐志摩3:让爱情幻灭是一生的光辉
  • 2018/4/29 7:00:00 因康桥而徐志摩2: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 2018/4/28 7:00:00 因康桥而徐志摩1: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 2018/4/27 11:58:54 进入管理研究的起点:社会“物”理学
  • 2018/4/26 7:00:00 海参崴的朝晖夕阴
  • 2018/4/25 8:14:55 风险管理、预警管理与应急管理
  • 2018/4/24 7:00:00 新书《峪中对——管理机制对话录》已出版
  • 2018/4/23 7:00:00 拿起几张5000卢布的大票去俄罗斯
  • 2018/4/22 7:00:00 几幅俄罗斯画家的作品
  • 2018/4/21 7:00:00 关于俄罗斯的五种二手印象
  • 2018/4/20 7:00:00 俄罗斯从隔壁借来的套娃成了民族象征
  • 2018/4/19 7:00:00 俄罗斯与忧郁气质
  • 2018/4/18 7:00:00 机制、管理机制、失效、管理机制失效之概念
  • 2018/4/17 15:19:09 各类“学者”的命名档次应胸怀世界,面向全球
  • 2018/4/15 6:00:00 机制的故事:以空间换时间
  • 2018/4/14 10:35:41 我亘古的渡头在那里 我航向的归程在那里
  • 2018/4/13 7:00:00 怎样才算赢得国际学术声誉?
  • 2018/4/12 8:00:00 科研成果的署名问题
  • 2018/4/11 7:00:00 天公为何只哆嗦不抖擞?
  • 2018/4/10 8:46:15 巴黎——她的浪漫与忧郁
  • 2018/4/4 钱伟长,钱学森,钱三强到底谁更牛?
  • 2018/4/3 知识分子在历史上哪一段曾经有过尊严?
  • 2018/4/2 评价:数学的给分题,管理科学中的难题
  • 2018/3/31 海鸥清风为伍
  • 2018/3/30 评郭沫若对于奴隶封建社会分期的三次转变
  • 2018/3/29 中国唯一府观衙三位一体的黄河故宫嘉应观
  • 2018/3/28 埃菲尔铁塔:当年的四个投标方案
  • 2018/3/27 副教授、副局长
  • 2018/3/26 机制的故事:排队
  • 2018/3/25 机制的故事:应急电话怎么保证第一时间接起来
  • 2018/3/24 机制的故事:税收与学费
  • 2018/3/23 机制的故事:领导带班下井能保障安全吗
  • 2018/3/22 伊娃,爱娃还是夏娃
  • 2018/3/21 机制的故事:学员为何一定要在驾校吃饭
  • 2018/3/20 提倡专业精神,而非精英主义
  • 2018/3/19 老陈的蒙娜丽莎
  • 2018/3/14 霍金教授的第一次访华
  • 2018/3/10 关于“千人”违规问题的扫地僧语录
  • 2018/3/9 海峡两岸应急管理高峰论坛六月在京召开
  • 2018/3/8 埃菲尔铁塔:俯瞰或仰视
  • 2018/3/7 卢森堡公园悠闲的下午
  • 2018/3/6 在巴黎吃麻婆豆腐
  • 2018/3/5 论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
  • 2018/3/4 悟物理之数理 以微分观几何——小记谷超豪先生
  • 2018/3/3 巴黎的国人
  • 2018/3/2 《凡尔赛花园的秘密》读后
  • 2018/3/1 巴黎圣母院前的“新”艾丝美拉达
  • 2018/2/23 说说亚细亚抗议方式——红衫军把我吓着了
  • 2018/2/22 俺们参加的那次高考阅卷
  • 2017/11/20 爱你 在一万两千米高空
  • 2017/11/19 耍科学还是被科学耍?
  • 2017/11/18 朱元璋“炮打庆功楼”解决的是富二代问题吗?
  • 2017/11/17 首都的秋
  • 2017/11/10 重视监控机制实施才能保证本质安全
  • 2017/11/9 民航飞机为何不配应急用的降落伞?
  • 2017/11/8 家委会竞选背后的职业精神焦虑
  • 2017/11/7 先引进人才还是先塑造环境?
  • 2017/11/6 停步问流云,落雨何匆匆——
  • 2017/11/5 【闽游记】福州的猫仔粥与佛跳墙
  • 2017/11/4 对于无字碑,赞颂还是鄙视?
  • 2017/11/3 【葡萄牙留痕】每当一年开学日,就是折腾新生时
  • 2017/11/2 【辽游记】大连留踪
  • 2017/11/1 罗马尼亚印象:欧元与Lei
  • 2017/10/31 【闽游记】长篙竹筏里的闽江源
  • 2017/10/30 【鄂游记】来碗热干面
  • 2017/10/28 "二大爷效应"——侯耀华心里的苦都没地儿说去
  • 2017/10/27 老子说有上帝,上帝就必须存在:论钱学森——于光远之争
  • 2017/10/26 排名不可没有顺序
  • 2017/10/23 万有风险模型的应用在Natural Hazard学术期刊上线
  • 2017/10/18 美国不轰炸京都的决策问题:历史与逻辑
  • 2017/10/17 一场义无反顾、恣意挥洒的青春与爱情
  • 2017/10/16 我们真的要再度考虑学习日本吗?
  • 2017/10/9 幕府风云——日本的战国时代
  • 2017/10/8 双一流美女与单一流美女的故事
  • 2017/9/30 杜甫的草堂
  • 2017/9/29 从研究生的自身利益看提前实习的优劣
  • 2017/9/28 细雨纷纷中驱车来到绵阳
  • 2017/9/27 【鄂游记】武当之于大岳之名
  • 2017/9/26 日本的大化改新:脱岛入陆学习隋唐
  • 2017/9/25 无缘社会的现代日本人
  • 2017/9/24 布加勒斯特的阳光与细雨
  • 2017/9/23 【欧行漫记】从彼岸到此岸,从黎明到夜晚
  • 2017/9/22 今夜泪眼婆娑——越剧《西天的云彩》观后
  • 2017/9/21 最伟大的科学家做什么类型的科研?
  • 2017/9/20 你的,死了死了的有——认真的日本人与文末决定论
  • 2017/9/19 日本人为什么抱团?中国人为什么
  • 2017/9/17 为何几位女教授举报学界大佬会如此决绝?
  • 2017/9/16 我爱“故乡”的杨梅
  • 2017/9/15 应急管理的杜桥启示
  • 2017/9/14 在2500人的体育馆里科普应急管理
  • 2017/9/13 怎么在学术会议上做评述——
  • 2017/9/12 清华教授vs中科院研究员:不会科研只能教学与不会教学
  • 2017/9/11 日本人的暧昧与暧昧的日本人
  • 2017/9/8 别忘了我是你家四爷:浅谈日本的敬语
  • 2017/9/4 让我们同观沧海
  • 2017/9/3 看海、听海
  • 2017/9/1 北戴河之旅
  • 2017/8/31 我与大海
  • 2017/8/30 海的念想
  • 2017/8/29 且让我进入大海.......
  • 2017/8/29 记忆中的那片海
  • 2017/8/28 仲夏夕阳下的北戴河
  • 2017/8/28 北戴河的海,青岛的海,三亚的海
  • 2017/8/27 我爱世俗、烟火气的北戴河
  • 2017/8/27 逐浪青春
  • 2017/8/26 我爱世俗、烟火气的北戴河
  • 2017/8/25 不期而遇云共雨
  • 2017/8/24 北戴河之东游漫记
  • 2017/8/23 从北戴河之行论中国导游的普遍问题
  • 2017/8/22 北戴河沙雕公园的鳄鱼表演
  • 2017/8/21 在北戴河第一次见到大海
  • 2017/8/4 从Ig诺贝尔管理学奖说开去
  • 2017/8/3 “大和感官”——浮世绘、枯山水
  • 2017/8/2 “和式之姿”——能乐、艺妓、歌舞伎
  • 2017/8/1 科学界的恩格尔系数
  • 2017/7/31 “和风四道”之“日本香道”
  • 2017/7/30 “和风四道”之“日本书道”
  • 2017/7/29 “和风四道”之“日本花道”
  • 2017/7/28 “和风四道”之“日本茶道”
  • 2017/7/27 日本的俳句(下)
  • 2017/7/26 华罗庚差点当了吉林大学校长
  • 2017/7/25 著名数学家也是官迷的华罗庚?
  • 2017/7/24 华罗庚和陈省身:谁更牛?
  • 2017/7/23 日本的俳句(上)
  • 2017/7/22 日本古典文学名著《徒然草》
  • 2017/7/21 日本古典文学名著《方丈记》
  • 2017/7/20 永远的《源氏物语》(下)
  • 2017/7/19 永远的《源氏物语》(上)
  • 2017/7/18 日本的《和歌》(下)
  • 2017/7/17 日本的《和歌》(上)
  • 2017/7/14 柏林柏林
  • 2017/7/12 日本人的危机感、顺从性与"哀"情绪
  • 2017/7/11 扬州的鉴真学院
  • 2017/7/10 困扰全世界男人的千古应急难题
  • 2017/7/9 "现代应急管理"第十次课程班进行中.....
  • 2017/7/8 科研既“顶天”又“立地”是不可能做到的
  • 2017/7/7 知识分子的流俗与脱俗
  • 2017/7/6 西方怎么引进人才的六个问题(外一篇)
  • 2017/7/5 推理思维与事实思维:论数学教授驳大饥荒死亡三千万之事
  • 2017/7/4 潘教峰: 放飞青春梦想,永葆智库气质
  • 2017/7/3 日本地理:灾害之源
  • 2017/7/2 多灾岛国,无常为常
  • 2017/7/1 樱花前线播报
  • 2017/6/30 樱花乎?菊花乎?
  • 2017/6/29 《午夜凶铃》中的日式恐怖从何而来?
  • 2017/6/28 从《进击的巨人》看日本人的恐惧感
  • 2017/6/27 从《入殓师》看日本人对于死亡的态度
  • 2017/6/26 陈安:现代应急管理访谈录(八-九)
  • 2017/6/25 陈安:现代应急管理访谈录(六-七)
  • 2017/6/24 陈安:现代应急管理访谈录(五)
  • 2017/6/23 陈安:现代应急管理访谈录(三-四)
  • 2017/6/22 陈安:现代应急管理访谈录
  • 2017/6/20 信与不信、佛与佛、佛与人——同题作文之六
  • 2017/6/19 春游八大处——同题作文之五
  • 2017/6/18 也游八大处——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同题作文之四
  • 2017/6/17 思游八大处——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同题作文之三
  • 2017/6/16 今非昔比的八大处——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同题作文
  • 2017/6/15 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游西山四大处
  • 2017/6/14 我国科教界问题应该指望外国人解决
  • 2017/6/13 《樱花残》:文化只是作为线索还是因果?
  • 2017/6/11 第一次在汉拿山吃烤肉
  • 2017/6/10 什么样的学者才是真正的学者?
  • 2017/6/9 究竟谁有资格“鼓捣”科学?
  • 2017/6/8 猫头鹰的来历
  • 2017/6/7 谁有资格制订规则——我写的一个寓言故事
  • 2017/6/5 从阿尔法狗谈创新之必由之路
  • 2017/6/4 日本人:永恒的旁观者
  • 2017/6/3 日本侦探推理小说浅析
  • 2017/6/2 《1Q84》与《地下》:人为灾难 挥之不去
  • 2017/6/1 《挪威的森林》的八次死亡:如云堆积
  • 2017/5/31 《罗生门》之辩:或然死亡 如影随形
  • 2017/5/30 屈原与端午节——吊诡的现实与历史
  • 2017/5/29 今天怎样创新看待屈原
  • 2017/5/28 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及三岛由纪夫
  • 2017/5/27 《午夜凶铃》:为何这恐怖只可能产生于日本
  • 2017/5/25 《失乐园》与死亡:必然死亡 甘之如饴
  • 2017/5/24 梁羽生先生:应该算个儒侠吧
  • 2017/5/23 做科学研究是兴趣还是苦役?
  • 2017/5/22 现代应急管理及13个模块的完整体系
  • 2017/5/21 俩娃娃笑话,也适合大人看
  • 2017/5/20 入住韩国的三个宾馆
  • 2017/5/19 陈佩斯的话剧《阿斗》断想
  • 2017/5/18 西方的坏蛋比中国的坏蛋“笨”多了
  • 2017/5/17 在《菊与刀》之后——《樱花残》前言
  • 2017/5/16 侦探小说简论
  • 2017/5/15 从旅顺樱花节东望日本——《樱花残》后记
  • 2017/5/14 陈热闹今天对李多多家进行了友好访问
  • 2017/5/13 流浪者的受尊敬及道德教授的不受尊敬
  • 2017/5/11 《樱花残》如此解读日本,也是醉了
  • 2017/5/10 西方功夫与中国武术:尚能争乎?
  • 2017/5/9 又见美女金殷廷——兼论韩国人的长相
  • 2017/5/8 教育从来都不是服务,也不是商业行为
  • 2017/5/7 当然应该文理不分科——也说自己的学科转型过程
  • 2017/5/6 天色阴翳——想起成都上空的云朵
  • 2017/5/5 扬州——二十四桥仍在否?
  • 2017/5/4 杜甫的草堂
  • 2017/5/3 应急管理:行政职位越高就越懂应急?!
  • 2017/5/2 针对“高级海龟”回国问题的观点总结
  • 2017/5/1 “非”人的几种不同称谓
  • 2017/4/30 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 2017/4/29 笑话
  • 2017/4/28 那些道德高人——“勿以善小而不为”乎
  • 2017/4/27 韦小宝能在熙朝混下去的原因
  • 2017/4/26 邕江归来
  • 2017/4/25 某次工作坊(Workshop)中对包同学报告的点评
  • 2017/4/24 蜗牛也是牛—说说现代科学的创新速度
  • 2017/4/23 写段文言文:“三姓家奴”吕布之重归吕家
  • 2017/4/22 项目评审的四种模式——颂扬、训斥、吵架、商讨
  • 2017/4/21 谁才有资格写文献综述?
  • 2017/4/20 国人真的重视教育吗?
  • 2017/4/19 我咋一上饭桌就啥话都说不出来呢?
  • 2017/4/18 我欣赏的笑话类型
  • 2017/4/17 《哥本哈根》是个两幕而非独幕话剧
  • 2017/4/16 初中时的初恋
  • 2017/4/15 学术江湖的纷扰自有庸人担待
  • 2017/4/14 谁最早提出来的“与时俱进”这个词?
  • 2017/4/13 最短小说之中西比较
  • 2017/4/12 为何华罗庚的弟子对他依然念念不忘?
  • 2017/4/11 四位华氏门下教授的“管理科学研究经验谈”
  • 2017/4/10 住旅馆与吃饭店(下)
  • 2017/4/9 住旅馆与吃饭店(上)
  • 2017/4/8 这俩笑话,啧啧
  • 2017/4/7 悠闲之余的忙碌
  • 2017/4/6 “文献研究”是仅存于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
  • 2017/4/5 《现代应急管理理论与方法》前言
  • 2017/4/4 武夷山天游峰顶的彭祖
  • 2017/4/3 冷眼向洋看世界——大连到塘沽的海上历程(1)
  • 2017/4/2 成都的陈麻婆豆腐
  • 2017/4/1 怎么成为男生们的梦中情人?
  • 2017/4/1 怎么成为男生们的梦中情人?
  • 2017/3/31 华纳电影院与花车巡游
  • 2017/3/31 华纳电影院与花车巡游
  • 2017/3/30 华罗庚:如何看待科学研究和开发中的失败
  • 2017/3/30 华罗庚:如何看待科学研究和开发中的失败
  • 2017/3/29 我最仰慕的科学家费曼先生
  • 2017/3/29 我最仰慕的科学家费曼先生
  • 2017/3/28 换个角度看“刺死辱母者事件”
  • 2017/3/28 换个角度看“刺死辱母者事件”
  • 2017/3/27 “共享单车热”折射城市管理“大命题”
  • 2017/3/27 “共享单车热”折射城市管理“大命题”
  • 2017/3/26 华纳电影特技与哈里-波特
  • 2017/3/26 华纳电影特技与哈里-波特
  • 2017/3/25 吟唱在如童话般诱人的华纳
  • 2017/3/25 吟唱在如童话般诱人的华纳
  • 2017/3/24 海外学者为何回国
  • 2017/3/24 海外学者为何回国
  • 2017/3/23 武汉女子的盛大澳大利亚婚礼
  • 2017/3/23 武汉女子的盛大澳大利亚婚礼
  • 2017/3/22 李白诗中“陈安”的事迹
  • 2017/3/22 李白诗中“陈安”的事迹
  • 2017/3/21 从4A到4R,应急管理需要这样发展下去
  • 2017/3/21 从4A到4R,应急管理需要这样发展下去
  • 2017/3/20 作为学生,为什么一般不可以指责导师?
  • 2017/3/20 作为学生,为什么一般不可以指责导师?
  • 2017/3/19 买下一套三本的《白门柳》
  • 2017/3/19 买下一套三本的《白门柳》
  • 2017/3/18 空谷的回音
  • 2017/3/18 空谷的回音
  • 2017/3/17 我姓陈,应该是Chen、Chan、还是Chern?
  • 2017/3/17 我姓陈,应该是Chen、Chan、还是Chern?
  • 2017/3/16 美丽的模仿非抄袭之作,我一样喜欢
  • 2017/3/16 美丽的模仿非抄袭之作,我一样喜欢
  • 2017/3/15 国际“应急管理”学术期刊介绍
  • 2017/3/15 国际“应急管理”学术期刊介绍
  • 2017/3/14 我国科技人才政策保持一贯且稳定而非特殊才是长久之计
  • 2017/3/14 我国科技人才政策保持一贯且稳定而非特殊才是长久之计
  • 2017/3/13 中国和美国应急预案之不同
  • 2017/3/13 中国和美国应急预案之不同
  • 2017/3/12 西德尼-谢尔顿的小说们
  • 2017/3/12 西德尼-谢尔顿的小说们
  • 2017/3/11 周光召:科学、技术和工程的区别和联系
  • 2017/3/11 周光召:科学、技术和工程的区别和联系
  • 2017/3/10 话说项目质量——《项目管理通俗演义》第九回节选
  • 2017/3/10 话说项目质量——《项目管理通俗演义》第九回节选
  • 2017/3/9 上海人对麻婆豆腐的创新
  • 2017/3/9 上海人对麻婆豆腐的创新
  • 2017/3/8 教授也疯狂——我在上海的喧腾酒吧
  • 2017/3/8 教授也疯狂——我在上海的喧腾酒吧
  • 2017/3/7 学者间"淡如水"的交往——幸得两位教授赠书有感
  • 2017/3/7 学者间"淡如水"的交往——幸得两位教授赠书有感
  • 2017/3/6 我两次见到杨振宁先生
  • 2017/3/6 我两次见到杨振宁先生
  • 2017/3/5 论刘心武在红楼研究中三大创新的荒谬
  • 2017/3/5 论刘心武在红楼研究中三大创新的荒谬
  • 2017/3/2 谈谈乐天萨德事件——政治逻辑与商业逻辑的冲突
  • 2017/3/2 谈谈乐天萨德事件——政治逻辑与商业逻辑的冲突
  • 2017/2/27 成都的“重庆”小天鹅火锅
  • 2017/2/27 成都的“重庆”小天鹅火锅
  • 2017/2/26 台湾来的段子也很特殊
  • 2017/2/26 台湾来的段子也很特殊
  • 2017/2/25 南方人还是北方人更不怕冷?
  • 2017/2/25 南方人还是北方人更不怕冷?
  • 2017/2/24 论中国人和外国人取名之一点不同
  • 2017/2/24 论中国人和外国人取名之一点不同
  • 2017/2/23 雨虹:错过许多沿途的风景
  • 2017/2/23 雨虹:错过许多沿途的风景
  • 2017/2/22 成都的掉头红绿灯与盲道不该有的分割功能
  • 2017/2/22 成都的掉头红绿灯与盲道不该有的分割功能
  • 2017/2/21 关于推进中国BCM的倡议书
  • 2017/2/21 关于推进中国BCM的倡议书
  • 2017/2/20 经历了生死,人就会倾向于买大屏幕电视机?
  • 2017/2/20 经历了生死,人就会倾向于买大屏幕电视机?
  • 2017/2/19 男导师和女学生的爱情
  • 2017/2/19 男导师和女学生的爱情
  • 2017/2/18 中国学者蝗虫般的科研行为
  • 2017/2/18 中国学者蝗虫般的科研行为
  • 2017/2/17 你穿上衣服,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 2017/2/17 你穿上衣服,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 2017/2/16 吃药的时候一定要仰脖吗?
  • 2017/2/16 吃药的时候一定要仰脖吗?
  • 2017/2/15 我在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时遇到的大师
  • 2017/2/15 我在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时遇到的大师
  • 2017/2/14 是否女人永远不要多问?
  • 2017/2/14 是否女人永远不要多问?
  • 2017/2/13 擅长“权变”的中国人——兼说被灭了十族的“腐儒”方孝孺
  • 2017/2/13 擅长“权变”的中国人——兼说被灭了十族的“腐儒”方孝孺
  • 2017/2/12 这个笑话很那个......
  • 2017/2/12 这个笑话很那个......
  • 2017/2/11 她为什么抛弃你——初恋所以不能成功的理由
  • 2017/2/11 她为什么抛弃你——初恋所以不能成功的理由
  • 2017/2/10 为什么教育部没有提高研究生补贴的动力?
  • 2017/2/10 为什么教育部没有提高研究生补贴的动力?
  • 2017/2/6 科研的枯燥版和趣味版——以应急管理为例
  • 2017/2/6 科研的枯燥版和趣味版——以应急管理为例
  • 2017/2/5 把“人”当国宝怕是“丢画事件”热闹的根本原因
  • 2017/2/5 把“人”当国宝怕是“丢画事件”热闹的根本原因
  • 2017/2/4 为什么向古代穿越如此值得向往?
  • 2017/2/4 为什么向古代穿越如此值得向往?
  • 2017/2/3 看《伶人往事》有感
  • 2017/2/3 看《伶人往事》有感
  • 2017/2/2 质疑权利的“资格”问题
  • 2017/2/2 质疑权利的“资格”问题
  • 2017/2/1 有些男人为什么要变成女人?
  • 2017/2/1 有些男人为什么要变成女人?
  • 2017/1/31 游子啊游子—过海南兴隆有感
  • 2017/1/31 游子啊游子—过海南兴隆有感
  • 2017/1/30 除了成都和重庆之外,其他地方的麻婆豆腐我都喜欢
  • 2017/1/30 除了成都和重庆之外,其他地方的麻婆豆腐我都喜欢
  • 2017/1/29 《陕游记》之——慈恩寺,而非大雁塔
  • 2017/1/28 开会真谛【六则】
  • 2017/1/27 老笑话就像老味道,历久弥新
  • 2017/1/26 一个会心的小笑话
  • 2017/1/25 中学老师的笑话若干
  • 2017/1/24 君如天上云,侬似云中鸟
  • 2017/1/23 关于“梅兰芳”与戏剧界当年常有的娈童角色
  • 2017/1/20 今日联欢,滚滚长江东逝水没唱好
  • 2017/1/19 国家理想和国家利益不一致时最好?
  • 2017/1/18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到底要不要现场答辩?
  • 2017/1/17 如果在韩国经常不洗澡的话
  • 2017/1/16 《东游记—韩国留痕》——勒石为记,深切缅怀
  • 2017/1/15 悉尼:城市外在还是城市精神【下】
  • 2017/1/14 至今尚未吐真情
  • 2017/1/13 蹲坐交错大快朵颐的韩国饭
  • 2017/1/12 一个学术报告数年后依然毫无变化究竟说明了什么?
  • 2017/1/11 别人的广州
  • 2017/1/10 《歌》
  • 2017/1/9 在澳洲的城市铁路间穿梭
  • 2017/1/8 拇指大动的我
  • 2017/1/7 根据充分证据推断:我是O型血
  • 2017/1/6 为什么突发事件一出就容易全民皆慌?
  • 2017/1/5 赌到九十九——福建和广东人的厉害之处
  • 2017/1/4 首尔之秋
  • 2017/1/3 科研项目管理官员首先应洁身自爱
  • 2017/1/2 吸血鬼:西方传说里的这个特殊的家伙
  • 2017/1/1 2016年科学网年度人物:武夷山+吕乃基
  • 2016/12/31 老婆和老娘先救谁——兼谈应急管理的理性救援问题
  • 2016/12/30 我喜欢的笑话类型
  • 2016/12/29 雷洋之惑及2016全年重大舆情事件之“共情效应“
  • 2016/12/28 日本女人如厕之大问题
  • 2016/12/27 中关村二小校园欺凌现象的文化与科学解释
  • 2016/12/26 博士究竟和硕士有何不同——重申陈式兔子定理
  • 2016/12/25 数据库发展的几个里程碑
  • 2016/12/24 尧舜的禅让与耶稣的权力移交
  • 2016/12/23 在学术研究上怎样开好夫妻老婆店?
  • 2016/12/22 你想蔑视一个身份,一般需要拥有这个身份
  • 2016/12/21 中国学术界充满了全才,但没有人才
  • 2016/12/20 是什么使我在睡梦中惊醒?
  • 2016/12/19 《东游记》之——初至韩国
  • 2016/12/18 娃娃为什么先叫妈?
  • 2016/12/17 悉尼:城市外在还是城市精神(上)
  • 2016/12/16 吃包子,而且是狗不理的包子
  • 2016/12/15 从《张居正》说到怎么写历史小说
  • 2016/12/14 说到莫扎特——关于天才
  • 2016/12/13 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之危机处置
  • 2016/12/11 怎样的导师才受学生的尊重?
  • 2016/12/10 重庆留痕——两江雾锁、雾锁两江
  • 2016/12/9 论文基本句式——动宾词组和介词词组少用
  • 2016/12/1 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
  • 2016/11/30 东北人的“浪”
  • 2016/11/29 俺们的照相史
  • 2016/11/28 我欣赏的笑话类型(两则)
  • 2016/11/27 基于入户炒菜方法的德国厨具营销模式
  • 2016/11/26 只因一切我已太过了解,爱恨悲欢对我已无所谓
  • 2016/11/25 作为导师在王敏婚礼上的致辞(修订扩展版)
  • 2016/11/24 鲁迅先生是天生的异端?
  • 2016/11/23 哪个阶段的老师对学生影响最大
  • 2016/11/22 现代应急管理的第二个里程碑
  • 2016/11/21 关于应急管理体制问题的答问
  • 2016/11/20 阿垅的《无题》
  • 2016/11/19 清华园里朱自清或非朱自清的那片荷塘
  • 2016/11/18 收女研究生往往有“收一赠一”的功效
  • 2016/11/17 仿《雨巷》
  • 2016/11/16 看看非洲来的货色
  • 2016/11/15 初中时的女同学们和她们的现在
  • 2016/11/14 回忆SARS那年的春游
  • 2016/11/14 也说骆宾王的《咏鹅》
  • 2016/11/13 陈热闹是个坏家伙
  • 2016/11/13 八年前的那场北京秋日雾霾
  • 2016/11/12 那夜在首都剧场看焦晃、冯宪珍的话剧《...Sorry》
  • 2016/11/11 鲍勃-迪伦名作《答案风中寻》的五古翻译版
  • 2016/11/10 比姚明还高两厘米的穆铁柱故事
  • 2016/11/8 蒙迪卡洛酒店有演出的告别晚宴
  • 2016/11/7 那年暑假,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
  • 2016/11/6 同行评议有欠缺,申诉机制很必要
  • 2016/11/5 《张居正》和《达芬奇密码》里的女人们
  • 2016/11/4 应急管理四个阶段——神启-神助-神崇-神退
  • 2016/11/3 我疯狂读书的四个阶段
  • 2016/11/2 为澳大利亚大学女生做临时家教
  • 2016/11/1 福州名人:陈林半天下
  • 2016/10/31 哈密与哈密瓜
  • 2016/10/30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欣然于已经飞过
  • 2016/10/29 此处为知识,彼处为常识——开封的“繁”塔
  • 2016/10/28 再论体育:用举国体制来办体育
  • 2016/10/27 用救灾的做法去发展竞技体育事业
  • 2016/10/26 热爱草地还是热爱生活——澳洲印象
  • 2016/10/25 记北京的鲁迅中学——兼论杨荫榆
  • 2016/10/24 毕业后职业规划易忽略的三件事
  • 2016/10/23 试卷里的笑话
  • 2016/10/22 日本人为什么能得这么多诺贝尔奖?
  • 2016/10/21 陈教授还是陈本科陈硕士陈博士时的通讯生涯
  • 2016/10/20 男性臀部那优美的曲线
  • 2016/10/19 有没有一生永远活在幸福中的人?
  • 2016/10/18 其实不怪易中天和于丹
  • 2016/10/17 Shopping猫与狗的战斗历程
  • 2016/10/16 狗和我家养的狗
  • 2016/10/15 《镜花缘》里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 2016/10/14 杭州燕子
  • 2016/10/13 爱了就爱了——杭州西泠畔的苏小小
  • 2016/10/12 刘翔的游戏傅园慧终于可以玩了,一头汗!
  • 2016/10/11 福州普通话的经典句式
  • 2016/10/10 能去澳洲当大学老师吗?
  • 2016/10/9 自画像——我的两个重大特征
  • 2016/10/8 谜面:喜欢,只为他是君子【打一人名】
  • 2016/10/7 关于萨拉-布莱曼的天籁之声(二则)
  • 2016/10/6 评说电视剧《汉武大帝》
  • 2016/10/5 悼念从未谋面的陆宏钧教授
  • 2016/10/4 人是否成功的基本判据
  • 2016/10/3 用奥运金牌战略争取更多诺贝尔奖
  • 2016/10/2 丽水山体滑坡和文成泥石流事件究竟怎么回事?
  • 2016/10/1 在全国“项目管理学”师资培训时的讲演
  • 2016/9/30 工程院士论坛暨工程哲学年会纪【仿《兰亭集》序】
  • 2016/9/29 哀悼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的先驱牛文元先生
  • 2016/9/28 《上邪》——山无棱乎?山无陵乎?
  • 2016/9/27 《闽游记》之“初临故土”
  • 2016/9/26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高句丽遗址”够格吗?
  • 2016/9/25 谈谈敏感的地域决定论
  • 2016/9/24 中国灾害文化研究札记
  • 2016/9/23 八年前那个暑期的忙碌
  • 2016/9/22 期待一场田园诗般的重逢
  • 2016/9/21 摇滚演唱会与印度莎丽——澳洲印象
  • 2016/9/20 手抄本改编的电视剧《梅花档案》之好玩
  • 2016/9/19 关于参考文献引用——抱来的孩子不是自己的
  • 2016/9/18 老男人为何也喜欢年青女人
  • 2016/9/17 复杂还是简单,伤感还是快乐?
  • 2016/9/16 《百鸟朝凤》与《常回家看看》
  • 2016/9/15 雨夜怀柔
  • 2016/9/14 在研究生学位授予典礼后导师的话
  • 2016/9/13 又遇“哥德巴赫”狂人
  • 2016/9/12 911十五周年祭
  • 2016/9/11 教育的反面——2016级新生迎新宣言(一)
  • 2016/9/10 回忆高中班主任王志义先生
  • 2016/9/9 坐在奔驰宝马上的义乌
  • 2016/9/8 蓉城人云乐,何必早还家
  • 2016/9/7 钱锺书《宋诗选注》序比《围城》都精彩
  • 2016/9/6 澳大利亚印象之我的其他邻居
  • 2016/9/5 宗教的来历——从邻居“阮五先生”说起
  • 2016/9/4 一些像汉族的姓其实是少数民族改来的
  • 2016/9/3 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or 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
  • 2016/9/2 研究生开题中容易出现的几个问题
  • 2016/9/1 蒙娜丽莎还是“豆腐西施”
  • 2016/8/31 万历和康熙皇帝懒于政务的原因
  • 2016/8/30 戚继光:在怀念他时面对的尴尬也许更多
  • 2016/8/29 为啥要用学术研讨会的形式为老科学家祝寿
  • 2016/8/28 选科研方向与撩妹之比较
  • 2016/8/27 张之洞汉阳铁厂建设中的项目管理
  • 2016/8/26 河北——一个没有特点的省份?
  • 2016/8/25 我翻译的歌词:遍布星光的夜晚——咏梵高
  • 2016/8/24 那些记忆中的狗们
  • 2016/8/23 劫匪小广
  • 2016/8/22 郎平:起步于既有体制,超越于脱离体制
  • 2016/8/21 管理学八问
  • 2016/8/20 给管理学领域研究生的几个忠告
  • 2016/8/19 农民企业家耿庆恩之死
  • 2016/8/18 个人历史中的第一封情书
  • 2016/8/17 项目管理通俗演义:第一回
  • 2016/8/16 爱情与交易
  • 2016/8/15 宝强与阿炳:农村容于城市的路径与藩篱
  • 2016/8/14 当累了的时候
  • 2016/8/13 四角度解读“重大事件24小时新闻发布”的国务院新规
  • 2016/8/12 我认识的基督教
  • 2016/8/11 当小提琴女大师遇到意外
  • 2016/8/10 四类网红的四个回答
  • 2016/8/9 七夕怀人:轻轻问一声,是否还要我再等?
  • 2016/8/8 七夕感怀
  • 2016/8/7 到香港的教堂蹭盒饭
  • 2016/8/6 师兄陈安
  • 2016/8/5 诸葛亮与庞统、吴用与朱武
  • 2016/8/4 《后汉书——逸民列传/列女传》中的趣处
  • 2016/8/3 从梁启超到梁思成到梁从诫:一代不如一代还是其他?
  • 2016/8/2 歌声与城市——你家乡的名字在歌里吗?
  • 2016/7/29 陆谷孙的一部辞书与王同亿的34部词典
  • 2016/7/28 南方的女子多情,北方的女子多义
  • 2016/7/27 犹抱琵琶的长白山天池
  • 2016/7/26 从华罗庚推广统筹法说到现代项目管理
  • 2016/7/25 中国人成功的最典型驱动力——富贵不归故乡
  • 2016/7/24 我翻译的翁帆致杨振宁的情诗
  • 2016/7/23 街路分明的长春:兼论其他城市的纵横安排
  • 2016/7/22 长春的二人转:色情乎?热情乎?
  • 2016/7/21 人生,只要意外才会显现出微小的价值
  • 2016/7/13 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比别人更特殊
  • 2016/7/12 一个连陈秀花女士都看不上的男人(下)
  • 2016/7/11 在中关村路遇著名话剧/电影演员朱旭
  • 2016/7/10 迟菲观点:抗洪有没有“神器”?
  • 2016/7/7 南方暴雨洪涝灾害应该怎么办?
  • 2016/7/6 解读《达芬奇密码》与寻找《摩西十戒》
  • 2016/7/5 什么才算最好的老师?
  • 2016/7/4 华罗庚关于学生培养的“兔子理论”及其他
  • 2016/7/3 【原创】“万科王石”事件的终极解释
  • 2016/6/27 让我们谈谈欧洲杯的巴黎
  • 2016/6/25 论新兴恐怖主义风险与灾难文化
  • 2016/6/24 亚平宁,神奇的土地:冰箱贴上的意大利
  • 2016/6/22 杨振宁先生不应该被指责
  • 2016/6/21 辣椒上的布达和佩斯:冰箱贴里的匈牙
  • 2016/6/20 中国人大吴思教授的“潜规则”是怎么出来的?
  • 2016/6/19 第十届国际危机与应急管理学术会议扫描
  • 2016/6/18 迟菲博士今日大婚,七彩虹伴娘团很拉风
  • 2016/6/17 周琪院士对韩春雨基因编辑新技术的同行评议
  • 2016/6/16 《应急管理汇刊》第一期发刊词
  • 2016/6/15 一个连陈秀花女士都看不上的男人(上)
  • 2016/6/14 天堂里会不会还有温暖的笑容?
  • 2016/6/13 “三才天地人”的下联怎么对?
  • 2016/6/12 新别赋
  • 2016/6/11 爱到死亡也不停息:评渡边淳一的《失乐园》
  • 2016/6/10 中国特色的人身依附价值观
  • 2016/6/9 从钱钟书谈起
  • 2016/6/8 妈妈不爱“喝”面条
  • 2016/6/7 骆宾王与陈望道——义乌留痕
  • 2016/6/6 我们都是包法利夫人
  • 2016/6/5 从给研究生上课时的点名谈起
  • 2016/6/4 他本是那匈奴人——澳大利亚印象之四
  • 2016/6/3 高中女同学庄英博的三件衣服
  • 2016/6/2 我的初恋
  • 2016/6/1 为什么巴金的地位如此尴尬?
  • 2016/5/31 唱歌在量贩式KTV
  • 2016/5/30 裴多菲名诗的另一译本
  • 2016/5/29 “循吏”并非因循守旧的官员
  • 2016/5/28 “杨绛先生”与“韩春雨副教授”
  • 2016/5/27 享受生活 & 享受生命
  • 2016/5/26 道教圣地:腊山国家森林公园印象
  • 2016/5/25 这三个笑话有点雅
  • 2016/5/24 火热的澳洲大地——澳大利亚印象之二
  • 2016/5/23 朱熹“此”人
  • 2016/5/22 韩春雨“事件”:我国科学界只有寥寥几个干出真活的人吗?
  • 2016/5/21 “陈安之印”与“胡适的印”
  • 2016/5/20 相遇如彗星之迅忽,象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 2016/5/19 对《音乐之声》名曲DoReMe的四个翻译版本
  • 2016/5/18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阿拉法特
  • 2016/5/17 日本女人:留下的只有背影
  • 2016/5/16 何以万千宠爱在此身:并非灰姑娘出身的王妃戴安娜
  • 2016/5/15 也写高考作文《春来草自青》
  • 2016/5/14 在研究生杜帅楠婚礼上想说的话
  • 2016/5/13 雷洋之殇
  • 2016/5/12 寡妇如何再嫁:看看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吧
  • 2016/5/11 我国科学家的联合科研:抢经费还是真合作?
  • 2016/5/10 病人活该?还是医生活该?
  • 2016/5/9 四出京剧折子戏:铡美案、天女散花、盗仙草、智斗
  • 2016/5/8 冰箱贴里的台湾(一)
  • 2016/5/7 在上海吃了4斤小龙虾
  • 2016/5/6 陈博士澳大利亚理发记
  • 2016/5/5 人人都是魏则西,个个心怀灰姑娘
  • 2016/5/4 从小李子的奥斯卡电影《荒野猎人》看管理机制设计
  • 2016/5/2 把Yesterday Once More翻译成一个可唱的版本
  • 2016/4/30 五一假期趣事: Shopping猫大战提包狗
  • 2016/4/29 毛泽东诗词得以流传是因为真好吗?
  • 2016/4/28 带农村来的妈妈去吃麦当劳
  • 2016/4/27 英雄很问出处:左宗棠与曾国藩故事几则(辑录)
  • 2016/4/26 贝聿铭:香山饭店的超凡与中国银行的流俗
  • 2016/4/25 究竟谁真正心疼藏在闺阁里的小姐?
  • 2016/4/24 生命艺术:落幕后把悲伤留给自己
  • 2016/4/23 家风:本源、创新与未来
  • 2016/4/22 我和一岁女娃娃陈热闹的战争
  • 2016/4/20 桃谷四仙与西山半窟鬼
  • 2016/4/19 重温鲁迅与秋瑾:君本不该绍兴人!
  • 2016/4/18 感恩的心 痛恨命运
  • 2016/4/17 从2500年历史的阿苏神社之震倒谈日本的宗教与寺庙
  • 2016/4/16 郭襄:当爱而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