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这个人,有她不多,没她不少
2022/8/19 7:00:00 解味红楼

    

     作者:百合读红楼的人们,有谁注意过周姨娘这个人?长相不详,年龄不详,出身不详。甚至,网上还有过关于她是到底谁的小妾的争论,搞不清她到底归属贾政还是贾赦?

     姑且以为是贾政吧!毕竟,在赵姨娘和小戏子群殴过后,女儿探春嫌她不自重,拿周姨娘作对比:“……你瞧周姨娘,怎不见人欺他,他也不寻人去。”从语境上讲,只有两人同阶同境、同工同酬,才有可比性。

    第113回,赵姨娘在贾母葬礼上忽然中邪,认罪呼号一夜之后,一命呜呼,死后也无人打理,反而是周姨娘哭得最悲切。平时需在公共场合露面时,周赵二位姨娘也都像连体婴儿一样站在一起。宝玉烫伤后,两人结伴而来探望,凤姐眼皮子都不夹她们一下,她俩又识趣地结伴而去。凤姐过生日时,大家在贾母的号召下凑份子。有头有脸的都出了,凤姐却使坏笑道:“上下都全了。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也问一声儿。尽到他们是理,不然,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二位姨奶奶,即赵周二姨娘。于是遣丫头去问,原著写“半日回来说道:‘每位也出二两。’”“半日”这二字用得极有张力,什么都没说,什么都说了。别人出钱都是痛痛快快,只有她俩需要磨磨蹭蹭好长时间才能敲定数额。一是穷,二两银子对别人来说不是个事儿,却是姨娘整整一个月的工资,人穷志短,没法出手爽利;二是谨慎,得问清楚别人出多少,作为自己的级别应该出多少的依据。出礼是一门大学问,既不能低于丫鬟跌了份儿叫人笑话,又不能高过正经主子被疑僭越不懂规矩,只能在可以活动的区间里拿捏。商量来商量去,狠狠心,算了,就这样吧,出上二两银子!谁让咱们得罪不起那个母老虎呢?就当一年只有十一个月吧!——这半日就是这么过去的。后来尤氏做主私底下还了她们,她们都不敢收,尤氏说:“便是知道了,有我呢!”叫她们别怕,这才千恩万谢地收了。尤氏还批评过凤姐,说干啥拉上这两个“苦瓠子”?苦瓠子,多年生草本藤蔓植物,结出的果实苦涩不堪,听起来就是苦瓜吧?用它来形容姨娘的命运可真形象,无本无木无法立世,只能像藤蔓一样依附于他人,默默咽下心中的苦。她们是豪门大族的边角料。然而苦与苦也终究是不同的,周姨娘明显要更苦一些。纳妾的目的就是为了多繁衍子嗣。赵姨娘膝下有儿女一双,算是完成了生育任务。女儿探春精明能干,王夫人屋里丢了东西,大家明知是赵姨娘怂恿自己屋里的彩霞偷的,但平儿三个指头一伸,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儿,要给探春留点面子,也就轻轻放过了;儿子贾环虽然年纪还小,也算是有盼头了,马道婆不是劝慰赵姨娘吗?“熬得环哥儿大了,有个一官半职的”,日子就好过了。连贾赦也要拍着贾环的脑袋说“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赵姨娘是可以盼到苦尽甘来的人。她敢闹,还不是因为有底气。至于她的蠢是另一回事,“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没救了。

    而周姨娘膝下无所出。这就相当于KPI指标未完成,业绩不合格,好在贾府是厚道人家,也没人十分难为她,但是她的腰杆指定是硬不起来。另外,贾政明显更宠赵姨娘,晚上总是歇在赵姨娘屋里,她常常独守空房。那么她的不生育与不得宠到底是不是互为因果关系,哪个是因,哪个是果?这就跟到底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一样,是个说不清的谜题。有人说:“跟赵姨娘的各种上蹿下跳不消停相比,周姨娘实在太没存在感了。”一个出身低微的小妾,不得宠,又无所出。她心虚理亏,谁都得罪不起,哪里还敢刷存在感找事儿呢?探春夸她不争不抢,你就说吧,让她拿什么争?凭什么抢?任性是需要资本的,她有吗?宝玉挨打后,贾母来看望宝玉,花花簇簇陪着的一群人里面有周姨娘,因为宝玉挨打与贾环有关,因此赵姨娘推病,周姨娘只好一个人前往。只见她与众婆娘丫头们忙着打帘子,立靠背,铺褥子,伺候贾母,将自己摆得很低。不多嘴,不惹事,不讨人厌,不招人烦,识时务懂眼色,手脚还勤快。这样可怜巴巴的人,谁会寻她的麻烦呢?没孩子,又少了许多利益上的牵绊纠葛,管好自己就够了。当初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来临,被选为姨娘时,大概上头正是看中了她的温驯乖巧。所以事实看起来就很荒诞,明明是赵姨娘比周姨娘混得好,但反而是周姨娘看起来比赵姨娘过得安稳。周姨娘很像卢梭所言的那样:“顺从让我获得了安宁,一种在艰难又无意义的反抗挣扎中不可能有的安宁。也正是这种安宁,让我的伤痛都得到了补偿。”前八十回里周姨娘没张嘴说过一句话,还是八十回后的作者高鹗,给了周姨娘一段内心独白:“做偏室侧房的下场头不过如此!况他还有儿子的,我将来死起来还不知怎样呢!”她的哭,更多的是兔死狐悲。这一补白,倒让周姨娘这个人物立体了起来,不再是一个锯了嘴的葫芦人儿。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如果能生出来一男半女,她还会是这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吗?她会不会也长袖善舞精明老道呢?会不会也不动声色地为子女寻求利益最大化呢?真是说不定啊!

    周姨娘像极了一个工厂的车间女工,机缘巧合走进了人人羡慕的大机关,成了一个底层文员。然而自此碌碌一生,再无半点进步,眼前纷纷扰扰浮华变迁,都与她无关。她没有背景,但明白事理,不作妖不树敌,小心翼翼地混到了退休,再从自己的岗位上悄无声息地离开。人们提起她时,会说:“她是个好人。”至于她的哀乐挣扎,谁在乎?谁知道?就像最朴素的花朵,隐忍沉默,忘记了自己还有芬芳。这种活法,你不能说好,也说不出什么不好,如果有办法,谁愿意选择憋屈呢?都是为了生存。反正怎么活,最后都是一辈子......点击加入好书共读群

    

     以平常心,看无常事

     读红楼梦,做明白人

     扫描下方二维码 聆听更多精彩内容

    

    

    源网页  http://weixin.100md.com
返回 解味红楼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