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大国(gh_63edeee68ede) 微信文章
  • 2022-09-07 当你轻易将一粒沙拱手相让,他们就会想夺走你一座山
  • 2022-09-05 涉案8000亿!澳门第一家族的黄昏
  • 2022-09-02 【头脑大国】您已关注公众号满一年,诚邀您加入书法兴趣交流群
  • 2022-09-01 别老是“图一时方便”,容易给未来留下大麻烦
  • 2022-08-31 为什么这些草包们都疯狂地攻击贾浅浅?
  • 2022-08-28 任老板想把“怂气”传给每一个人?
  • 2022-08-26 一鲸寒,万物暖
  • 2022-08-25 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人们最朴素的善良情感
  • 2022-08-24 任老板又在矫情,司马南酝酿反扑?
  • 2022-08-23 司马南也是“层层加码”思维的受害者
  • 2022-08-22 小漩涡与大潮流,司马南粉丝们傻傻分不清
  • 2022-08-21 深度分析,为何司马南的粉丝们会集体哭晕在厕所?
  • 2022-08-20 司马南真的滚了,我们的市场经济稳了!
  • 2022-08-18 《大秦赋》没办到的事,《二舅》还是没办到,而且司马南还“翻车”了
  • 2022-08-17 我觉得还是司马南穿和服的样子比较有范儿
  • 2022-08-16 每个乡巴佬刚进城的第一天,都会觉得自己的文化被“入侵”了
  • 2022-08-15 和服是否起源于我国,重要么?
  • 2022-08-14 在一个方面的无休止努力,也掩盖不了在其他方面的懒惰
  • 2022-08-13 哪些事情可以迅速降低人的思考力?
  • 2022-08-12 是不是傻子,看你爱攀比什么就知道
  • 2022-08-11 真正厉害的人和假装厉害的人到底区别在哪?
  • 2022-08-10 当你把面子看得高于一切的时候,面子马上就会丢光了
  • 2022-08-09 当傻子终于找到会玩的东西,我们要不要祝福他们?
  • 2022-08-08 为什么外国人很少用“崇洋媚外”这种词来批评同胞?
  • 2022-08-07 你永远无法拥有你理解不了的东西
  • 2022-08-06 在广大读者支持下我终于减了10斤,今天又可以聊点闲事了
  • 2022-08-05 人类“竞争”的意义早就变了,现在还鼓吹战争的人没有好下场
  • 2022-08-04 这个人大代表的提议很荒唐,可是省卫健委的答复也不怎么样
  • 2022-08-03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 2022-08-01 《二舅》刻意虚构的几个重点,很值得玩味
  • 2022-07-31 外甥笔下《二舅》的“庄敬自尊”,在我看来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 2022-07-30 这外甥想让二舅“跟黑暗和解”好让自己赚一笔钱,没想到却一不小心给美国人脸上贴了金
  • 2022-07-29 《大秦赋》的账还没跟你们算呢,现在又拿个《二舅》来侮辱我们智商?
  • 2022-07-28 为了把“独立思考”污名为“精神内耗”,这个外甥充分利用了被他二舅打得稀烂的一手好牌
  • 2022-07-27 天下正能量哪家强?二舅,翟山鹰或者司马南
  • 2022-07-26 做几道简单的算术题就可以知道谁是“汉奸”了
  • 2022-07-25 背离了普遍规则,你的“忠诚”只是见风使舵
  • 2022-07-24 学霸和学渣之间的考试分数差距太大,严重影响了学渣们的学习进步?
  • 2022-07-23 “文化入侵”这种事,到底存不存在?
  • 2022-07-22 用了几千年的切菜刀法,就不能是错的吗?
  • 2022-07-21 交朋友就要像交朋友的样子
  • 2022-07-20 天才诗人碰上杨槠策,就像民营经济碰到司马南
  • 2022-07-18 当每个胜利都很侥幸,一连串必然的失败已经在前方等你
  • 2022-07-17 司马南的那股酸劲,折射出国内一大群人的“学渣视角”
  • 2022-07-15 乱发红码的不严惩,手环果然蠢蠢欲动
  • 2022-07-14 “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可是科学没有国界”
  • 2022-06-29 陈霄华到底归谁“管”?
  • 2022-06-28 今天聊点日常
  • 2022-06-27 海航,以及前女友
  • 2022-06-26 我发现,社会上混得好的人,都有点崇洋媚外
  • 2022-06-24 两种思考模式的试验,以及后果
  • 2022-06-22 所有人都必须和我想得一样时,世界会变成怎样?
  • 2022-06-21 郑州与唐山这种捂盖子的骚操作,越来越像同谋
  • 2022-06-19 今天聊聊我妈
  • 2022-06-18 最好的法律就像特别完善的游戏规则,不会留下“特殊处理”和“特殊情况”的空间
  • 2022-06-17 对河南红码事件的追责,要注意三点
  • 2022-06-14 关于唐山这件事的争论,暴露出国人的“工具意识”还很落后
  • 2022-06-13 动不动就“从重”、“从快”,本身就是特权意识在作怪
  • 2022-06-11 唐山烧烤店的打人事件,暴露了一个被忽略的认知问题
  • 2022-06-09 我是一颗拒绝融化的冰
  • 2022-06-07 “泣血”求官而不可得,此怨绵绵无绝期
  • 2022-06-06 笨蛋把事情搞砸的七个绝招
  • 2022-06-05 征服一座高山的最好方式,绝不是把它夷为平地
  • 2022-05-31 总是等着别人的“允许”,那你已经输了
  • 2022-05-30 丑图不一定有毒,真正“剧毒”的往往打扮得很美
  • 2022-05-29 被司马南蹭了几天热度,我觉得有点掉价
  • 2022-05-28 有些人一开口,别人就知道你不是对手
  • 2022-05-27 听说昨晚姜会长的相声只逗乐了郭德纲?
  • 2022-05-26 犯贱的人多了,你拥有的就少了
  • 2022-05-24 别人家的仇恨,你跟着生什么气?
  • 2022-05-23 老胡貌似关心经济,其实他最关心流量
  • 2022-05-22 聊聊和一些读者斗嘴的趣事
  • 2022-05-21 马斯克敢于叫板的底气从哪来?
  • 2022-05-20 这个日子,忽然想起一个不该忘记的女人
  • 2022-05-19 为啥我一直不怎么信邪?
  • 2022-05-17 时代抛弃你时候,会以什么方式和你打招呼?
  • 2022-05-14 今天想了几个问题
  • 2022-05-13 重温一下马斯克完胜马云的那场对话
  • 2022-05-12 自以为在“奉命行事”的人,也容易吃没文化的亏
  • 2022-05-11 没有任何理由值得阻止人们思考
  • 2022-05-10 艰难时刻,也可以有简单抉择
  • 2022-05-09 巩固一下做人的常识
  • 2022-05-06 深究一下布鲁诺为啥被烧,以及连岳的主要问题是啥
  • 2022-05-05 成为大人物的几个必要条件
  • 2022-05-04 莫言的爷爷啊,你差点害了你孙子知道不?
  • 2022-05-03 连岳你要是觉得外国不好,就应该鼓励大家去建设好他们
  • 2022-05-01 连岳内心是有使命的,他已经制造了几百万只井底之蛙
  • 2022-04-30 外滩不应该长草,就像连岳不应该出现在日本
  • 2022-04-29 答李田田:让思想有生命,每个日子都是春天
  • 2022-04-28 世界这么复杂,谁说了也不算啊
  • 2022-04-27 防疫的事,多听听老胡的,少听张医生的
  • 2022-04-26 世界给每个人的考题都是一样的,谁也别想侥幸蒙混过去
  • 2022-04-25 有些人总是觉得别人说啥都“没用”
  • 2022-04-24 今天聊聊啥叫“社会进步”?
  • 2022-04-23 鲁迅先生说过的那句话,我觉得不对
  • 2022-04-22 人生就是修行,没有哪个时代是“省油”的
  • 2022-04-21 为什么这么巧?那么多最强的技术正好都在我们最喜欢的马斯克手里?
  • 2022-04-18 聊聊人类的“战场”和“游戏场”
  • 2022-04-17 谁能救救他?可惜,那些能救他的人已经被他们踩在脚下
  • 2022-04-16 这几个男人,一夜之间又变成了真正的硬汉
  • 2022-04-14 朱医生重提希波克拉底誓言
  • 2022-04-13 六六和郎咸平他们终于活成了一个寓言
  • 2022-04-12 安抚一下六六、郎咸平:你们不要什么便宜都想占
  • 2022-04-11 方方到用时方恨少
  • 2022-04-10 要学会较真,千万别把别人想得太好
  • 2022-04-09 千万不要和最优秀的人为敌
  • 2022-04-08 不能给“平庸之恶”留下土壤
  • 2022-04-06 你不知道,身为学霸的内心有多烦恼
  • 2022-04-05 真正“做人”的机会并不多
  • 2022-04-03 朱医生,你好美!
  • 2022-04-02 她和张文宏一样值得我们珍惜
  • 2022-04-01 有些人一开口,别人就知道你不是对手
  • 2022-03-29 心有执念,前路走不远
  • 2022-03-28 此刻,只有最大勇气的人,才敢独立思考
  • 2022-03-26 李小姐,今夜你好吗?
  • 2022-03-25 弱者的“战争”
  • 2022-03-24 我们追求的是稳定的生活,而不是固定的行为方式
  • 2022-03-21 张文宏不容易,每个人都不容易
  • 2022-03-20 对那几位“顺手牵羊”的村干部、“过河拆桥”的女人们,其实我都不太想苛责
  • 2022-03-17 泽连斯基的“小”智慧
  • 2022-03-15 马斯克敢于叫板的底气从哪来?
  • 2022-03-13 等战争结束之后……
  • 2022-03-10 泽林斯基四面楚歌,西式快餐全面溃败
  • 2022-03-06 董某民如果败了官司,对丰县光棍们意味着什么?
  • 2022-03-05 为了反驳这篇帖子的逻辑硬伤,我早餐都顾不上吃
  • 2022-03-02 从俄乌之战,我们可以学到什么?
  • 2022-02-26 惦记乌克兰美女?你配得上她们的勇气吗?
  • 2022-02-23 李莹,晚安
  • 2022-02-21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止步铁链女
  • 2022-02-19 孙大记者你麻木、你沉默,你还有理了?
  • 2022-02-17 丰县即世界,李莹即众生
  • 2022-02-15 曾经使劲“围剿”过李云迪的那些媒体,能不能干点正事、拿出点良知来盯一盯丰县?
  • 2022-02-13 丰县这“老虎屁股”,我们都来勇敢地摸一摸
  • 2022-02-12 第五份通报,将“不会”出现哪些内容?
  • 2022-02-09 今天,你“丰县焦虑”了吗?
  • 2022-02-05 孩子他妈送进精神病院就没了下文,孩子他爹赚得盆满钵满走上人生巅峰
  • 2022-02-04 当初起劲“围剿”李云迪的那些媒体,能不能拿出十分之一的精神头来敲打敲打丰县啊?
  • 2022-02-03 什么情况下,才可能基本杜绝拐卖现象?
  • 2022-02-02 球是用来踢的,不是用来比的
  • 2022-02-01 听说昨晚姜会长的相声只逗乐了郭德纲?
  • 2022-01-30 刚做了个梦,快把我笑死了
  • 2022-01-29 这位千万大v,就算特斯拉不起诉他,我都想起诉他,人人都不应该放过他
  • 2022-01-28 到底谁才有资格这样删改别人的原创作品?
  • 2022-01-27 当有些事情成为需要争论的大问题时,问题本身就是答案
  • 2022-01-26 拿马斯克来嘲笑马云,是没脑子又不厚道的人干的事
  • 2022-01-22 我来告诉你王富玉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 2022-01-20 每天,有多少人在假装活着?
  • 2022-01-19 “难得糊涂”不如“难得模糊”
  • 2022-01-15 临阵脱逃,该当何罪!
  • 2022-01-14 你要能看见自己在参与建设的那幢“大厦”长什么样子
  • 2022-01-11 李田田不欠你一次“英勇就义”,贾平凹也没欠谁一本日记
  • 2022-01-09 脑子里进了多少水才够洗鸡蛋的?
  • 2022-01-08 他这副嘴脸,玷污了“志愿者”这个词
  • 2022-01-05 聊聊我对西安的一点点印象
  • 2022-01-03 都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同时做好治病和吃饱饭两件事吗?
  • 2021-12-12 每年这个时候,是不是都有人劝你要“保住现金”?
  • 2021-12-09 财富的背后,都是自由的灵魂
  • 2021-11-24 小睡睡:人类的一切“盈利”现象,都来自"算力"差距
  • 2021-11-22 “虚拟”其实并不虚,它只是更快
  • 2021-11-20 一个人能不能既特别听话又特别创新?
  •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