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人文(Defendinghumanity) 微信文章
  • 2022-09-22 梁启超、胡适、郭沫若们的学术个性
  • 2022-09-19 废名与周氏兄弟的恩怨,是文人之间情感取向和社会立场的矛盾冲突
  • 2022-09-17 刘道玉:目前读书人不买书是很普遍的现象
  • 2022-09-14 齐邦媛:我终于有勇气面对钱穆先生这个人,而不是他“国学大师”的盛名
  • 2022-09-12 事实上,真正有意识,特别是用心借鉴历史教训者,却极少极少
  • 2022-09-11 受疫情影响!云南茶农如何自救?加了茶农才知道,正宗普洱只要这个价
  • 2022-09-11 当今历史学受冷落,还得从当下历史学研究自身上去寻找
  • 2022-09-10 严绍璗回忆北大的老师们: 一个北大人就应该如此!
  • 2022-09-09 汪荣祖追忆何炳棣:学问极好,脾气极坏
  • 2022-09-08 来自人文学的洞见,如何改变了世界?
  • 2022-09-07 陈嘉映|我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哲学是什么?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 2022-09-07 真正的文学教育,在于培养纯正的趣味
  • 2022-09-06 历史学家顾诚先生:南明为何18年就完蛋了
  • 2022-09-05 邵燕祥:历史就是历史,玩不得一点社会偏见,也容不得一点情绪化
  • 2022-09-04 教材里不选胡适的文章,最大的损失是我们失去了像胡适那样想问题、看问题、做学问的方法
  • 2022-09-02 现在学历史的文采太差,写不出人家都喜欢的文章来
  • 2022-09-01 看风使舵是学者的堕落,它导致学术的毁灭。
  • 2022-08-31 真正有学问的人,一位是钱锺书,另一位就是张政烺
  • 2022-08-29 是他,把张爱玲从遗忘中挖掘出来
  • 2022-08-27 “上不了头条”的汪曾祺:很容易和林语堂、梁实秋、周作人为伍,作为文学的二流
  • 2022-08-17 陈平原:他 “ 表面讲人物,其实偏于人物的精神、气质和趣味 ”
  • 2022-08-16 梁漱溟,凭直觉成大学问
  • 2022-08-15 巴金怀念妻子萧珊:那对很大、很美、很亮的眼睛
  • 2022-08-14 “你们把这样主题的论文送给严绍璗看,不是找死吗!”
  • 2022-08-13 85周年纪念:三个月的鏖战,唯有用“一寸山河一寸血”才能形容淞沪会战的惨烈
  • 2022-08-13 陶亢德:老舍先生和《骆驼祥子》
  • 2022-08-12 惟有他这种人,才能写出这样有深度、有内幕、耐看如大片的佳作来
  • 2022-08-11 回忆我的父亲胡小石
  • 2022-08-10 他们在深山里,找寻遥远的盛唐
  • 2022-08-05 何兆武先生那些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的文章
  • 2022-08-04 正是这份气质,木心吸引着无数年轻人热爱他、怀念他
  • 2022-08-03 当邵燕祥成为背影时
  • 2022-08-03 《玛雅三千年》留言赠书名单
  • 2022-08-01 理解李泽厚“总是两面不讨好”的机会来了
  • 2022-07-31 谁来拯救亚当 · 斯密?谁来拯救自由市场?只有他做到了
  • 2022-07-30 玛雅人是中国人的后裔吗?(留言,有赠书)
  • 2022-07-28 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唯一教训,就是从不吸取任何教训
  • 2022-07-28 “哲人其萎”,不妥。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哲人不死”才对
  • 2022-07-27 多数人选择站在赢的一边,而他选择站在常识和良知一边
  • 2022-07-27 沙陀人李存勖,为何自诩李唐后人?这种厚颜行为,并非心怀壮志,而是野心勃勃
  • 2022-07-26 时代呼唤着巨人,上台的却是侏儒
  • 2022-07-26 盛世的名字叫唐朝?
  • 2022-07-25 宣传不是教育
  • 2022-07-24 对于文科生来说,这可能是近年来师资阵容最强的夏令营了
  • 2022-07-24 总想跟上时代,却总也跟不上,这确是当时很多知识分子的困惑和痛苦
  • 2022-07-23 宁愿不读书,不识字,不执笔,但不愿做毁坏了文坛的尊严与前途的什么“绅”与“氓”!
  • 2022-07-23 他把历史写得剥皮见骨,并不是为批判,而是让不再重蹈覆辙
  • 2022-07-21 读罢此书,掩卷长思,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为师者吴宓”那特异的风采
  • 2022-07-21 哪个地方市场经济比较发达,哪个地方道德水平就比较高
  • 2022-07-20 “即使他(许地山)原来是个强盗,我也只看他可爱。”
  • 2022-07-19 多少年来泼到他身上的污泥浊水,必须清洗掉。
  • 2022-07-18 从此,“官奴 ” 不再是文人的唯一出路
  • 2022-07-17 自由、叛逆的八十年代:泥沙俱下,众声喧哗,生气淋漓
  • 2022-07-16 为什么要读吴敬琏?保持独立思考,坚持为市场辩护、为底层发声
  • 2022-07-16 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
  • 2022-07-15 胡适的这三大贡献,历史上无人可比,无人可替代?
  • 2022-07-14 吴敬琏重新反思改革40年,得出了哪些认识?
  • 2022-07-13 袁世凯这一失足,他自己遗臭万年不打紧,却使我们的国家民族,几乎也被拖到万劫不复的绝境
  • 2022-07-12 金庸对邓小平说:“中国传统政治哲学,是盼望国家领导人‘清静无为’……”
  • 2022-07-11 杂志社编审:学术论文投稿如何“找准”期刊与学术论文主体的处理!
  • 2022-07-11 丁文江:“苏俄经验”给他以极大的震撼,促使他对自己的人生做出新的规划
  • 2022-07-10 认为现在已无纪念“五四”的必要,不过是知识分子的“自我膨胀”
  • 2022-02-12 一篇好文章,需要文学家的文采、史学家的功底、哲学家的思辨
  • 2021-12-30 北大中文系葛晓音:多年来,看够了新儒林的闹剧和悲剧
  • 2021-12-23 对史学而言,“文如其事”或许就是最高的标准
  • 2021-12-19 资料、思想、文采、道德:对历史学家的四项要求
  • 2021-12-17 一个国家的教科书,通常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 2021-12-12 历史工作者,不能只是“低头拉车”而不“抬头看路”
  • 2021-12-09 思想要对得起问题,就像酒要对得起粮食
  • 2021-12-04 文学有宣传的作用,但宣传不能代替文学;文学有教育的作用,但教育不能代替文学
  • 2021-11-28 汉学家魏希德:我学术生涯的关键人物和关键词
  • 2021-11-25 人文学科教育:提供产生同感的经验,帮助人快速吸收生活给予的经验
  • 2021-11-24 《红楼梦》“揭秘热”,让我感到悲哀
  • 2021-11-21 注意,这才是学术批评的最高境界!
  • 2021-11-20 主流学术,就是一种“完美无缺的俗套”
  • 2021-11-14 文学研究与艺术感受密不可分、与文献基础密不可分、与理论素养密不可分
  • 2021-11-13 本末倒置的学问,是假学问
  • 2021-11-13 别让学术变成被程序控制的仪式和表演
  • 2021-11-07 做学问与做官僚“双肩挑”,不必成为现代学人的榜样和方向
  • 2021-11-05 学术研讨会的“表演”功能
  • 2021-11-03 李泽厚:请原谅一个老人,我觉得已经尽力而为了
  • 2021-11-01 现在标榜的新儒学基本是伪命题、伪儒学
  • 2021-10-28 如果一篇文章多次被抄袭,那此文就应算好文章,评奖提职称都应该考虑这个因素
  • 2021-10-27 在比较宽广的背景下审视局部,以全局在胸的姿态从事专题研究
  • 2021-10-23 自己的治学之道,对于别人,只能是一种借鉴
  • 2021-10-22 中国史书体裁丰富多样,每种体裁都有优秀之作
  • 2021-10-20 人不通达,如何通学?
  • 2021-10-19 一个人的知识面越广,逻辑推理能力越强,念历史地理越好
  • 2021-10-18 这可不是光读一些方法论的书籍就能奏功的
  • 2021-10-14 余华不太像先锋作家,王朔才是
  • 2021-10-13 真正做学问的人,必须在基本的书上下功夫
  • 2021-10-11 经学研究没有捷径,成不了快餐,只能从阅读经注笺疏起步
  • 2021-10-09 出色的历史老师,往往也是讲故事的能手
  • 2021-10-07 “服务史学”“应用史学”,必然沦为庸俗史学
  • 2021-10-06 沈志华、杨奎松等史学家,以确凿的史实纠正了人云亦云的讹错
  • 2021-10-04 学术文章照样能写出风格,写出个性,写出气势
  • 2021-10-01 文风,其实是一个学者的“人品”
  • 2021-09-29 对人的兴趣,应当是人文学者的共同点。可惜,年轻学人首先考虑的是组织“论文”
  • 2021-09-27 只有读出其自洽的学理体系,才意味着读懂了一部经典
  • 2021-09-26 把这一群人称为“知识分子”,实在有一点勉强
  • 2021-09-25 传统中国知识分子根本的毛病在于:对权力和政治的依赖性
  • 2021-09-24 天才的作家靠想象力,天才的历史学家先要放弃想象力
  • 2021-09-23 精于审美之人,往往有独立的人格
  • 2021-09-22 人文学科,为什么在黑夜到来之前失败了呢?
  • 2021-09-21 向一部文学史要文采,等于向一位法官要姿色……
  • 2021-09-20 现在研究文学,有个中等资质就足够了
  • 2021-09-19 那些带有浓郁东方智慧色彩而不符合西方学术规范的学术著作,注定是寂寞的
  • 2021-09-17 在书中,可碰到很多人,这些人的人生境界高、情味深,好做你的榜样
  • 2021-09-16 陈寅恪:求专门学问,应下基础工夫
  • 2021-09-14 精读的书,给我们建立了做学问的基地;有了基地,我们才能扩展
  • 2021-09-13 章开沅: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一定的水平,也就不能或不配与古人对话。所以史学是很残酷的
  • 2021-09-10 肚子里有故事的人,就有能力研究历史?
  • 2021-09-09 莫言:我知道很多批评家认为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作家,我当然是不太愿意承认的……
  • 2021-09-08 盼望杨奎松有更多的“笔墨官司”缠身
  • 2021-09-07 陈来:总之“好学深思,心知其意”是中国哲学史研究最重要的方法。要求我们对古代文献正确的解读,不能望文生义
  • 2021-09-06 辛德勇:我到现在还是稀里煳涂,根本就没想明白历史是怎么回事儿,也就更说不清楚该怎样学历史了
  • 2021-09-05 少一些说空话、说大话、说假话的“纪念史学”会议
  • 2021-09-05 吴小如先生:怎样教好中国文学史这门课?
  • 2021-09-04 历史研究,首重史料辨伪和史事考证
  • 2021-09-04 要写好文章,最为重要的是要懂得文章之道,因此《文心雕龙》不可不读
  • 2021-09-03 “国学”概念的四个歧义
  • 2021-09-03 人的问题,应是文艺不离不弃的问题?
  • 2021-08-30 我与朱元璋的这四十年
  • 2021-08-30 中国的历史学家,为什么不再讲故事呢?历史研究和历史写作已经分离了
  • 2021-08-26 人们对历史的真知识、真命题,并非总是真心欢迎、老实接受;相反,常是遮遮掩掩、刻意回避
  • 2021-08-23 只写你喜欢的,不写你不喜欢的,那不是历史。执意这样做的人,最好去当私人秘书,而不要跻身于史学界
  • 2021-08-23 哲学史的典范
  • 2021-08-21 事实上,真正有意识,特别是用心借鉴历史教训者,却极少极少
  • 2021-08-19 对最近30年人文学术现状的不满,原因不在于它对古典人文传统继承不足,而在
  • 2021-08-18 《红楼梦》确实伟大,但不喜欢又怎么样?
  • 2021-08-16 真正有学问的人,一位是钱锺书,另一位就是张政烺
  • 2021-08-15 很多人的论文,一看就不是作研究的
  • 2021-08-14 如何才能提出“要命而有趣的真问题”?
  • 2021-08-14 北大教授:我现在开始警惕理论先行的研究
  • 2021-08-12 “师道尊严”是一切教学的基础,而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引导志向
  • 2021-08-11 同济人文学院刘强:一个“贵师而重傅”的时代,仍然没有到来
  • 2021-08-10 钱穆的学术精神:承继清末学人的问题,为寻求新的历史答案而独辟路径……
  • 2021-08-09 对于各种层次的研究者而言,《国史大纲》中潜藏着数不清的睿识和创见,处处都可以引人入胜
  • 2021-08-08 刘道玉:目前读书人不买书是很普遍的现象
  • 2021-08-07 余英时:我反对乱套,用外国的东西套中国的不好,用古代的套今天的也不好
  • 2021-08-06 要继承,但不要崇拜余英时
  • 2021-08-05 纪念|余英时:首先,我是一个历史研究者,自始便接受了多元价值的立场,无法
  • 2021-08-04 刘世南先生:可以肯定,有一个博士生是疯了!——想到这里,我潸然泪下。
  • 2021-08-03 许纪霖:我们的学术为什么做得这么烂?
  • 2021-08-02 许纪霖:关于传统文化,我推荐的这几本,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
  • 2021-08-02 有生命的存在与开拓,才有学术的追求与发展
  • 2021-08-01 瞿林东:史学批评的可贵处,就在于它的自省精神和创新精神
  • 2021-07-31 高调即将唱完
  • 2021-07-31 史学何以值得尊重?
  • 2021-07-30 看风使舵是学者的堕落,它导致学术的毁灭。
  • 2021-07-29 一些文科博士论文,主动把学术与政治一锅煮,分不清事实评判与价值评判的界限
  • 2021-07-28 复旦教授:最好是从一进大学就有意识地痛改在中学养成的写文章的坏习惯
  • 2021-07-27 否定经典的价值,无异于斫伤民族文化传统之根
  • 2021-07-26 茅海建:史学确实不是年轻人的事业,不管你用何种方法,都不可能速成
  • 2021-07-25 泡沫学术误国害民,却利官利己
  • 2021-07-24 黄朴民:当今历史学受冷落、被边缘,还得从当下历史学研究自身上去寻找
  • 2021-07-23 一个时代说话的方式变了,这个时代的文风也就变了
  • 2021-07-21 对每个有志于古典文学的研究者,读史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功夫
  • 2021-07-21 北大岳庆平:关于治史的六点体会
  • 2021-07-20 真正的文学教育,在于培养纯正的趣味
  • 2021-07-20 陈嘉映|我多年以来只会做一件事:读哲学,教哲学;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哲学
  • 2021-07-19 学问道德两纯粹:读乔治忠编《杨翼骧文集》?
  • 2021-07-19 北大赵冬梅:普通个体的生命故事,在传统史学中微不足道,却是最容易打动普通
  • 2021-07-18 邵燕祥:历史就是历史,真实就是真实。玩不得一点社会偏见,也容不得一点情绪化
  • 2021-07-17 辩证地使用历史文献,才是历史著作立论的基础
  • 2021-07-17 历史研究的三种旨趣:从过去寻找过去、从过去寻找现在、?从过去寻找未来
  • 2021-07-16 我期待中的文学教育,它能使阅读活动越来越专注,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有接受力和抵抗力
  • 2021-07-15 现在学历史的文采太差,写不出人家都喜欢的文章来
  • 2021-07-14 陈旭麓:如何将近代历史人物写活、写深?
  • 2021-07-13 史学要与权势保持距离,而非与现实保持距离
  • 2021-07-13 中国社科院陈众议:我们为什么需要文学
  • 2021-07-12 不理解史学史,几乎难以理解任何时期的具体史学著作
  • 2021-07-11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 2021-07-10 章开沅:我有两个榜样,一个是蔡元培,一个是陶行知,一个强调学术自由,一个
  • 2021-07-09 梁启超、胡适、郭沫若们的学术个性
  • 2021-07-08 无论何种“学术垃圾”,都是有害的,而且都是公害
  • 2021-07-07 复旦刘放桐:隐敝的抄袭往往被忽视,但其危害更大
  • 2021-07-05 教材里不选胡适的文章,最大的损失是我们失去了像胡适那样想问题、看问题、做学问的方法
  • 2021-07-04 今天,我们使用的概念,思考的范式,都受惠于他们
  • 2021-07-02 孙向晨:在“科学””宰制的逼迫下,人文学科需要做的不是努力生产“产品”,而是正本清源
  • 2021-06-30 历史学家:他的取舍中有他的判断,材料安排中有他的艺术。他的工具是叙述,他
  • 2021-06-28 今天,文学若衰败,其他的知识领域,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科学的,必定也受到影响
  • 2021-06-27 文献学家杜泽逊:杰出学者是自然而然成长起来的,而不是催生出来的
  • 2021-06-26 国学研究者没有扎实研究,不仅对国学发展无益,对我国文化形象也有害
  • 2021-06-25 时至今日,塔奇曼开创的“基于文献的史诗写作”,对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 2021-06-24 人文领域研究者,如果能够克服过度的学科焦虑,就会发现研究领域开阔很多
  • 2021-06-23 对于韦伯来说,学者的“宗教”就是一种对于知识理性的伦理追求和使命感
  • 2021-06-22 郭英剑:自媒体时代,从事文学研究依旧有意义、有价值,甚至可以说,更有意义、更有价值
  • 2021-06-21 作为胡适、傅斯年的学生,许倬云拜通识教育所赐,走出了自己的路
  • 2021-06-20 来自人文学的洞见,如何改变了世界?
  • 2021-06-19 张世英谈研究与写作?:对于基础性的东西重在熟透;对于非基础性的东西,重在
  • 2021-06-18 何怀宏:历史不会是仅仅一部简单的“成王败寇史”
  • 2021-06-17 学历史,多少需要一点儿“傻气”,因为得付出“机会成本”、牺牲另一些诱惑
  • 2021-06-16 对大多数人来说,今日的大学不再适合从事作为一种志业的学术了
  • 2021-06-15 大学教师的五种类型:对学术,有的人乐此不疲,如鱼得水;有的人勉强度日,得过且过
  • 2021-06-14 唯书论,是一种僵死的观点,也是一种懒汉思想
  • 2021-06-09 复旦张新颖:批评是一项尴尬的事业,在今天,尤其如此
  • 2021-06-08 童庆炳先生:做学问的终极目标不是收集资料,而是收获真理
  • 2021-06-07 葛兆光:深刻的片面,有时候恰恰是好书
  • 2021-06-07 “我们今天说的话、研究的问题、进行的讨论,民国时候早已被知识界炒过几轮,并且比我们讨论的更深入,文笔更好。”
  • 加载更多
    返回首页 返回百拇医药